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的偷襲讓毛鈺船隊發射了六輪,等到雙方接近的時候毛鈺的船隊也至少亂射七八輪。許多原本就在突襲中中彈,等到距離拉近之後炮彈的威力大大加強,許多海滄船基本上就是兩三發炮彈擊穿甲板就停在了原地,因為炮彈擊穿甲板之後落入船艙然後從不同的位置擊穿船艙,與福船不同,海滄船基本上隻要吃水線以下部位就很難控製海水倒灌。

短短不到半個時辰的接觸,諸彩佬的損失比想象中的要大得多,甚至有一艘福船也在第一時間被迫退出了戰鬥。而更多的損失出現在那些圍攻戰船的隊伍中,不遠不近的被擊沉,近的則有許多甲板被清空,船隻失去了控製,在海浪的衝擊下打橫、旋轉成為了其他船隻前進的障礙,甚至成為了那些小船的威脅。

而隨著楊七果斷的殺入戰場,諸彩佬知道想要迅速殲滅毛鈺已經不可能,如果三艘戰船有了楊七船隻的護衛接下來就他毛鈺逞威海麵的時候。昨日遭遇毛鈺損失了十一艘大小船隻,今日開戰纔多久已經損了十幾艘,再打下去諸彩佬擔心自己的家底被消耗殆儘。於是他咬咬牙下令撤退!

幾十艘海盜船同一時間掉頭南下,楊七和毛鈺自然不能讓諸彩佬平安歸去,而那些正在和楊六纏鬥的海盜船匆忙撤離則成為了毛鈺重點照顧對象。

楊七則緊緊咬住諸彩佬船隊的尾巴,用少數的幾門佛郎機主抓機會殺傷。

這一追就追出了幾十裡,一直從上午追到太陽西下,不過楊七的火力有限,楊六雖然也趁機掩殺,也隻是留下了諸彩佬三艘海滄船,而毛鈺的三艘戰船則也利用火炮讓諸彩佬至少三艘海滄船沉冇,還有六七艘受傷。

算上之前混戰,毛鈺用五艘船擊沉了至少十艘海滄船,還有六艘雖然冇有沉冇卻因為甲板被清空船隻失去控製,再加上昨天的損失,諸彩佬在毛鈺手上損失了各類戰船竟然達到了三十艘之多。

等到毛鈺船隊停靠在洞頭島,楊六兄弟這幾日和諸彩佬的戰鬥統計結果也很快出來了,洞頭島損失二十幾艘各類船隻,其中一半是被諸彩佬偷襲東麵小島造成的,剩下的則是和諸彩佬麵對麵廝殺造成的,人員損失則高達一千五百人。預計諸彩佬人員損失也差不多是這個數,不過諸彩佬損失的大部分是炮彈和火槍造成的,所以傷兵基本上是冇救了。反觀楊六這一邊主場作戰,大部分傷員能夠第一時間的到救治應該能夠活過來。

這還是勝利一方,諸彩佬主動撤退的情況。所以楊六兩兄弟以及所有的洞頭島海盜們對於毛鈺昨天出擊以及今日的支援都是心存感激。如果冇有毛鈺這個變數,洞頭島被全殲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失敗是註定的。

不過毛鈺卻笑不出來,因為昨天自己算是運氣,陰了諸彩佬一把,還得了三艘福船。今日如果冇有楊六和楊七的牽製,自己船隊的最終結果恐怕也是全軍覆冇。儘管自己三艘戰船火力恐怖,但兩艘海滄船卻在海盜船的圍攻中損失了將近一半的戰力,加上三艘戰船的一共損失戰兵傷七八十人,其中重傷十一人,直接亡六人!外加大小炮彈一千二百多發。彆看諸彩佬損失大,海盜人命不值錢,船隻也大部分是搶來的。諸彩佬的旗艦和大部分福船都順利逃離,整體戰鬥力就算不算上留守南日島的隊伍也還能和洞頭島抗衡。

毛鈺自己招募的都是良家子還有是遼東兵,損失一個都讓毛鈺心疼不已。而按照事前的承諾,傷亡的撫卹金也是一大筆開銷。不過毛鈺還是慶幸這諸彩佬在麵對遠程火炮的時候冇有鄭一官那樣的決絕,如果先大部隊衝過來包圍再讓幾艘海滄船帶著易燃物圍攻戰船的話那就鬨大發了。

等到將毛鈺等人請到水寨,楊六吩咐人犒勞全體參戰人員,並且提出了對毛鈺補償方案,毛鈺俘虜的六艘海滄船自然全部歸毛鈺,今後毛家船隊在洞頭島補給淡水全部免費,糧食按照成本價計算。另外補償毛鈺現銀一萬兩。毛鈺知道楊六這些錢都是搶來的自然也不客氣。

另外楊六提出來雙方結盟,共同對抗南日島,毛鈺也冇道理拒絕,畢竟現在將諸彩佬得罪死了,南邊的劉香也是敵對狀態,今後在福建沿海真可謂寸步難行!

毛鈺在洞頭島停留了七日,十一名重傷兵隻有三人救了回來,留在洞頭島繼續養傷,算上當場死亡的,這一站毛鈺損失了十四人。

其餘傷兵和之前南下留下的傷兵悉數歸隊。

兩個月前毛鈺一艘福船三百人出海,如今歸來大小船隻十五搜,戰兵、水手七百餘。購買船隻、火炮、火槍開銷將近三十萬,再加上沿途的補給和傷亡人員的撫卹也有好幾萬。好在自己出海前準備的香皂抵消了將近一半。大海真是危險與機會並存啊!

毛鈺在感慨的同時也將自己這一路的經曆做了整理,尤其是五次大小海戰的得失。準備回去之後召集小隊長以上的人員好好總結一番。

這麼大的船隊自然冇有小股海盜前來招惹,也不能直接開回杭州。毛鈺於是決定在金塘島停留,然後毛安帶領兩艘福船前往杭州。除了將香山澳帶回來的貨物出手之外就是在杭州、嘉興、紹興等地收購糧食,招募水手與水兵。

金塘島是杭州灣最靠近杭州的一個大島和舟山島一水之隔,原本島上有居民四百多人,水旱田兩千畝,港口則多停留著一些漁船。

毛鈺到了金塘島也是金錢開道,除了大量購買貨站、整個金塘島的碼頭將近一半成為了毛家產業,然後就是島上的田地毛鈺收購了大部分旱地和荒地。

留在金塘島的戰兵和水手以及那些拐帶來的工匠很快就有了安排。造船工匠自然負責船隊船隻的修補。而水手們則開著船在杭州灣訓練新人。

所有的戰兵則被要求加強訓練,除了上午的隊列訓練之外,下午則安排了跳幫訓練,兩艘西班牙戰船和兩艘海滄船一字排開停泊在港口一裡之外,所有的戰兵每天都需要在四艘船上來回十幾個回合。所有人都很忙碌,唯一慶幸的是他們的東家毛鈺很大方,每天有兩頓乾飯,戰兵訓練強度大還有加餐。所有上船的人都能經常吃到肉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