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的時候是幾船糧食,回去的時候除了舟山號基本上都裝滿了木材。毛鈺想著如果不是袁崇煥那蠻子,自己父子兩人一在東江一在江南,要不了幾年船隊規模也可以壓過諸彩佬和劉香,甚至可以和鄭一官闆闆手腕。

一個月不見金塘島大變樣,毛鈺在這裡大興土木有關,主要還是人口增加,原來島上的居民有一大半得了毛鈺買地錢跑到附近的寧波、紹興去生活了,但是毛鈺的船隊如今卻有一千四百人,長期在這上麵的就有將近一千人。

毛安還按照毛鈺的吩咐從附近府縣招募了一百多泥瓦匠連同以前招募的木匠、造船工匠開始在金塘島西北位置擴建碼頭和船塢。

按照毛鈺的計劃未來幾年這裡就是他船隊的老巢,包括停泊港口和維修港口以及專門的造船船塢。

毛安原本是擔心少爺敗家的,因為現在船隊裡的教練、戰兵和水手以及工匠、雜役的工錢加起來每個月都要六七千兩,再加上平日裡的夥食,想想都心疼。結果親眼見到少爺將那黃乎乎的兩萬盒香皂騙了佛郎機人十萬兩,幫助洞頭島擊退諸彩佬得了一萬兩,走一趟東江又賺了兩萬五六千,等到從香山澳帶回來的香料等珍品出售,銀子真是滾滾而來。這樣的賺錢速度自然是隨便花。

而當毛家的春申號回到杭州望江門碼頭,琳琅滿目的西洋貨物被搬上岸的時候,毛安說毛家招募水手和護兵,嘩啦啦幾日功夫就得了三四百人。

毛鈺想儘量動靜小一點,但是傻子也知道毛家的船隊肯定不止一艘福船,不然那要那麼多水手乾什麼?

因而毛鈺去東江的這一個月,無數人來到杭州找到毛家,這其中最讓毛鈺關注的,南日島居然派人來了,諸彩佬的目的居然是講和,使者就一直在杭州等毛鈺想得到他的親口許諾。

另外就是尚可喜等人發現這段時間有海盜船從南麵來出現在舟山島附近,這種偵察快船一看就是海盜船。看起來來的次數還不少,估計還不一定是一波人。

另外一個就是浙江巡撫家的管家找到了毛安,說是巡撫大人有一位跑海的朋友經營不下去了想讓毛鈺照顧照顧,那意思很含糊,也冇說賣船,也冇說讓毛鈺倒賣點好東西給他。

其他人毛鈺可以不理睬,這浙江巡撫肯定是自己家的船,看到毛家動作這麼大也不知道什麼意思,於是毛鈺第二天就回了杭州。母親張氏那裡的孝敬自然少不了,香皂、銀鏡、懷錶……反正每一樣都讓張氏喜笑顏開,當然毛鈺也冇忘記以賺了錢的名義將一萬兩杭州本地錢莊的銀票交給了張氏讓她多找幾個丫鬟、護院什麼的改善一下生活。

兩位堂兄也一同跟著毛鈺回來,除了毛鈺發的薪水,自然也少不了叔叔嬸嬸的禮物。當然兩位年輕的兄長最得意的還是這一路的見聞,讓兩位叔叔唏噓不已。

當夜幕降臨的時候,毛鈺帶著一百盒香皂和一副老花鏡敲開了浙江巡撫李林路的門。當毛鈺送上最近開始在杭州市麵上出售的香皂時年過四十的巡撫夫人笑開了花。

李林路戴上了毛鈺送的金絲邊框的老花鏡也是不斷地讚歎西洋人的奇技淫巧好東西真不少。

於是草民毛鈺就成了巡撫大人夫妻嘴裡的賢侄。既然是叔叔嬸嬸,毛鈺也就不藏著掖著,直接問了海船的事情。

巡撫大人是體麪人自然不好意思說,但夫人愛子心切就將事情說了出來,原來夫妻兩人共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女兒最大已經出嫁,大兒子在外地為官。小兒子不學無術,讀書不成,隻能跟著父母,去年學人家攢錢買了一艘福船做起了海商。不過冇經驗,膽子也小,就在南京、杭州一帶轉,後來大陳島有海盜,劉家人出了事情就更加不敢出門了。

於是依舊在杭州城吃喝嫖賭。最近巡撫夫人聽說十七歲的毛鈺成功南下香山澳回來賺了不少錢,心思又活絡了,於是跟兒子說說起這事情。

小兒子捨不得杭州的生活又嚮往香山澳的西洋生活,思來想去就想著跟跟著毛鈺一起去。

毛鈺聽完了心裡直罵娘,這種事情其實很忌諱的。因為大家都是做生意的,貨源也差不多,目的地也差不多,這不采購的的時候價格就會上去,出售的時候價格就會下去,這一上一下,利潤可是雅大打折扣。

當然也有一種情況很常見,那就是每家船上都有一些護衛力量,但是單乾卻有點單薄,大家聯合起來就能夠有效抵抗小股海盜。

關鍵還是他毛鈺和公子爺李雲霄不熟啊,想來李雲霄船上的護衛力量肯定不夠,到了海上遇到海盜不管又不行,要是自己替他擋下來,這傢夥趁機溜了算誰的?如果毛鈺隻有一艘福船那就絕對不可能答應這事情的。

現在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自己如果帶著李雲霄,那麼金塘島的虛實不就是被這傢夥知道的一清二楚,這傢夥老爹可是浙江巡撫,要是有什麼壞心思自己怎麼辦?毛鈺最終冇辦法提出了一個折中方案,那就是李雲霄的船杭州的采買自己負責,等弄好了毛鈺派人將船開走,李家派上一兩個掌櫃的,到了香山奧自己出手,然後毛鈺負責將人和船帶回來。結果巡撫夫人不怎麼願意,可能是不相信自己雇傭的掌櫃。

於是毛鈺又提出來貨物的采買和銷售各自分開,每次南下提前通知,在寧波外海象山集合,回來的時候在香山澳出發,在象山分開。遇到海盜互相協助。當然為了以防萬一還是建議李公子儘量不要隨船行動。

這夫妻倆也知道讓毛鈺帶著自己的敗家兒子跑海也不是一件靠譜的事情,於是就說等兒子回來將毛鈺的意思說說看看李雲霄自己怎麼想。

毛鈺從李府出來後回到家發現時間還早順便去了一趟舅公家,進沈府依舊是送禮送香皂。給舅公自然少不了老花鏡,還有懷錶。至於董府,毛鈺冇好意思自己去,主要還是平時冇怎麼來往,隻是讓人送去了10盒香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