最先遭殃的是企圖單挑毛鈺海滄船的三艘海滄船,他們的船頭安裝了一門千斤佛郎機自以為能嚇唬住那幾艘海滄船和福船,冇想到對方的船體橫過來一下就露出來一共十幾門大炮!

武裝商船,所有的海盜心頭一顫,而當他們看到船上黑壓壓的戰兵,和無數的火槍的時候,三艘海滄船選擇了掉頭南下!

開玩笑,火炮至少多兩倍,火槍不知道多少,這還怎麼打?

南日島海盜船船隊顯然也是有個強有力的指揮,隨著三艘海滄船灰溜溜地逃回來,三艘福船脫離了追逐西班牙戰船的隊伍,因為他們追不上,繼續追隻會承受更多的炮火。三艘福船朝著毛鈺的福船而去,想要利用船體高大欺負一下兩艘海滄船,然後依靠數量優勢與另外一艘福船纏鬥。

隻是這些南日島海盜怎麼也想不到毛鈺三艘西班牙戰船上有一百多名熟練的葡萄牙火炮手。在經曆幾輪交鋒,大部分海盜的船隻都受傷之後,三艘西班牙戰船開始有目的地清理戰場。往往是三艘船長短火炮同時對準一艘海滄船。

於是幸運兒很快就產生。兩輪集中火力,三艘海滄船直接嚴重進水擋在了隊伍的最前麵。

然後是第四艘、第五艘……勇敢的海盜們終於有兩艘船靠近了毛鈺的船,船頭的佛郎機也進入了射程。不過一共兩門千斤佛郎機完全被毛鈺無視了。

三艘西班牙戰船開始降下船帆,占據了正西方的有利位置,背對太陽。船上的火炮對準了遠處的海滄船。

就在所有的海滄船鼓起餘勇靠近戰船的時候,第六艘海滄船開始傾斜。三艘海滄船進入了火槍射程,等待這些海盜的不是跳幫近戰,而是排槍齊射。然後是弓箭手上前。

衝在最前麵的海滄船想要掉頭卻遭受了五十名弓箭至少四輪火箭,所有的船帆瞬間被點燃!然後等待它的是三艘戰船火炮近距離的從上往下發炮。一輪下來船體四分五裂!

三艘福船上的海盜正在拚命追趕脫離戰場的兩艘海滄船和一艘福船,儘管毛鈺的福船船尾有火炮,但隻要合理規避還是冇什麼問題,這些人認為隻要再有一刻鐘就有機會進行跳幫戰。這時候幾名瞭望手幾乎同時用顫抖的聲音報告船長,圍攻三艘戰船的十艘海滄船已經至少六艘被擊沉,兩艘往東逃離,兩艘船帆受創往南逃離!福船上的海盜全體愣住了!

前麵還是旗鼓相當。幾乎所有的海盜都認為隻要再頂住兩三輪炮火,一定有機會近戰。但是事實很殘酷!

進,還是退?三艘福船猶豫了,所有的海盜都明白,他們能追上海滄船是因為海滄船裝了足夠的火炮,但福船的速度明顯跟不上前麵的戰船,一旦戰船騰出手來……

於是南澳島海戰的一幕出現了,三艘福船同時掉頭向東走。他們當然想往西走,那樣能夠儘快與南日島的主力會合。但是在速度不如戰船的情況下隻要戰船一直追在後麵用火炮攻擊,他們能不能看到大部隊是值得懷疑的。

毛鈺的海滄船和福船也算是有三四次戰鬥經驗了,見到對方逃離了,自然很快就轉舵往回。接下來就是兩艘海滄船追著南日島的兩艘海滄船往南跑。三艘西班牙戰船追擊三艘福船和一艘海滄船往東。兩艘南日島的鳥船早就海滄船脫離戰場之前就趁著冇人注意離開戰場往西逃竄早就開出去十幾裡。

毛順是跟著毛鈺的心腹,自然知道少爺的意思,這些飄在海麵上的海盜成為了他福船上火槍手與弓箭手訓練的移動吧。

接下來的追逐戰並冇有持續太久,兩艘海滄船在乾掉對方一艘海滄船之後擔心離開大部隊太遠被隨時可能出現的南日島援兵堵截就撤了回來。三船彙合之後緩慢地朝著西班牙戰船的方向集結!

由於擁有絕對的速度與火炮優勢,三艘戰船分彆是東北、正東、東南三個方向包圍夾擊。而隨著海滄船和福船的回到隊列,正麵堵截的能力進一步得到加強。

海盜們原本是想著憑藉自己對海域的熟悉一直往東,然後找個小島嶼躲一陣子等到鳥船回去請來援軍。南日島還有大量的海船在西麵洞頭島附近,毛鈺是不會追擊的。

但他們錯誤低估了毛鈺心中的憤怒,原因是在南澳島兩次海戰,莫名其妙兩百名遼東戰兵將近三分之一的人受過傷,更是有幾個人永遠地留在了香山澳。

他原本想著與諸彩佬和平相處,冇想到這群混蛋上來就開火。想到如果楊六戰敗,自己留在洞頭島的幾名養傷的戰兵估計也不能倖免,毛鈺就不打算放過南日島。

這場戰鬥是從中午開始的,正麵戰場短兵相接不過半個時辰,但是追逐三艘福船卻耗費了將近一個半時辰。眼看著毛鈺緊追不捨,海盜們慌了。

越往東就遠離大部隊。三艘福船上人數雖不少,但三艘西班牙戰船上更多,關鍵是兩側的戰船一旦追上來就是火炮齊鳴。後麵三艘被海盜們認為是菜鳥的武裝商船,船頭都安裝了火炮。很快具有一艘福船因為一根桅杆上的船帆被穿了幾個洞而降速最終選擇了停船投降。

毛鈺讓一艘戰船和福船留下接管,兩艘海滄船在目睹對方海盜全部繳械之後加速加入了追擊的隊伍。南日島的這艘福船是船頭安裝了兩門千斤佛郎機,速度原本是不錯的,但是南日島這次來進攻洞頭島也是準備長期作戰的,所以福船是整個船隊的補給中心。大量的糧食和淡水成了戰場上的累贅。

不說這邊接管福船,那邊四對二,毛鈺也不客氣,考慮到天色將晚毛鈺下令四船同時對準其中一艘開炮,打算儘可能地破壞對方的船隻,很快那幸運的福船後桅杆折斷砸在船上傷了好幾名海盜。最後兩艘福船都投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