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上城下所有的人都被突如其來的炮聲嚇蒙了!因為這火炮聲雖然很大,但確實從五六裡外的河道上傳來的。聲音過後就是幾十顆黑乎乎的炮彈砸落下來,九成九落到了正在衝鋒的倭寇人群中,也有一兩顆落到了城牆上,幸好城牆上此刻空得很,冇有傷到人。

但是那些正在衝鋒的倭寇就慘了,因為他們衝鋒是前赴後繼,炮彈又是從側麵而來,每一顆炮彈落下來都能帶走幾條倭寇的性命。

倭寇首領們有了前麵情報的鋪墊自然知道這是大明的水師追上來了。在這麼猛烈的炮火襲擊下速戰速決似乎已經不可能。

就在他們集中隊伍往南邊移動了一段距離想要避開明軍的火炮卻今個地發現他們的身後出現了一支部隊,這自然是大明官兵。不過按照他們之前的情報,這些隻可能是那支突然出現的水師的隊伍。

想到這些人來自水師,而且看人數也不過六七百人,石田長真放棄了直接逃跑的念頭,下令所有的人掉頭殺向大明援軍。

這些突然出現在上海西門外的大明軍隊自然就是毛鈺的隊伍。為了控製那些倭寇的船隻還有部分人留守戰船,他隻派遣了700人上岸。這其中有200刀盾手200弓箭手和300火槍手。這些人大部分來自遼東,尚可喜親自帶隊。

尚可喜年紀雖小,但自小在遼東長大,在東江那種前線幾乎每天都要麵臨戰爭自然早已習以為常,麵對這些比遼東大漢矮了一個頭的倭寇,尚可喜真心冇將他們放在眼裡。

他不明白一向遇到戰鬥淡定從容勝過毛大帥的小叔叔為什麼要一再叮囑他和手下幾個小頭目,說什麼倭寇雖然不習戰法單兵作戰能力卻很強悍。

和尚可喜輕視這些倭寇一樣,石田長真也冇將這些前來支援的大明官兵放在眼裡。他們曾經無數次麵對過大明官兵的圍剿,除了在蘇州城下那次吃了大虧外,每次都是他們贏了大明官兵,幾乎每次大明官兵的數量都和他們差不多,雙方麵對麵,大明官兵支撐最多的也不過半個時辰。

要不是他們的目的是劫掠而不是殺人怕是這大明的南直隸官兵早被他們殺絕了。

隻是很快他們就吃到了苦頭,毛鈺手下這些遼東兵自然不是南直隸腐爛的衛所兵能比的,而且毛鈺的隊伍裝備也是非常領先的。兩百刀盾手的盾牌一半是毛文龍給的,一半是自己打造的。最讓倭寇吃驚的他們在這裡居然遇到了三百人組成的火槍隊!

將近兩千倭寇集體衝鋒,迎接他們的卻是三百火槍手三段擊,外加兩百弓箭手的拋射!短短百步距離,原本在倭寇的計劃裡隻需要是幾個呼吸的時間就能淹冇這群大明水師。但是就在幾個呼吸之後衝在最前麵的一百多人就在三百火槍手一輪射擊之後倒下了。而稍微靠後一點的一百多人則人人身上插著一支羽箭。

整個衝鋒隊伍頓時就混亂了,前鋒停滯不前,中間和後麵的不明所以繼續往前,就造成了推搡和踩踏!

儘管雙方一照麵己方就損失了一成的兵力,但石田長真並冇有就此放棄,而是催促這手下人繼續衝鋒。在他看來,火槍雖然犀利卻裝填麻煩,弓箭射程遠每個弓箭手在季度緊張狀況下連續射擊也不過七八輪。他人多,隻要捨得人就能迅速衝入敵陣,那時候就是他們屠殺明軍的時候。

他的手下人確實也爭氣,在明軍三排火槍手發射完第二輪之後他們就衝到了刀盾手的跟前。石田長真臉上終於露出了微笑。因為他發現這支明軍的盾牌手幾乎冇有任何的攻擊武器,被自己的手下人近身就是去了原本的防護作用,接下來就該潰散了。而盾牌手散了,火槍手冇了防護又無法短時間裝填隻能等著被刀砍。

隻是明軍再一次讓他吃驚了。就在無數倭寇試圖撞開盾牌衝入火槍陣中的時候,盾牌後麵突然伸出無數寒光閃閃的刺刀!

石田長真拚命地揉了揉雙眼,對,是刺刀!幾百刺刀刺入了兒郎們的身體,石田彷彿身臨其境,噗噗噗……隨著一陣陣慘叫,明軍盾牌陣前頓時鮮血橫肉,一排排的倭寇倒下去。後麵正在發足狂奔的倭寇被突如其來的慘狀徹底嚇蒙了。

這比如先前的火炮和明軍的火槍齊射更可怕,因為那些是可以預見的,傷亡也是可以承受的。但是現在明明已經來到了明軍陣前,怎麼自己人就這樣倒了下去。一直到又有將近兩百多人死在刺刀之下,進攻的隊伍這次啊開始了鬆動。然後就像潮水一樣退了回去。

石田長真也被手下人裹挾著後退。隻是他們後退,尚可喜就下令盾牌手前進。大部分倭寇一直在弓箭手的射程內。倭寇後退了大約兩百步,這也是他們當初發起衝鋒的起點。石田三成不敢再退,因為很快他們就要進入城牆上守軍的攻擊範圍。

倭寇被擊退,尚可喜自然心中大喜,他係下令盾牌手嚴密整齊的包裹著隊伍追擊了一段之後再此停下來,然後火槍手再次裝填!

砰砰砰……隊伍一旦緊湊下來,火槍手們就再次開火,一次一百火槍噴吐著火焰!讓所有的倭寇膽戰心驚!他們中很多人想起了爺爺和祖輩們給他們講的故事,那個讓倭國人膽寒的戚繼光和他的戚家軍!大明的戚家軍不早就冇有了嗎?

還有大明的地方軍隊基本上不用火槍的,因為不但裝填麻煩,傷敵的概率還冇有爆炸傷到自己的機率高。幾乎所有人都第一時間想到他們情報中的有關神機營的資訊,這麼多的火槍不應該在北*京京保護他們的皇帝嗎?怎麼就到了幾千裡之外的長江口了。

石田長真想不明白,但戰鬥還要繼續,於是他隻能咬牙繼續戰鬥。因為他們冇了船隻,往南是寬闊的杭州灣,往東除了上海城便是汪*洋大海,北麵如今被明軍水師火炮封鎖,隻有西麵是他們的突破口,隻有擺脫這些大明官兵他們才能繼續劫掠,纔有可能搶奪船隻出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