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海說是一個縣城,其實隻比一般的江南小鎮大一點,城內有戶口不到一千,人丁五千四百餘。城內部分百姓是依靠打漁為生。少部分有自己的田地,一部分則是為人種地或者打雜維持生計。

毛鈺這樣一群人走在定海縣城的大街上是十分惹眼的。知縣馬邦威也很意外,當得知毛鈺讓自己派人去請當地的鄉紳的時候更是神情古怪。毛鈺隻好將自己在衛所裡看到情況和自己的想法跟馬邦威說了說。馬知縣點頭表示同意從中幫忙。

大約一個時辰後,定海縣衙大堂,毛鈺坐在上首,堂內十幾名匆匆而來的鄉紳正在交頭接耳地打量著這位新來的年輕得不像話的守備大人。

馬知縣右手握拳放在嘴邊咳了咳對堂內眾人說道:“諸位員外,情況就是這麼個情況。如今倭寇重現。守備大人是帶兵擊敗過倭寇的,所以有守備大人在我舟山就穩如泰山,不用害怕倭寇和海盜。隻是如今舟山衛三個千戶所年久失修,軍戶也因為軍田被侵占而逃離,守備大人想要訓練好兵保衛舟山也成為無根之木。還望諸位員外看在毛守備的麵上自覺讓出屬於衛所的田產……”

不等馬知縣說完,坐在最靠近毛鈺的一年頭髮花白的男子站了起來朝著馬邦威拱了拱手:“縣尊大人,擁軍本是我等份內之事。隻是縣尊大人所說侵占軍田之事與我等並無牽連,還請縣尊和守備大人明察。守備大人初來乍到,我等利用奉上一份薄禮。我等既然來到這裡自然冇有空手的道理。這樣吧,大家不如湊一湊,也算是支援守備大人工作了。”

“對啊對啊,縣尊大人,我等願意湊一湊分子。我出二十兩!”坐在最靠近門口的一位中年男子隨即附和道。

其他眾人紛紛表示讚同,於是你七兩,我八兩紛紛將散碎銀子放到知縣大人的案上。

看著一個個激昂慷慨的鄉紳,如果隻看他們的表情而不看他們手中的銀子,毛鈺一定會感激涕淋。隻是讓馬知縣尷尬的是全縣最富裕的十幾個鄉紳為了迎接守備大人的任和幫助衛所裡的軍戶度過難關一共湊了一百兩白銀!冇錯,是一百兩!本來這些錢如果去寧波、台州等地換成糧食也能得到兩百石,也算是不少了。

可是毛鈺是什麼人,不要說他看不上,就連從中牽線的馬邦威臉色也十分不好看。他強忍著怒火說道:“諸位員外,諸位員外……咳咳咳……守備大人的意思我想諸位是冇明白……何況就算是諸位與侵占軍田的事情冇有絲毫關聯,諸位可知道守備大人帶領他的手下擊敗了多少倭寇?為南直隸、浙江百姓奪回來多少財產?諸位是不是……”

“縣尊大人,上陣打仗是軍人的責任,倭寇來了,守備大人和他的手下既然吃了朝廷軍餉自然該捨命擊敗倭寇。我等就算一厘不出也理直氣壯!多了哪些叫花子用得完嗎?”坐在馬邦威站立位置最近的一名鄉紳高聲叫喊。

“就是,就是。哪些丘八上陣打仗不是理所當然的嘛?一百兩還嫌少?莫不是一群飯桶隻知道吃喝啊?”

“是啊,我們舟山島多少年冇倭寇萊了?我聽說守備大人正是依靠著倭寇前來襲擊才被巡撫大人臨時征召的。後來又以少勝多擊潰倭寇因此獲得了升遷。不知道這倭寇來得如此蹊蹺,敗得莫名其妙與守備大人的躥升有什麼關係呢?”

此言一出眾鄉紳鬨堂大笑,馬邦威一臉鐵青,他冇想到這些土財主平日裡冇將自己這個知縣放在眼裡。如今對於手握兵馬的守備也是使儘嘲弄之能事。毛鈺笑了,他被氣笑了。他想到過這些人不可能主動乖乖交出來侵占的軍田,卻冇想到囂張瞭如此地步。

就在馬邦威一臉遺憾地想要去拿說毛鈺的時候,毛鈺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身手將案上的銀子摸了摸笑道:“諸位,這些還是留著給你諸位買棺材吧!”說完大步走向門外。

“你!你怎能如此無禮?”

“縣尊大人,你看這哪裡是地方守備啊,他居然出言威脅我等!”

“縣尊大人,你可要為我等做主啊!”

見到毛鈺背影匆匆,馬邦威也是一甩衣袖轉進了後堂。眾鄉紳隨即一鬨而散。

兩天後乘船來到衛所的尚可喜等人也被衛所軍戶們的生存狀況而驚到了。很多人則想起了他跟隨毛鈺以前的生活。或許如果不是幸運的遇到毛鈺,可能生活隨時都會變得不如他們。

五日後,葉流雲前來複命。三個千戶所十幾個百戶隻剩下了五個,不到三分之一。

他們分彆是羅克敵、周光明、肖建農、鄭雲峰和葉流雲。他們五人年齡從二十出頭到四十開外,相同的是所有人穿著比乞丐還乞丐。跟在他們身後的是三個衛所剩下的四百軍戶兩千零三十一口中的一千八百具有一定行動能力的青壯。

其中羅克敵年紀最輕,身後的軍戶也最少,穿著也是最慘的。作為軍戶最明顯的特征就是無一例外的衣衫襤褸,包括那些年輕的婦女在內!

看著兩千多雙期待的目光,毛鈺冇有墨跡也冇有廢話,以百戶為單位迅速派人覈對戶籍分發糧食。那些原本將信將疑的軍戶們一直等到手中提著沉甸甸的糧食袋子都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他們聽說新來的守備大人很年輕,年輕就意味著冇經驗爭不過上官,爭不過同僚,爭不過鄉紳,倒黴的自然還是他們這些軍戶。

當然讓他們最高興的是守備毛大人在人人領到糧食後隨即宣佈晚上軍民*聯歡,飯菜管飽還有豬肉!此言一出整個衛所徹底沸騰。

葉流雲等幾個百戶也是紅著眼睛看著毛鈺隨後互相對視一眼再次齊刷刷地朝著毛鈺跪倒。周圍來領糧食的軍戶們也是紛紛跟著跪下對著毛鈺千恩萬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