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鈺第二天一大早就來到城外的莊園,大部分的佃戶被毛鈺留了下來,動員了半天也隻有不到四分之一的人願意跟著去金塘島,還是毛鈺承諾佃租減半。

不肯去的毛鈺也不勉強但是莊園內的事情是絕對不讓他們知道的。

長時間冇去莊園,那幾個家裡的老人按照毛鈺的要求準備了大量的原材料。於是毛鈺一連五天帶著毛順和馬光等人在莊園裡乾得熱火朝天地。

幾天後一則訊息在杭州城的上層人士中傳開,原本隻是小範圍使用的香皂原來是毛家小子從香山澳帶回來的,這次國昌隆大量出售,每盒五小塊隻要三兩銀子,對隻要三兩,因為之前是五兩的。據說香山澳那邊賣五兩銀子一盒!這下子可就苦了國昌隆的夥計們,每天進來的大姑娘小媳婦絡繹不絕,也有替自己夫人或者主母、小姐購買的丫鬟,總之是絡繹不絕。

毛鈺這次一共製作了一萬盒,五千盒先在杭州銷售,剩下的準備帶到香山澳去。裡卡多那幾個貪財的傢夥總不能空著手去。杭州這邊也要采取饑餓營銷才能保證價格。

知道毛鈺回來了杭州,諸彩佬的使者再次登門,他找到了莊園,無奈毛鈺隻好見一見。讓毛鈺意外的這使者竟然是一個四十來歲的讀書人,據他自己介紹是溫州人,年輕的時候中了秀才,後來鄉試屢次不中,家裡落了難想根哲人出海混口飯吃結果就淪落到了南日島。

對此毛鈺是半信半疑的,不過對他的來意毛鈺是又好氣又好笑,自己本來就不打算管他和楊六兄弟的事情,以免暴露實力。隻是去洞頭島接幾個兄弟還是繞開了二十裡卻被髮現上來就被人劈頭蓋臉一頓炮火,自然不能忍。聞言這秀才也唏噓不已,說諸彩佬判斷失誤,不該得罪毛少爺的,不然這次洞頭島說不得就是諸爺的了。

毛鈺也是好奇這些海盜一個比一個膽子大,鄭一官認準了許心素乾,這諸彩佬明知道楊六兄弟已經被詔安還大張旗鼓地區進攻,完全冇將福建水師放在眼裡,想來這次楊六肯定會去泉州告狀的。

聊天中,毛鈺說起了上元節人販子的事情,思來想去,敢如此明目張膽的必定是諸彩佬和劉香兩人中的一位,再結合自己在洞頭島海域一見麵就開炮的遭遇,覺得這是諸彩佬絕對妥不了乾係。

果然見毛鈺提起來販賣人口的事情,這秀才表情就很不自然,顯然這位還是有點讀書人的廉恥。吞吞吐吐算是默認了諸彩佬販賣人口的事實,或者說他本人也是被販賣到南日島的。

確認了諸彩佬和人口販賣有關,毛鈺就突然翻臉怒指當夜若不是自己在場,自己家的一個親戚就要遭殃了,諸彩佬想和解也可以,今後見了毛家的船不允許來盤問、更不用說攔截。諸彩佬應該儘快放棄人口買賣,至少不應該將大明的人口販賣到國外去。至於劫掠百姓,攻伐官兵,隻要他諸彩佬良心過得去,他毛鈺懶得管。

見到毛鈺雖然生氣對南日島的主動求和卻有些鬆動,秀才自然滿口答應。

這廝居然還是試探性地問毛鈺能不能將俘虜的船隻和兄弟歸還南日島。毛鈺笑了,就當場給了算了一下賬,一千二百發炮彈外加幾百人傷亡。自己損失那麼大,幾艘破船還真夠不上損失的。

他諸彩佬當自己是慈善機構了?至於那些被俘虜的海盜,一部分在洞頭島的荒島上吃風,不知道命夠不夠硬遇到正好路過的商船或者漁船。剩下的那些水手和海盜自然可以慢慢訓化。在南日島是做海盜,在自己這裡也不是造反夥食比南日島還好薪水也高就不信這些人不心動。

見到毛鈺如此表演秀才也就識趣地送上禮物然後匆匆離開了。諸彩佬的禮物不是彆的是兩百兩杭州當地銀行的銀票,對此毛鈺也冇有潔癖,自然是來者不拒。

不過對於諸彩佬講和的回覆卻也隻是含含糊糊。想來諸彩佬這次也隻是一個試探,更多的是趁機收集一些毛家和毛鈺被人的情報。

好不容易打發了諸彩佬的使者,泉州的信使又到了。來人送來的居然是俞谘皋的親筆信,還加蓋了福建總兵官大印。正如毛鈺預料的那樣,楊六在諸彩佬撤退後就派人到了泉州告狀,希望福建水師出動聯合洞頭島剿滅諸彩佬。

楊六說起當日的海戰自然少不了提到毛鈺,結果也不知道是楊六誇張還是卻還是福建局勢真的艱難,總之這位總兵大人言辭懇切,說如今福建邊海海盜猖獗,他得到情報盤踞北港的鄭一官正在籌劃襲擊泉州、廈門一帶沿海。所以俞谘皋邀請毛鈺駐守金門島,隸屬福建水師,為金門守備千戶。

單純從俞谘皋給出的條件看,這已經和楊六一樣了,諸彩佬見了這樣的招撫信估計會馬上答應。可是毛鈺知道鄭一官確實有劫掠福建的打算,而且主要以打擊許心素為主要目標。而金門島是必經之地,想來這個地方是許心素幫俞谘皋選的。

毛鈺還冇有自大到依靠自己的一千餘人去對付鄭一官的幾百艘船幾萬海盜。目前他已經得罪了諸彩佬和劉香,如何再攔在鄭一官劫掠的必經之路上,怕是今後福建沿海寸步難行。

拒絕是肯定的,但是毛鈺還是知道總兵官的麵子也要給的,於是寫了一封回信,將自己母親不願意兒子離開杭州太遠,自己帶船隊時間也有限不能勝任守備之職務。不過不管是鄭一官還是劉香或者諸彩佬,隻要敢侵犯邊海,毛鈺一定會配合福建水師給他們一個沉重打擊。最後毛鈺還委婉地建議總兵大人應該將首個目標定位南日島的諸彩佬,不管是招撫還是剿滅,隻要福建沿海安寧,鄭一官遠道而來也必定有所顧忌。

毛鈺將兩位舅舅和家裡人安置在莊園裡,然後每人給了五百兩的現銀,跟毛安打了聲招呼讓他幫著購置產業就帶著人回到了金塘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