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是讓兩位父母官心中發苦的也正是因為城中有徐閣老,所以他們不願意也不敢棄城而逃。丟失縣城一般也就是罷官,頂多下獄。但是如果將東閣大學士丟給倭寇估計就要誅九族了。

如今臨時召集的鄉勇和原來的縣兵、衙役已經傷亡大半。倭寇卻像是發了瘋一樣持續不斷地攻城。

中午的時候徐閣老甚至都親臨城牆,這讓兩位父母官更加亞曆山大。就在他們兩人即將崩潰的時候,遠處又有人來,仔細一看,居然有兩百多,還是倭寇。兩人對望一眼,都在對方眼裡看到了絕望!

如今這上海縣城怕是受不住了,他們兩人也是冇有膽子扔下徐閣老獨自逃命去的。兩人都很年輕,心中的不甘自然溢於言表。不過兩人也不是平庸之輩,在知道無法離開之後邊下定決心與城池共存亡。祖慶利甚至從一名衙役手中搶來了一把大刀,來到城牆的垛口處,眼睛盯著一架剛打上來的雲梯,隻等著有倭寇冒頭,這位天啟年間的進士必定會給他一刀。

虎目圓睜的祖慶利樣子很是嚇人,刻祝傳鵬知道這位縣太爺平日裡連雞都冇殺過。於是笑著說道:“縣尊大人,還是祝某先來吧,等某陣亡了大人再親自操刀不遲!”

祖慶利自是不依,一聲慘笑正想說點什麼卻發現雲梯上有人上來,於是雙手將大刀高舉過頭頂然後朝著那倭寇劈下去。

旁邊的祝傳鵬看得真切,這位縣太爺情急之下竟然用刀背砍向敵人。那剛上來的倭寇見到有人朝著自己砍過來也是大吃一驚,本能地朝著旁邊躲過去。

祖大人的刀就這樣落空了。不過倭寇是多開了,雲梯卻躲不開,刀背重重地砸在雲梯上,然後脫手朝著城牆外飛去。很快卻聽得一聲慘叫,原來這刀竟然直接插在了第二名倭寇的背上,疼得那傢夥一陣翻騰,居然將雲梯掀了起來。先前那名已經躲開了縣令大人當頭一刀的倭寇正準備如何乾掉這位穿大明官府的朝廷官員。猛然間發現腳下居然空了。於是直接從城牆邊沿摔了下去。

原本在一旁準備將縣令大人拉開的祝傳鵬看到這詭異的一幕驚呆了。反應過來的祖大縣令伸長脖子朝著城牆外看了一眼,也是驚出一身大汗。

如果這一刀他用對了,那麼此刻刀怕是卡在雲梯上拔不出來。那麼他隻有等著那倭寇來攻了。

縣尊大人這邊的情況還有不少鄉勇看到了,一名機靈的鄉勇發硬過來高聲連呼:“仙尊大人威武!一刀砍死兩倭寇!”

“縣尊威武!”

“縣尊威武!”

……

一些見過世麵的徐家護衛緊接著連聲歡呼!頓時帶動了城牆上所有人。城下的倭寇不明所以,還以為城內來了援軍,進攻的節奏竟然一下子停了下來。

祖慶利紅著臉乾咳幾聲擺擺手,隨後竟然豪氣頓生指著城外的倭寇高聲喊道:“兒郎們,我們的身後是幾萬父老鄉親。如果被倭寇進城必定會將上海屠戮一空,為了父老為了鄉親,我們血戰到底!”

“血戰到底!”

“血戰到底”

……

能夠成為鄉勇或者徐家護衛的都是一些年輕有血性的漢子,如今看到進士出身的縣太爺居然親自手刃兩名倭寇,他們還有什麼捨不得?

倭寇陣型後方,石田長真一臉的鬱悶,這次他帶著三千多人前來大明劫掠,一開始正如他們所料的那樣。大明的官兵戰力孱弱,各地百姓更是望風而逃。自從他們登陸明以來下算得上是順風順水,甚至還在長江北岸打下了幾個縣城。將城內府庫和大戶洗劫一空,三十多艘船也裝得滿滿噹噹。

然後信心爆棚的他在行久幸太郎的慫恿下居然鬼使神差的去攻打蘇州,結果自然是铩羽而歸,損失了不少手下,士氣也跌的一塌糊塗。

麵對越來越多的大明官兵的圍剿,石田長真也吸取了教訓,決定來個戰略轉進。掉頭頭南下,將目標瞄準了同樣富庶的浙江。自從他們掉頭南下之後之前丟失的信心又回來了。一路上那些富庶的村鎮全部成為了他們財富的倉庫。手下人隻是一個衝鋒,然後就占領了,接下來就是將數不清的財貨搬運到在長江上等候的船上。

今天來攻打上海,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一來這裡將是他們這次劫掠的最後一站。得手之後再也不用擔心大明官兵的圍剿。二來他們認為上海這種沿海邊城防禦力量應該還不如北岸那些縣城。結果一開打才知道這裡的大明官兵十分頑強。好幾次差點攻破城牆防禦又一次一次地被打了回來。

剛剛這次更是莫名其妙,那身穿大明文官服的傢夥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居然拿了大刀連傷自己兩命手下,那些明人也因此大受鼓舞,結果導致其他幾處已經登上城牆的手下人全部被趕了下來。而且幾乎所有的雲梯都被掀翻。想要再次達成先前的優勢有不知道要浪費多少時間。

就在石田長真想著如何能夠儘快拿下上海的時候就看到身後兩百多手下匆匆而來。他認了出來,這些是奉命在岸邊駐守船隻的。自己可是冇下令讓這些人蔘展,莫不是他們等不及了,將船開了下來,這樣一來整個隊伍的行動就暴露了。不過想到反正自己搶了上海就撤退也就無所謂了。

隻是當一個手下跌跌撞撞地來到他身邊告訴他長江上的船隊被大明水師襲擊,所有的船隻都落入了大明水師手中時石田長真一口鮮血捧了出來。周圍的一些倭寇一陣嘩然,原本準備繼續組織攻城的人也都停了下來。

行久幸太郎見狀不秒連忙上前一把扶住他,惡狠狠滴瞪了一眼前來報信的小頭目,然後擠出一絲笑容:“石田君,如今隻能快點拿下上海,用城內的大明百姓來與大明官兵交換那些船隻了。”

石田長真極力平複自己的情緒,小眼睛轉了轉,終於還是下定決心采納行久幸太郎的建議。這也是他們唯一的出路了。

於是這位石田三成的嫡孫終於再次挺直了他那矮小的身材,拔出腰間的倭刀指向了上海西門:“殺給給!”

話音剛落,倭寇們再次像出巢的蜂群一樣湧向上海西城牆。而似乎是為了配合他的命令一樣,戰場上響起了轟隆隆的炮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