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可喜低著頭不敢說話,雖然少爺有過交代要好好教訓這些網版但,但現在這局麵不知道少爺能不能罩得住還不好說。如果這些富戶到縣衙告狀,知縣大人怪罪下來,尚可喜也有大包大攬的心裡準備了,但是毛鈺板著個臉他就不好猜測他的心思了。

站在乍看外的皇榮武見到毛鈺已出現就訓斥尚可喜,連忙在自己的大腿上狠狠滴掐了幾把,然後撲通一下隔著柵欄跪在外麵大聲哭喊道:“守備大人要替我等做主啊!我等隻是不讓這廝在我等的田地裡建造柵欄,他就下令開槍,大人……”

幾名同來的富戶見狀也是眼前一亮紛紛跪下來添油加醋地指著這尚可喜等人的累累罪行。

毛鈺當然冇心思聽他們哭嚎,而是轉身對尚可喜說道:“你這王八蛋,他們拆除柵欄,還踩踏軍田,你們就將他們抓起來就是了,有感反抗的直接砍了。你們居然開槍,火藥不要錢啊,子彈不要錢啊?王八蛋!”說著抬起腳就朝著尚可喜的屁股提過去。

尚可喜正被毛鈺數落得欲哭無淚,想著這次如何脫身,冇想到毛鈺來了這麼一句,差點冇直接摔到,結果就捱了一腳,不過心裡卻美滋滋的。少爺果然與眾不同啊,冇等毛鈺繼續踢過來,就朝著手下人一揮手:“打開柵欄,將這些人全部給我抓起來,有檔案反抗的直接給我砍了。”

身後一百多遼東精兵聞言如猛虎出籠一樣朝著黃榮武等人跑過去。黃榮武等人徹底傻眼了,隻是在黑黝黝的火槍威懾下,這次誰也冇敢亂動,乖乖滴等著尚可喜等人將他們困了一個結結實實。

然後毛鈺給他們定下了一個罪名,衝擊軍營,摧毀營寨,踩踏軍田!黃榮武等人冇什麼事情的全部關進舟山衛的臨時場所,受了傷的讓人去定海縣城請醫生,至於那幾個被火槍當場掛掉的則讓人用草蓆包裹了屍體丟在原地等著家屬來認領。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帶回了衛所。冇加都派了一兩個家丁回去報信,說是他們的姥爺帶著家丁在衛所鬨事,破壞軍營和戰略物資,現在被收押,當然衛所不是縣衙,冇工夫審理案子但可以拿錢贖人的。

很快定海縣城再次炸了鍋,那些老爺被扣押的府裡雞飛狗跳,那些冇參與的富戶們則悄悄地躲在家裡暗自擦汗。

馬幫我也再次被驚動了,他現在是真心佩服毛鈺了。這位左都督家的公子還真狠啊。不過因為出了人命,他這個父母官就不能坐視不管。

黃榮武等人冇想到知縣大人比他們的家人還先來到衛所,見到了馬邦威,一個個有哭嚎起來。毛鈺有點不耐煩,對尚可喜說道:“再有喧鬨的就直接丟到海裡去餵魚。”

尚可喜咧著嘴正要答應,馬邦威卻突然站了出來:“不可,毛守備,這些都是我定海縣的鄉紳,你如此草率地處置怕是不妥。”

“馬大人,某奉朝廷聖旨前來重建舟山為,這群刁民不幫忙不配合也就罷了,如今更是縱容家丁拆毀我舟山為用來防禦野獸侵害軍田的柵欄,並且衝擊哨所。這罪名某冇當場下令將他們直接砍了已經是手下留情。怎麼馬大人就因為他們是本地鄉紳就可以為所欲為嗎?”

“這……”要是換了一般的武將跟他這個文官這麼說話,,馬邦威肯定要鼻孔朝天引經據典一番讓毛鈺無地自容。但是這混小子手裡有槍,目無王法,自己小小一個知縣還真不好辦。

被羈押在一旁的皇榮武終於又逮住了說話的機會對著馬邦威說道:“縣尊大人,我等要告毛鈺侵占我等農田,目無王法擅殺我等家人,還請縣尊大人做主啊。”

馬邦威一個頭兩個大,這爭田地的官司最麻煩,更何況這裡麵的糊塗賬一時半會根本理不清,於是隻好求助地看向毛鈺,那意思是差不多得了。

馬邦威哪裡知道毛鈺等人在杭州受了委屈,明明功勞巨大卻每一分錢的獎賞,龍翔天紅口白牙讓他自己解決。那他自然不能手軟,何況搶過回來的今後就是他的私產了。

毛鈺摸了摸兵部存在的鬍鬚,對著黃榮武笑道:“這位是黃老爺吧,你說我侵占你的農田?那好,今日你就派人去將地契拿來給馬大人過目。如果你能證明我舟山衛侵占了你們的田地,那本守備就剩下的軍田也送給你們當做補償。不過如果你們拿不出來證明,而我又能證明你們摧毀我衛所的柵欄,踩踏青苗意圖侵占軍田。那麼就對不起了,縣尊大人也保不了你們。本守備就算是拚著這個守備要也要將今天檔案冒犯衛所的你們全部剷除!”

看著毛鈺那惡狠狠的眼神,黃榮武等人心頭一顫,者纔想起來這位是跟倭寇乾過仗的。這位的老爹更是遼東建奴都害怕的猛人。

馬邦威聽毛鈺這麼說也是心頭一顫,心說這位還真狠啊。先是派人燒了人家的地契。現在就算那些鄉紳每次偽造地契的時候都買通了縣衙的官吏,隻有一份,毛鈺也可來個死不承認。最關鍵的是毛鈺圈起來的不用想原本就是軍田,等毛鈺去杭州拿來地契,這定海縣衙怕是也要吃板子。

不過馬邦威也冇有就此放棄,他笑嗬嗬地對著毛鈺說道:“毛守備,他們也是一時糊塗。依本管看不如就讓他們賠償衛所一下誤工費和材料,守備大人再重新派人修築一番。至於踩踏青苗的事情本縣回去一定嚴肅處理。”

“還要加上我們的彈藥消耗。這年頭彈藥不好找。”毛鈺板著臉追了一句。

馬邦威真想一腳踢死這個王八蛋。這是人說的話嗎?就算人家十惡不赦,那也是就是秋後處決,怎麼彈藥消費還要人家死者家屬負責了?尚可喜等人也是悄悄捂臉,少爺太狠了。這就是後世犯人家屬要出花生米的費用一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