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鈺雖然想著出兵擊敗倭寇,隻是在浙江巡撫和杭州知府麵前該扭捏的還是要扭捏的。毛鈺麵露難色地慷慨陳詞自己身為將門之後為國出力在所不辭,隻是自己剛從香山澳回來,船上設施簡陋,人手雖然不少,但是刀箭稀缺,盾牌鎧甲更是一件也冇,遇到倭寇雖有心殺敵也擔心幾百人不是幾千倭寇的對手啊。打探情報和運輸軍隊冇問題,要堵截倭寇的話……

李林路也是早有準備,隻見那管家朝著湯玉周笑了笑,然後從懷中拿出幾張紙。第一張是浙江巡撫衙門的委任狀,委任毛鈺為舟山守備千戶。這個委任狀雖然還需要去朝廷報備,但現在是戰爭時期,浙江巡撫完全有這個權力。所以加蓋了巡撫衙門大印的委任狀是即可生效的。

毛鈺接過來委任狀嘴角不自覺地抽了抽。這下不答應不行了,俞谘皋那邊也給得罪了。這真是逼娼為良啊。

見到毛鈺如此,管家又拿出了第二張紙,上麵是浙江巡撫衙門的調撥令,給毛鈺調撥弓箭一百張,羽箭三千支,鎧甲十副,盾牌三十副。這些裝備武裝一個千戶所是不夠的,但顯然浙江巡撫大人還是蠻大方的。

人家做到這份上,毛鈺也不好再推辭了,隻好答應下來,不過也埋怨了湯玉周幾句,那意思就是哥們的瀟灑日子就這麼結束了。

這次輪到湯玉周嘴角抽動了,最後忍不住說道:“賢侄啊,撫台大人讓我給你帶個口信,浙江冇水師,等倭寇的事情結束了,你該乾啥還乾啥,裝備也不要你還。”

毛鈺心中大喊這還差不多,嘴上卻十分客氣地將兩人送出門,安排人接受隨船送來的裝備,在湯玉週二人登船之後立即召集人手準備出發。

毛鈺知道官府的情報一般是不準確的。很多時候官員為了推卸責任往往會誇大敵人的力量,這樣一來即使造成了重大損失,自己的責任也會小一些。

但毛鈺也不敢掉以輕心,留下三艘海滄船和一艘福船50名水手和200戰兵守備金塘島,剩下三艘西班牙戰船三艘福船和五艘海滄船全部出動。

三艘海滄船分彆前往錢塘江、長江和東海搜尋敵人蹤跡,大部隊全部開往長江口。

與毛鈺謹慎不同的是倭寇還真是肆無忌憚,三十多條大小各種船就停泊在蘇州府到鬆江府之間距離崇明島大約二十裡的長江南岸。毛鈺派出去的偵察船在十幾裡外就能清楚地看到成群的倭寇正在江邊遊蕩。有些人甚至悠閒地躺在甲板上曬太陽。顯然這些倭寇起舞大明浙江冇水師,福建水師又在千裡之外。

毛鈺的船隊冇有急於進攻,而是在崇明島南側派人上岸偵察陸地上的情況。很快上岸的人和派往錢塘江和東海的人都回來了。隻有上岸的人發現了有倭寇活動的蹤跡。按照發現船隻數量來計算,倭寇的總人數應該在兩千人左右,最多也不會超過三千人。大明朝廷官員果然不可靠。

發現了倭寇,而且船隻聚集在一起,毛鈺自然也就不等浙江和南直隸的衛所兵行動力。安排了三艘福船和兩艘海滄船堵住長江出海口。剩下的船隻加速朝著倭寇船隻聚集地駛去。大約兩刻鐘後,倭寇船也發現了毛鈺的船隊。

不過不等倭寇做出任何反應,毛鈺就下令三艘西班牙戰艦開炮。剩下的海滄船則從長江北岸迅速靠近倭寇。讓毛鈺和手下人意外的是倭寇在三輪火炮之後大部分就放棄船隻逃離,等到海滄船靠近製後,大部分船上的倭寇直接投降了。

就在毛鈺納悶之際,一艘海滄船回來報信,說三十多艘倭寇船上總共才發現三百多俘虜,其中還有二十多人受了傷,還有七八人在炮擊中直接死亡。根據目擊在戰船炮擊的時候大約還有兩百在岸上的倭寇匆忙逃離。也就是說在毛鈺發動攻擊之前整個現場隻有不到六百的倭寇!

這麼少的人如何駕駛將近四十艘海船還敢大膽地劫掠各地州府,甚至去蘇州府?毛鈺很快就想到這些應該隻是留守的倭寇,倭寇的大部隊應該是上岸劫掠去了。於是讓尚可喜等人突擊審問俘虜。

審訊的結果讓毛鈺有點意外,這三百俘虜當中隻有一百多真正的倭人,剩下的都是明人或者明人的後裔。這些明人中有一部分是盜二代,還有三四十人是剛成為海盜不超過三年的。顯然他們比起倭國忍者的戰鬥力能力要差很多,所以就承擔了留守船隻的任務。

通過這些人的翻譯繼續審訊那些倭寇,毛鈺就笑不出來了。因為倭寇的劫掠並不是毛鈺看到的這麼隨意,而是有嚴格的組織。

今天的任務居然是鬆江府的上海縣。大約2000名彪悍的倭寇已經在昨天登陸,沿途一路洗劫,並且準備今日攻打上海縣!

此時的上海隻是沿海的一個小縣城。防守力量遠不如蘇州、嘉興等地府城,和這些地方的縣城比也要鬆懈很多。這些倭寇看來也不完全是無腦子的矮子。在蘇州吃客虧之後學會了欺軟怕硬。

如果毛鈺不來,想來這些船隻很快就會順流而下,然後與那些攻打上海的倭寇彙合,之後便可以揚長而去。如果膽子大一點也可以將舟山群島作為中轉站繼續襲擾錢塘江兩岸。

不過從這些船裝載的貨物來看,倭寇怕是想著在上海乾一票大的,然後揚長而去。碰上毛鈺也算他們倒黴。毛鈺的船是空載,這些俘虜全部被捆綁成粽子扔到了西班牙戰船底倉代替了壓艙石。

由於擔心倭寇攻陷上海,毛鈺也不敢再原地過多停留,分派稅收將倭寇船全部開出長江口與三艘福船彙合,剩下的海滄船和西班牙戰船則進入了內河。

上海縣城,西城門,縣令組慶利、典史祝傳鵬正大汗淋淋地站在城口上。麵對將近兩千倭寇瘋狂滴進攻,他們二人已經帶領鄉勇和衙役從卯正時刻堅持到未初。不知道有多少次我有差點攻上城牆。作為一個常住人口不過三萬的小城他們原本是冇有足夠的信心對付這麼多倭寇的。幸好前段時間前東閣大學士、禮部尚書徐光啟回鄉養老,徐閣老在聽說倭寇來襲時第一時間派家人帶領兩百多護院、家丁登上城牆協助縣令守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