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鈺不知道這場曠日持久的談話是怎麼結束的,他隻知道這位徐閣老在他去休息之後連夜給朝廷上奏章,除了簡單描述了毛鈺在上海殲滅大部倭寇之外,重點說起了毛鈺的西學成就,並且懇請崇禎皇帝對於毛鈺這樣的年輕人,應該賜一個進士出身,讓他不用為功名所累,專心為朝廷出力。當然徐閣老認為毛鈺不應該是什麼水師千戶,應該安排在工部或者戶部曆練。

毛鈺是聽徐家下人說閣老上奏章的事情,也不知道的是徐光啟如何在奏章中誇讚自己的,如果知道了肯定要加以阻攔的。因為事出反常必為妖。要說一個年僅十七歲的少年西學成就超過畢生精力用來研究西學的徐光啟,朝廷諸公有幾人能信?

等毛鈺在徐府吃過早飯,祖慶利也送來了倭寇的最新訊息,浙江衛所兵在昨晚發現了倭寇蹤跡,大批官兵正從杭州和蘇州兩地趕來。由於倭寇冇有船隻想要和以往一樣進退自如已經不可能。所以祖知縣也不擔心上海的安危了。

毛鈺離開徐府之後就登船離開,他承諾徐光啟會全力以赴封鎖長江出海口,不讓一艘倭寇船逃離。

在長江入海口等待了兩日,好訊息傳來,浙江與南直隸合兵一處在海鹽一個鎮上全殲了來犯的倭寇,當場斬殺一千餘,俘虜千餘。對於這樣的戰果,毛鈺隻能嗬嗬,不過大股的倭寇被消滅應該是事實了。

讓毛鈺氣憤的是南直隸兵部居然派了人來讓他將所有繳獲的船隻和物資送到南*京。毛鈺當然不乾,這些貪得無厭的傢夥得了這些財物也不會花費一分一厘用來救濟災民還不如留給自己。

隻是如此一來自己算是得罪了一大票人。

毛鈺在確認倭寇被殲滅的訊息後留下幾艘海滄船繼續監視海麵,自己帶人回了金塘島。然後馬不停蹄地帶著處理過的十艘繳獲的倭寇船前往杭州。

浙江巡撫和杭州知府早就聽說了毛鈺當日在上海的所作所為,他們還當是上海縣令為了誇大自己的功勞順帶捧了毛鈺一把。等到毛鈺將10艘裝得滿滿噹噹的倭寇船帶到杭州時,所有當地官員都承認他們小看了這個毛家小子,將門虎子當之無愧啊。

當然這些評價是建立在他們對毛鈺實力錯誤估計的基礎上的。在他們的想象中,毛鈺大概有兩艘福船三四艘海滄船,200多從遼東帶回來的精兵和臨時從沿海招募的四五百水手與護衛。然後利用浙江巡撫衙門提供的武器取得了俘虜一百多倭寇20艘倭寇船的戰績!

毛鈺也不解釋,隻說自己這個千戶名不副實,這次與倭寇遭遇他手下人傷亡三四百,這個數字毛鈺並冇有誇張。儘管戰前毛鈺一再強調倭寇雖然身材短小,但是單兵戰力強悍。等到了戰場,遼東漢子見到了比自己矮一個頭的倭寇自然就有了輕視之心,好在倭寇人數雖多,也十分韓勇,但是武器落後冇有戰陣經驗。就算是這樣,還是有還幾次被倭寇突破盾陣,傷了一百七八十人,當場戰死也有二十多人。

這下子光是撫卹金就要讓他這樣的不值錢冇軍餉的其他千戶傾家蕩產了。還有就是南直隸的官員意圖搶奪這10船物資,他毛鈺剛正不阿,將它們悉數帶回了杭州。不管李林路信不信,官場老油條的兩位父母官自然好一番安慰和鼓勵,還信誓旦旦地表示會出麵幫毛鈺與難治理方麵解釋。

不過兩人卻卻閉口不談論功行賞和撫卹金的事情。唯一讓毛鈺安慰的是浙江巡撫在讓人將倭寇船清空後將船還給了毛鈺。說是讓他好好練兵,隨時準備為國效力。

三十艘倭寇船當中,隻有五艘是海滄船,剩下的部分是蒼山船,大部分是鳥船。不過好在其中八成還能長期在海上航行,也算是實力得到了加強。毛鈺將所有的海滄船留下,挑選了相對完好的幾艘鳥船和蒼山船作為平時巡邏用,剩下的15艘小船讓人送到邳山島交給李二麻子。這下可是將李二麻子高興壞了。指天發誓邳山島上下對毛鈺忠心不二。

毛鈺並冇有將那些俘虜的明人或者後裔交出去,一方麵他現在缺人,另一方麵他始終認為這次倭寇來的蹊蹺,作戰也完全冇有章法。正常況下,作為劫掠的海盜,應該將舟山群島或者大陳島、邳山島之類的作為前進基地,然後劫掠之後是一擊便遠遁千裡,而不應該跟當地的起義軍一樣一城一地的攻打。更不應該將船隻和大部隊分離!

果然隨著審訊的繼續,終於有人交代,這次倭寇進犯南直隸和浙江是北港大海盜鄭一官的手筆,目的就是為了調虎離山。而帶隊的石田長真就是曾經輔佐豐臣秀吉結束倭國戰亂的功臣之一石田三成的嫡孫。隊伍中大部分明人都是鄭一官派來協助或者監管石田長真的。

至於當初的功臣之後為何流落到成為流寇還接受海盜鄭一官的調遣毛鈺不得而知。但是讓毛鈺心中苦笑的是,自己一心要依靠海上貿易賺大錢的毛鈺居然在幾個月時間內將大明東南沿海最大的三股海盜鄭一官、劉香、諸彩佬等全部得罪了。若不是自己是穿越者又幸運地購買到了三艘戰船,隻怕隨時都會遊戲結束。

就在毛鈺患得患失的時候,楊六的求援使者又到了。原來鄭一官在北港集結大軍,準備趁福建水師或者許心素或者楊六北上救援南直隸和浙江的時候襲擊金門和廈門。

結果等他們的船隊到了金門島附近卻收到訊息自己派出去的將近三千倭寇在長江口被全殲,三十艘船冇一艘回來。回來報信的還是搶奪了當地的一艘漁船。而根本冇有所謂的福建水師出現,反而是浙江水師有一個厲害的將軍將一戰繳獲全部倭寇船隻,再一戰殲滅大半倭寇。

由於擔心這突然冒出來的浙江水師南下支援泉州,鄭一官再三思量之後在廈門沿海劫掠一番就撤回了北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