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鈺抬了抬眉毛,讓人放下小船讓尚可喜前去跟人交涉。

很快尚可喜就回來了,原來是邳山島的三當家和四當家親自前來求和,他們的誠意就是將二當家劉*豹綁了來。

毛鈺讓人將這些人帶上船,結果剛一上戰船,邳山島三當家李二麻子就撲通跪在地上求饒。倒是旁邊那年輕的四當家卻是小心地打量船上的一切。

“毛將軍饒命啊,小的們不知劉*豹這混蛋得罪了您,還是剛纔有手下人跟小的說起幾個月前的事情。小的這就將這混蛋綁了來跟毛將軍請罪。將軍您大人大量,小的們願意將劉*豹手下的船隻和他的那兩個小妾全部奉獻給將軍,還望將軍繞過小的和邳山島這些兄弟。”

聞言被勒住了嘴巴的劉*豹怒目圓瞪地看著李二麻子,李二麻子自然不會理睬他自顧自地說著自己的投降誠意。

毛鈺覺得有點無趣,就轉過身去讓馬光將劉*豹關到底倉去。

當初劉*豹出動兩艘船就冇打算留下他毛鈺,如今毛鈺自然也不會輕易放過他。

見到毛鈺如此處理李二麻子眼睛放光,覺得自己的做法應該是得到了這位小將軍的諒解。不料等人帶著劉*豹離開之後,毛鈺問道:“你們邳山島有多少號人?多少船?在這附近劫掠了多少船,害了多少人的性命?”

李二麻子見到毛鈺一臉嚴肅,聽他這麼問起來身子不住地顫抖!偷偷地看了一眼四當家王樂年,發現這廝眼觀鼻鼻觀心完全一副局外人的樣子,隻好硬著頭皮諂笑著說道:“小將軍見笑了,我們這邳山島地方有限,一共也養活不了多少兄弟。這兩三年陸續有人來也有人走。到如今大概四百多兄弟。島上大當家的實力最強,有一艘福船三艘海滄船兩艘鳥船,那劉*豹之前也是有五艘海滄船的,我在島上隻有兩艘小船。老四剛加入不就是老大將自己的一艘船分給他,一共也就這麼多了。其他的都是開浪船。也就是靠著附近的海域捕魚餬口。偶爾……偶爾也有兄弟忍不住出來問過往的船隻要點好處。至於殺人那是萬萬不敢的!”

這李二麻子的話毛鈺自然是不相信的,邳山島的人都這麼善良,那當初為何劉*豹還敢派船隊懸掛大明旗幟的福船動手?

於是轉向了四當家王樂年,發現這位年輕的四當家也是嘴角撇了一下,顯然是對李二麻子也有點不屑。毛鈺心說這三當家的出賣二當家求活,這四當家的看不起這三當家的為人,看來這小小的邳山島也很有故事啊。

毛鈺沉思了一會說道:“邳山島想投降也可以,不過我有幾個條件。”

這下李二麻子和王樂年同時看向了對方,確認了一下眼神又同時看向了毛鈺,他們是來求和的,怎麼這位說的是投降。誰要投降了?他們隻是畏懼毛鈺的火炮威力,想著之前也冇有的罪過毛鈺隻要交出了劉*豹和他的船隻和小妾毛鈺應該就消氣了。

而且這邳山島說到底還是大當家曾立剛說了算,他們來之前大當家可是冇說投降毛鈺,他們是海盜投降了不就是被人吞併了?

毛鈺當然也注意到了兩人表情的變化,於是說道:“既然你們不是來投降的,那麼就回去吧,帶著人守好你們的船和水寨,看我需要用多長時間攻陷!”

說完不等李二麻子和王樂年反應過來,毛鈺就下令三艘戰船上的火炮對準了岸上最高大的房屋來了一次齊射!在李二麻子和王樂年的目瞪口呆中,隻是一輪齊射,那房子和周圍的三四座房子就被夷為平地。

“這……”李二麻子顫顫巍巍不敢出聲。先前他們遠遠地站在島上看著毛鈺發炮隻覺得地動山搖、雷聲陣陣。現在近距離的感受炮火可以說也是當場嚇傻了。

“小將軍,我們邳山島上的兄弟多半是這兩年在寧波、紹興一帶生活不下去的,出來想混口飯吃,就算也偶爾劫掠過往的船隻,但是大多數人都是一些良人啊,小將軍如此下去怕是不用一個時辰我們邳山島幾百口就要全部葬身小將軍的炮火之下,難道小將軍就忍心?”

這次說話的是一直默不作聲的王樂年,毛鈺認真看了看他,不到三十歲的年紀,因為長期在海上的緣故皮膚黝黑但卻遮掩不住身上的氣質。那李二麻子想來上島之前在陸地上也是個流氓無賴,但是這王樂年似乎有更多的故事。

“邳山島我是絕對不會再留下的,這附近海域是江南商人南下的必經之路,留你們一日就禍害一日。你說說吧,怎麼辦?”毛鈺問王樂年道。

王樂年愣了一會,他冇想到毛鈺這麼直接,而且來之前就下定決心要剷除邳山島,虧他和李二麻子還想著僥倖求和。

“小將軍雖然船堅炮利,但是想摧毀我邳山島也不是那麼容易吧。我們幾百兄弟到島上找個地方躲起來,小將軍想要徹底澆滅你們不付出一定的代價怕也是做不到吧。”王樂年想了想說道。

“嗯,你說得對!”毛鈺笑著說,,“上個月我們從香山澳回來的時候六艘船遭遇了南日島的船,他們率先開火,我們付出了幾十人的傷亡纔將他們的船擊沉了八艘,俘虜了三艘。當時南日島的船上總共也就五六百人吧。對了,好像每艘船都安裝了佛郎機是專門來堵截我們的。第二天我不服氣就是找諸彩佬乾仗,結果他們四十多艘船撲上來,我們隻俘虜了六艘,其他的擊沉了也冇幾艘,他們幾千人在楊六等人的攻擊下跑了,我死了好幾個兄弟。所以我就下決心先將浙江沿海蕩平,然後是福建沿海。你說我這樣說是不是有點吹牛?你覺得你們邳山島能夠擋住我幾日?”

王樂年無語地看了一眼毛鈺又將頭低下去。李二麻子似乎抓住了重點投點坐不住了:“你是說你前後兩次乾掉了諸彩佬三四十搜船,一千多人?老四,你聽到冇,這……他說他敢跟諸彩佬當麵乾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