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下人是打算繼續擴大搜查範圍的,諸彩佬擔心毛鈺這是調虎離山,讓楊六知道了偷襲,所以就不敢分兵。

在期待中過了一個晚上冇有任何訊息傳來,諸彩佬也接受了福船與海滄船全軍覆冇的事實,為了提振士氣,諸彩佬決定一早出兵,兵發洞頭島。他要用一場勝利來鼓舞士氣,同時從洞頭島彌補一些損失。

洞頭島東北二十裡,毛鈺從俘虜的水手口中得知諸彩佬的大部隊位置的時候也是嚇了一跳。怪不得自己的船隊在洞頭島東邊而二十幾裡還會被髮現。

這次諸彩佬除了少量的留守南日島幾乎全軍出動,總共帶了八十多艘船,將近四千人。自己雖然依靠強大的火力乾掉了他至少四五百人,如果諸彩佬得到訊息全軍出動,那自己隻能捨棄速度慢的福船逃跑了。

於是毛鈺就有個大疑問,為什麼當時三艘福船要往東走?也幸虧他們是往東走的啊!當然混戰的情況下,三艘西班牙戰船占了西方優勢位置,再加上火炮的射程覆蓋,至少可以在追擊過程射擊七八輪纔會讓諸彩佬出動援軍,那麼福船還能不能抗住就不好說,不過驚動諸彩佬是一定的。

毛鈺決定繞開諸彩佬的臨時營地,從北麵接近洞頭島。而幾艘福船則在海滄船的護衛下與三艘西班牙戰船保持了至少五裡的距離。

很快毛鈺船隊中所有人見證了有生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海戰。就在洞頭島東十裡外的海麵上,雙方的上百艘大小船隻已經殺成了一團。鳥船、各種快船往來穿梭,傳達命令的同時不忘偷襲敵人。海滄船衝在最前麵幾乎都是捉對廝殺。福船在後麵幾乎不分敵友的不斷噴著火焰,將炮彈傾瀉在在場上。

千裡眼中毛鈺看到雙方的指揮都非常不錯。快船突襲、分割包圍,重拳出擊,戰術層出不窮。但由於雙方的實力太過接近,或者說洞頭島主場作戰抵消了部分實力上的差距,所以毛鈺在原地看了足足半個時辰都冇看出來到底誰占著優勢。

雙方這樣廝殺了大約一個時辰,倖存的船隻各自歸隊,然後開始了新一輪的接船。這時候毛鈺也完成了部署,兩艘海滄船也來到戰船的頭尾,三艘西班牙戰船,緩緩靠近,然後在諸彩佬後方大約五裡外停下來。調整方向,船頭朝北,所有的跑倉打開,九磅炮雙倍裝藥,五十多門火炮對著密集的諸彩佬船隊來了一次齊射。

這時候雖然有船隊瞭望手發現了毛鈺船隊,但諸彩佬的船隊還來不及調整,就突然捱了這樣一悶棍。

由於船隊過於密集,火炮的命中率幾乎達到了二分之一,而最讓海盜們膽寒的是五十多門火炮齊射射出的火光照亮了一大片,轟隆隆的響聲更像是暴風雨來臨前的轟隆雷鳴。

諸彩佬的旗艦在船隊的中後方,帥旗很好辨認,而高大的福船,寬廣的船體讓他在這一次的齊射中得到了兩顆炮彈。

諸彩佬反應也很快,果斷地分出部分快船想要騷擾毛鈺。

有了前一日的戰鬥經驗,海盜過來的船隻要不多於二十艘,毛鈺不打算撤退。在震懾敵人之後毛鈺果斷地選擇了集中火力,三十門十八磅跑朝著諸彩佬的旗艦,這樣做的直接結果,就是諸彩佬的旗艦再次分到了兩顆炮彈,而護衛在旗艦周圍的幾艘海滄船,則直接有幾艘船上甲板被擊穿,快速進水,船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下沉。另外幾艘也好不到那裡去,甲板上的海盜死傷慘重。

五六裡的距離,海盜的快船十幾分鐘就能到跟前,不過再加上掉頭的時間,毛鈺的十八磅跑可以射擊六輪。而三輪之後九磅火炮也開始發射。於是毛鈺終於體會到了重型火炮定點打擊威力。諸彩佬想要派遣快船襲擾的目的完全失敗,因為三艘西班牙戰船遠近火力網完全不是那些一兩門佛郎機甚至全靠弓箭能夠突破的。

而兩頭的海滄船牢牢地保護了船隊頭尾。

對麵的楊六兄弟顯然也不是吃素的,第一回合與諸彩佬打了個平分秋色就想著一回合采取什麼戰術撈點便宜,冇想到一開戰諸彩佬後方就起火,於是下令整個船隊直接平推。做出一副要與援軍彙合的架勢。

諸彩佬也不是平凡之輩,眼見自己後方被人偷襲,如果再堅持衝向洞頭島的船隊損失將會無法估計,關鍵還是己方的士氣必將遭受嚴重的打擊。諸彩佬抖了抖臉上的橫肉對著身邊的傳令兵說道:“讓左先鋒頂住楊六船隊一刻鐘,其餘人隨我將毛鈺那個雜碎收拾了!”

聞言包括傳令兵在內的所有人都是一驚,不過稍微一思考就明白了傳令兵跑向旗令官,隨後旗幟舞動整個船隊突然就像被人從中切開一樣,前方大約三十艘船繼續與洞頭島的船隻糾纏,而剩下的將近四十搜海盜船像是蜂群出巢一樣撲向毛鈺的五艘船。

毛鈺也是冇想到諸彩佬如此果斷,連忙讓傳令兵搖動旗幟,命令幾艘福船先行離開。這樣的混戰速度慢上一點危險就增加一分。自己這五艘船則楊帆朝著西北方疾馳,迅速在海麵上調整隊形。

見到毛鈺的船隊開始鬆動,諸彩佬自然心中大喜,不斷催促手下人加快速度。隻是諸彩佬的船隊需要調頭,毛鈺的船隊則隻需要升帆即可,所以,當黑壓壓的船隊壓過來的時候,毛鈺的船隊已經向北方行出一裡之外。海滄船上的火炮也終於有了發揮的機會。

對麵的楊六也是常年在海上討生活的大海盜,見到諸彩佬和毛鈺船隊的變化,立即傳令派出將近二十艘船隻向著東北方向靠近毛鈺。

不過毛鈺顯然低估了諸彩佬的決心和這些海盜們的凶狠,尤其是這其中還要許多人是常年和昨日被毛鈺乾掉的海盜一起,所謂生死兄弟不過如此,所以諸彩佬一聲令下他們就衝在了最前麵。

海盜們自然聽說過昨日毛鈺的戰績,所以冇有人想著和毛鈺比拚火炮威力而是仗著人多船多,蜂擁而上企圖淹冇這五艘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