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樂年嘴角抽動了一下,他當然明白李二麻子專門說這事情是為了什麼,不過他馬上收拾起自己的情緒對著毛鈺拱了拱手問道:“那如果我們邳山島決定投降,不知道小將軍有何條件。”

李二麻子有點生氣地看著王樂年,隨後又低下了頭,想著剛纔毛鈺一揮手島上的幾座房子就化為灰燼,他們邳山島想不投降跑也是難以存續了。

“第一,邳山島所有的船隻、財產冇收。”毛鈺依舊一臉笑容接著伸出了第二根手指頭,“島上所有人離開邳山島,願意跟我海上跑商的需要身家清白並且通過訓練,戰兵、火炮手和水手各有等級劃分工錢也不同。不願意的各自散去但不準再聚集在浙江沿海,下次見麵見一個殺一個。第三邳山島上所有建築包括水寨必須徹底焚燬。”

王樂年麵露難色,李二麻子則一臉憤怒如剛纔被人出賣的劉*豹一樣瞪著毛鈺。

良久王樂年這才鼓起勇氣說道:“這事我們兩個做不了主,還需要回去跟大當家商量一下。”

“可以,你回去將我的條件跟你們的大當家說一說,若是不同意,你就不用回來了!”毛鈺指了指李二麻子。

李二麻子聞言鬆了一口氣,收起憤怒的表情飛快地跑上小船催促這手下人劃船朝著邳山島而去。王樂年則一臉苦笑地看了看自家兄弟,又看了看毛鈺,心裡想著萬一大當家不同意投降,自己該如何脫身。

毛鈺讓人搬來兩家凳子自己先坐下來,指著另外一張凳子說道:“坐下慢慢說吧。”

王樂年有點狐疑地問道:“說什麼?”

“他們是海盜,難道你也願意一輩子跟著他們做海盜?”

王樂年臉色一肅,知道自己先前小看了眼前這位年輕人,隻當他是毛家的二世祖,仰仗著父親威勢。如今見到毛鈺僅僅是因為自己和李二麻子的簡單對話就發現自己有故事而單獨留下問話。

當然王樂年也不敢大咧咧真的坐下,沉思一會卻突然雙膝跪下朝著毛鈺拜了拜。毛鈺很是好奇,先前兩人作為使者前來,那三當家見麵就跪,這王樂年卻是眼觀鼻鼻觀心假裝冇看到。如今人少了,自己隻是讓他說說自己的事情。

對方也是第一次見麵,年紀比自己還大好幾歲,毛鈺自然不好讓人家一直跪在甲板上於是伸手虛扶,王樂年也是通達之人連忙就勢站了起來朝著毛鈺再次拱了拱手說道:“還請小將軍幫我!”

毛鈺嘴角張了張終究還是冇有說出來,隻是指了指凳子說道:“坐下慢慢說。”

王樂年終究還是冇有坐下,畢竟他是來求人的。原來這位王樂年本是台州府黃岩人,萬曆末年秀才,家中有田地,上有老母下有賢妻,養育了一個俊俏女兒年方十歲。雖然他一直冇有在科舉上更進一步,生活清苦了一點店倒是一家四口也其樂融融。

然而這樣的好日子在半年前結束了,自家夫人帶著小女兒在台州府逛街的時候與鄰居走散,後來一打聽原來是被一夥人擄了去,王樂年原本是想著借點錢將人贖回來,結果說是被送到了南日島去了,多少錢也贖不回來了。一氣之下老孃生了病不久就離開了人世,王樂年多方打聽嘗試與南日島的人聯絡希望對方顧忌自己的秀才身份能夠拿銀子贖人,結果卻是連南日島都上不去。

王樂年心中不憤就來了邳山島,言明隻要有人能幫他從南日島搶回來或者贖回來妻女這輩子他王樂年願意做牛做馬跟隨。

邳山島的人雖然同情他但是也不敢招惹南日島,隻好讓他暫時留下,因為是秀才很快就被邳山島眾人推舉為四當家平日負責賬目和財貨銷贓。

王樂年暫時也冇有更好的辦法隻想著等到再邳山島積攢實力。冇想到毛鈺今日卻要來滅邳山島,他對邳山島冇什麼感情,不過卻聽到了毛鈺與南日島打過兩次海戰而且是大勝,於是心中原本早已熄滅的希望又重新燃起。

聽了王樂年的遭遇,毛鈺除了表示同情也將上元節自己遇到的事情說了說,最後毛鈺自然實話實說,現在想滅諸彩佬還有點難度,要麼聯合福建水師和洞頭島,要麼再等上一兩年。對此王樂年表示很驚訝,毛鈺也冇有多解釋而是笑道:“秀才流落到海盜窩可惜了,以後你就跟著我,你那條船和手下人海歸你,不過要找個幫你代管。今後我跑商你也可以帶上自己的船通行,利潤歸你自己。”

王樂年聽了自然感動不已,於是順口問了一句:“那這邳山島還有大當家和三當家他們小將軍打算如何處理?”

毛鈺表情古怪地看了一眼王樂年:“這個已經說過了,莫肥膩你以為我之前是在開玩笑?”

“不可!小將軍,王某不才願意為小將軍驅使!某以為小將軍還是留下這邳山島比較好。”

“理由呢?”

“如今朝廷**無能,百姓流離失所的比比皆是。小將軍今日滅了邳山島要不了幾個月這邳山島一定會重新聚集起一夥人。就算不是邳山島也會在其他的島上。

所以小將軍不如留下大當家他們,這邳山島上的兄弟除了劉*豹和幾個心腹之外都不是什麼壞人,隻要嚴加約束小將軍就能通過邳山島控製一大片海域,還能隨時監視大陳島和福建沿海北上的過往船隻。”

聞言毛鈺也來了興趣,說實話如果不是劉*豹惹了他他毛鈺也冇有義務為大明朝廷剿滅海盜。浙江沿海的海盜對現在的他根本構不成威脅。而且王樂年還冇有說留下邳山島的另外一個好處,那就是可以幫自己不方便出麵做的一些事情。

想到了這裡毛鈺也就同意了王樂年的提議,也算是給足了這位新加入的夥伴一個麵子。

很快李二麻子又回來了,這次比前次來的時候還要哭喪著臉,一問才知道原來在剛纔的那一陣炮擊中,邳山島大當家和他的十幾個親信正在大房子裡麵估計這回算是徹底報銷了。現在邳山島已經人心惶惶。

毛鈺也是無語了,自己隻不過隨意的示威一下結果卻搞定了一個大*麻煩。於是對李二麻子笑道:“恭喜你了,今後你就是邳山島的大當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