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禎元年四月底,經過將近半個月的休整,毛鈺決定再次帶領船隊北上東江,不過這次的船隻隻有舟山號以及華昌號、泰昌號以及春申號和新得到的兩艘福船平原號與信陵號。另外一艘被折斷桅杆的孟嘗號留在金塘島緊急修理。其中金塘號則留在港口供造船工匠們測繪為仿造提供數據。

隨行的除了各船必要的水手外,每艘福船上安排了20名盾手30名火槍手與20名弓箭手,這也是今後福船護衛的標準配置。舟山號則是除了每一門十八磅跑配備三名火炮手,九磅火炮兩名火炮手外,船上的戰兵為一百人,其中火槍手手40名,刀盾手和弓箭手各30名。這也是毛鈺計劃中三艘戰船的標準配置。

至於船醫隻能去東江問毛文龍要一些,再去杭州招募一些了。

海滄船的配置就比較隨意一些,主要還是毛鈺現在的船隊人手不夠,訓練不夠。大部分是從香山澳和泉州招募的護衛目的是熟悉北方水域,另外就是快速融入船隊。

尚可喜、達代應和毛安等全部被留在金塘島,隻帶了毛順、馬光和周茂林等人,以及兩位堂兄弟。

儘管毛鈺的船隊做了壓縮,毛文龍等人得知之後還是嚇了一跳,如果不是所有的船上麵都掛著毛字,耿仲明怕是就要直接開火了。隻是等到毛鈺船隊靠近了耿仲明也是傻了,這位少爺幾個月不見一艘福船變成了四艘還有兩艘戰船。耿仲明一看海滄船就發現了上麵的火炮,心說還好自己冇魯莽。

毛文龍得知毛鈺此行帶來了糧食兩萬石的時候嘴巴都笑得合不攏了。東江最缺少的就是糧食!當毛鈺將自己南下香山澳的經曆簡單地說出來之後,毛文龍被驚得目瞪口呆,想勸說毛鈺一點什麼卻發現自己對大海對海盜和海戰幾乎一無所知隻好作罷,再三叮囑毛鈺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毛鈺自然滿口應承,隨後毛鈺拿出了從香山澳高價買來的老花鏡給毛文龍戴上。毛文龍先是一愣,隨即大喜:“承鬥,你這哪裡弄來的寶貝,為父最近幾年老是覺得眼前東西總是有點不真切。如今有了這寶貝,哈哈哈……”

聞訊趕來的毛承祿、孔有德和劉愛塔等人則表情複雜。毛承祿是因為自己是毛文龍樣子中的老大,他處處模仿毛文龍是想著將來能夠接替毛文龍的。如今自己養父的親兒子如此優秀,他心情自然複雜。

孔有德和耿仲明則是在羨慕毛鈺的同時有點妒忌尚可喜、達代應等人了。尤其是孔有德聽聞毛鈺三艘戰船上有六十門紅夷大炮的時候纏著毛鈺一定要在船上見識一下。

等孔有德和耿仲明兩人蔘觀完舟山號就想賴在船上不走了,都跑到毛文龍跟前請戰,要求跟隨毛鈺船隊,護衛船隊和小叔叔的安全。

毛文龍自然不允。他在東江雖然一手遮天,但也不敢將東江在編的守備千戶弄到自家兒子私人船隊上去。

最後毛鈺按照每一石糧食二兩銀子的價格與東江軍換取造船的木料。這樣的價格可是比那些山東商人便宜了將近一半,東江上下自然冇話說。而毛鈺讓人在杭州等地收購的糧食價格卻是在八錢左右,這一趟的利潤還算不錯。

至於木材,東江軍守著大量的原始森林和鴨綠江,自然早有準備伐木順江而下再打撈上來堆積在皮島烘乾。這也是毛鈺木材換糧食的長期計劃。

毛鈺的另外一個要求卻讓毛文龍為了難,毛鈺自然想從東江軍中再拐帶幾百精兵回去,毛文龍雖然在東江一手遮天,但是戰兵損失太大,就會造成戰力空虛。最後毛鈺無奈隻是要到了50名弓箭手和三千支羽箭,剩下的就在皮島和鐵山等城池招募。

聽說毛帥的兒子在南邊跑海需要人手,工錢不錯,還提供安家費報名的人倒是也不少。

最後經過半個月的努力,毛鈺一口氣在當地招募了四百青壯,這些人也是精挑細選的。其中大部分人的家屬不願意同船前往,隻有五六十人的家屬準備跟隨前往,這些多半是家中父母尚年輕自己還冇有娶妻生子的。毛鈺承諾他們不超過五十歲的都可以在金塘島的貨站和碼頭做工,這些人自然高興。

就在毛鈺即將準備回杭州的時候一群人找到了毛鈺,這些人是毛文龍通知的。是文家人,原本一直接受毛文龍的接濟,隻是因為文氏死於亂軍,文家人和毛文龍的來往並不緊密。

毛文龍看到毛鈺自然想起了文氏就通知了文家人,讓他們見見麵,至於毛鈺願不願意和文家人來往他就不管了。

文家來的人還不少,這其中就包括了毛鈺的兩個親舅舅和四個表兄弟,還有舅舅的幾個堂兄弟。顯然文家也是聰明人,知道如今毛鈺有大船做來往東江和江南的大生意,他們自然想第一時間投靠,畢竟妹妹死了在妹夫眼裡文家自然可有可無,而舅舅在外甥眼裡的地位自然不一樣。

毛鈺對這些生母的孃家人並不十分熟悉,然而血脈相連,母親死於戰亂,遼東隨時有戰爭,毛鈺自然不想讓他們再經曆風險,於是也不多說隻問了他們願不願意舉家前往杭州。兩個舅舅自然滿口答應,其他幾個堂舅則說是要回去商量一下。毛鈺自然都隨他們自己的意願。

看到兩個舅舅和幾個表兄,毛鈺大概也能想起來母親的模樣。兩個四十上下的遼東漢子身材自然十分魁梧,毛鈺顯然也是得了舅舅的基因。模樣也周正,隻是長期的底層生活讓兩位早生華髮,麵帶滄桑。

四位表兄則一個比一個壯實。取名倒是有點文化的樣子,取人傑地靈、驍勇善戰之意,吻彆為文傑、文靈、文驍、文善。

至於他們今後的安排,毛鈺讓他們先在杭州看一看,如果願意上船就跟著船隊,不願意就在杭州買宅子買田地過小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