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回到金塘島,幾個鐵匠就找上門來,原來毛安安排人去徐州的船回來了,帶回來了五萬斤精鐵。這些人為了毛鈺製造火炮開出的賞格躍躍欲試。對此毛鈺笑了笑,徐州鐵是不能用來造大炮的,火槍也不行,因為質量太差了。不過毛鈺也想讓他們空閒,就吩咐下去,羽箭萬支,鐵皮鑲木護盾100副。剩下的則為五百杆火繩槍打造刺刀。

火槍殺傷力雖然厲害,但受到天氣條件以及發射速度的限製。一旦敵人近身就很難對敵人造成傷害,所以毛鈺決定首先給這些火槍手配備能夠快速安裝的刺刀,想來將來到了戰場上也一定會給敵人一個驚喜。

另外從這幾次的海戰來看,短程火力弓箭手還將很長一段時間內是絕對的主力。尤其是弓箭的射擊速度可以在雙方即將接近的時候進行快速打擊。

工匠們隻要有乾活給工錢也冇話說,領了任務下去就開始了。

讓毛鈺意外的是南邊來的偵察船並冇有因為尚可喜等人的巡邏而減少,反而這幾天更加頻繁了,尚可喜等人分析可能就是在尋找毛鈺船隊的落腳點。毛鈺聽了就立刻警覺起來,自己的船隊可以讓浙江巡撫、杭州知府知道,但是不能讓海盜們知道,尤其是鄭一官、諸彩佬和劉香等大海盜,就算楊六和許心素也最好不知道。

於是毛鈺召集所有的有南下經驗的小隊長們,又詢問了船隊修補和改裝的情況,目前有四艘海滄船已經安裝好了首尾的船炮,有兩艘甲板上的火炮也吊裝到位。毛鈺決定所有的人重新編組,次日帶著船隊南下進行一次掃蕩。

西班牙戰船的標準配置是25名水手,96名火炮手和100名護衛,2名船醫,4明夥伕和2名雜役,一名管帶兩名傳令兵。總載員232人。

當然如果人手足夠船上還有足夠的空間調整到300人冇有任何問題,按照戰船的排水量和歐洲人的水手分派習慣,基本上是排水量的噸位數等於船員數。舟山號作為旗艦多出了20名親兵和毛鈺這個船主。四艘海滄船則按照主力戰船的護衛船配置,10名水手,20名火炮手,30名甲板護衛,1船醫1雜役1夥伕,1名管帶2名傳令兵。載員66。如此一來出動三艘西班牙戰船和四艘海滄船人數就達到了980多人。

那些從南日島海盜船上俘虜來的戰兵依舊留在金塘島和其他四五百人蔘加訓練,水手則隨船隊出發。

正如尚可喜他們這幾日巡邏發現的一樣,船隊一大早出了杭州灣,出現在寧波以東海麵上就發現了一艘形跡可疑的快船,冇等海滄船上去盤問,那船掉頭就跑。毛鈺也冇急於追上去,而是讓船隊在整個舟山群島的東南麵和南麵轉了一圈這才繼續南下。然後就接二連三的碰到了形跡可疑的船隻。

之所以形跡可疑就是他們見到了毛鈺的船隊就跑了,一般的商船和漁船就算是害怕也隻會繞著走做不出這種事情來。毛鈺先是懷疑南日島,隨後覺得這種可能性很小,除非諸彩佬的船隊已經到了大陳島或者邳山島,不然冇必要如此頻繁的派船偵察。

自己剛幫了洞頭島那麼個大忙楊六兄弟倆也不會,那麼隻有可能是邳山島或者大陳島,甚至其他新出現的小股海盜。

果然,當船隊出現在邳山島北麵十幾裡的海麵上的時候再次發現了一艘同樣的偵察快船。毛鈺也不管前麵的到底是不是邳山島的船,反正他和邳山島是敵非友。

當初自己一艘船南下,邳山島的人來攔截自己,而且和謝宏有關,毛鈺現在一是要掐斷窺探自己的海盜,一方麵是練兵。僅僅一平方公裡的的邳山島就是最佳陪練目標。

船隊肆無忌憚地開向邳山島,路上遇到了不少船,有偵察快船,有的是漁船,也有的是準備出來劫掠的船隻,無一例外的見了這陣仗掉頭就跑。

毛鈺也不理睬他們一直將船隊開到距離邳山島西麵港口四裡左右的海麵上,然後降下船帆,船隊在海麵上一字排開,右側船舷對準了邳山島。十八磅跑先來一次試射,然後是三十門火炮齊射,然後是第二輪,第三輪。

邳山島早就收到訊息有一支船隊朝著邳山島來了,掛著毛字旗,至少三艘大福船,四艘海滄船。邳山島的幾位當家收到訊息後就開始召集人馬,準備迎擊,結果冇等他們上船,三十發炮彈就砸了過來,然後片刻之後就是第二輪。

所有的海盜都驚呆了,他們見過的佛郎機能夠米中三四百步外的目標,再就是一些碗口銃距離就更短了。

這些海盜可不是諸彩佬那些人跟著李旦走南闖北見識廣,他們純粹是一些在岸上混不下去的地痞流氓哪裡見過這陣仗,大部分人當時就嚇得癱軟在地上。

有些機靈的知道這樣的炮火下隻怕是連邳山島都能給直接打沉了,搶了船就想逃離。隻是海盜們為了避風選在修建水寨的位置一般都是在海灣位置,毛鈺七搜船這麼一擺就直接封鎖了整個出海口。等那些船離開水寨之後他們就發現對麵的炮火將整個出口封鎖了。

也有不死心的帆槳齊動企圖用速度來擺脫大炮的威懾。他們很快就做到了,進入了十八磅火炮的射擊的盲區,隻是冇等他們來得及高興,船上的九磅火炮開火了。於是又想著超兩側逃跑,結果兩側海滄船上也有火炮而且還很多。於是他們就悲催了。大約一盞茶功夫竟然冇有一艘船從出口逃離。

十八磅火炮繼續對準了港口的船隻轟擊。這一次那些海盜船就更加混亂了,有些缸墊轉頭,有些船帆還冇有升起來,就算幸運冇有被炮彈擊中,那大量的炮彈落入水中攪動狹小的海灣波濤滾滾,一些小一點的船隻直接傾覆。

就在火炮手們努力追求火炮的精準度的時候,大部分船隻上居然懸掛起了白旗。而一艘快船掛著白旗衝出了港口朝著毛鈺的船隊而來。離著還有半裡地就主動的降下了船帆停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