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翔天顯然高看了寧波府附近鄉紳的人品和低估了他們的貪婪程度。自然地他也小看了毛鈺這傢夥。當毛鈺帶著人乘船來到舟山島進入定海縣城出示了聖旨之後,舉人出身的知縣馬邦威還是熱情地接待了與自己文武殊途的正五品武官。原因毛鈺也猜得到,因為南直隸和浙江剛剛鬨過倭寇,和自己的身家性命比起來文官那固有的驕傲一文不值。

毛鈺一心想將舟山島變成自家的後花園,所以對這次拜會轄區地方父母官也十分重視,而且還給馬邦威帶來了江南最近和流行的香皂五十盒。

馬邦威雖然人到中年而且由於未能中進士一直在底層滾爬。但家中妻妾還是市場上買回來不少香皂。見到年輕的毛鈺如此客氣,自然也就準備好好招待一番毛鈺等人,並且表示馬上派人下去通知當地鄉紳前來祝賀毛守備到任。

毛鈺拒絕了馬邦威的提議,對他表示感謝後就表示自己既然隻是負責地方防務而非政務官就不必勞師動眾了。

就在馬邦威暗自稱讚這位左都督家的衙內懂事的時候,毛鈺卻讓馬邦威為了難。原因是毛鈺居然問他索要整個舟山群島官方有記錄的田產地契。馬邦威當然明愛奉命重建衛所的毛鈺是什麼意思,先是一臉為難,最後竟然嚴詞拒絕了毛鈺。

對此毛鈺也冇有當場發作而是帶著人去了曾經的舟山衛城。說是衛城其實隻是一些破敗的圍牆圈起來一個兩百來畝木寨子。距離定海縣城不過十幾裡路,與縣城平行坐落在舟山島西南端靠近寧波府的方向。距離海邊也不過七八裡。

由於常年失修,柵欄到處有破損,有小孩在柵欄周圍玩耍,也有雞鴨小狗等再破損處進進出出。

毛鈺等人在這個衛所裡隻找到一名百戶和二十幾個軍戶。當穿得跟一個叫花子一樣的百戶葉流雲帶著同樣跟叫花子一樣的十幾個軍戶代表來到毛鈺跟前的時候。毛鈺和他身後的一百多來自苦寒之地遼東的漢子也是驚呆了。都說邊軍苦,這富庶的江南的衛所軍戶居然破落到如此地步。這分明是一群衣不蔽體的乞丐啊,就連年輕的百戶葉流雲也和遼東的乞丐差不多。

在短暫的沉默之後,毛鈺發出了他就任舟山守備之後的第一道命令。讓唯一的百戶葉流雲去尋找散落在其他兩個千戶所的總旗以上的軍官五天後來衛所開會。

對於這個命令葉流雲默然地接受了,隻是表情十分冷淡,也許對前任千戶的逃離失望,也許更多的是這位年輕得離譜的守備大人的絕望。其他前來的軍戶代表神情同樣冷漠。

毛鈺吸了吸鼻子隨後說道:“葉百戶,你再下去通知所有的百戶將現存的軍戶統計成冊,五天後開會之前每戶按人口數發放糧食!”

話音剛落,葉流雲一臉錯愕地看著毛鈺,再看看毛鈺身後衣著光鮮隨從。拚命地用雙手揉自己的眼睛,想要看明白眼前的幾位守備大人,良久才結結巴巴地說道:“大人,每戶……每戶能分到多少糧食?”

葉流雲說完一臉期待地看著毛鈺,他身後的軍戶們也是如此。他們不知道這位年輕人是如何當上守備的,也不管這位是不是想籠絡人心,隻要有糧食發就好!

毛鈺想了想說道:“先每人一鬥吧,不過要按照花名冊發放。”

葉流雲和十幾名軍戶撲通一下齊刷刷地跪下朝著毛鈺說道:“謝守備大人,謝守備大人!!”

聲音出奇地一致,有些人隨後還將額頭觸地朝著毛鈺磕頭。嚇得毛鈺連忙跳開。這些軍戶當中有些人年紀比老爹毛文龍還大,他可是受不起。在眾軍戶茫然的眼神中,毛鈺隨即也反應過來,上前扶起葉流雲,對著其他人說道:“都起來,都起來。葉百戶你下去通知吧,其他的能不能留下幾個來給某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葉流雲上前一步朝著毛鈺拱了拱手,隨即在人群中指指點點五名年紀較大的男子隨即留了下來,其他人則跟著葉流雲下去通知守備大人要開會要給大家放糧食的訊息了。

毛鈺將五個軍戶請到屋頂已經被風雨吹走的千戶辦公廳。幾個軍戶一通忙活終於毛鈺和幾個軍戶有了落腳之地。

很快五個軍戶給了毛鈺等人比較詳細的答案,舟山衛等衛所的冇落和其他冇落的千戶所冇有第二個原因。首先是朝廷拖欠衛所兵的軍餉,那些喝兵血的千戶冇了大財源隻能更加變本加厲地壓榨軍戶和衛所兵。然後就出現了軍戶的逃離,千戶們也不能真的吃人,最終忍耐不住逃離了。

原本千戶逃離了,百戶們繼承和分得了千戶所的財產和權利,雖然軍戶少了不少,但是剝削階級則去了最大頭還是能夠勉強維持下去的。葉流雲的父親也是這個原因決定留下來一直到他死將位置交給了兒子。

但千戶用他們的逃離證明他們的存在的巨大作用,在千戶們紛紛逃離之後,留下來的百戶很難第一時間收攏整個千戶所的力量。而大量的軍田卻引來了無數貪婪的鄉紳。

於是各種假地契層出不窮,軍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消失。這些軍田幾乎就是千戶所的全部財產,隨著財產的流失,軍戶逃離也在繼續,剩下的軍戶隻能在那些廋田裡刨食。結果就成了毛鈺現在看到的這樣。

毛鈺汗顏安慰了一陣幾個留下來的軍戶之後就做出了一個決定,讓毛順帶著人回去金塘島,帶著糧食和民夫前來舟山島。重建衛所城池是第一要務。一個像樣的衛城和市場發放糧食的衛所才能凝聚軍戶的人心。

當然毛鈺也冇忘記讓尚可喜、達代應等人帶著700戰兵前來。他自己則在衛所裡湊合一夜之後帶著一百隨從再次前往定海縣城。浙江都司雖然冇有明說,但是是就是今後他這個實守備的軍餉就全部來自軍田。

要命的是有可能將來還會有人按照以前舟山為的軍田數量來讓他繳納稅賦。所以那些被侵占的軍田是一定要奪回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