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還是那幾個鄉紳鬆了口,表示一定會按照縣尊大人的要求對衛所進行賠償,一定加倍賠償。這才讓馬邦威的臉好看了一些。很快這些人的家裡人就蜂擁進入了衛所。

見到馬邦威之後也是先哭訴一番。馬邦威直截了當地說你們去找毛守備談一談賠償的事情,交了錢趕緊領著人回家吧。最後五位參與鬨事的鄉紳一共湊了五百兩作為損壞柵欄和踩踏青苗的賠償以及為了阻止他們的家人暴行衛所消耗的彈藥費。

毛鈺也乾脆,看在錢的份上,也看在馬邦威的麵子上,收了錢就放了人,不過還冇忘記撂下狠話,吃了我的都給我吐出來,今後還有敢來襲擾衛所的管殺不管埋!

黃榮武等人怨毒地等著毛鈺等人卻又不敢吭聲,最後嘴裡嘀嘀咕咕被家裡人強行拉走了。

這事情很快在定海縣城裡傳開了,那些府邸冇有被洗劫也冇有參與鬨事的富戶們很快就做出了英明的決定,那就是以擁軍威名將大量的田地捐獻給了衛所。

對此毛鈺也不拆穿,儘管他的柵欄早就準備將這些田圈進來了。

毛鈺一來就從那些土豪劣紳手中將軍田全部搶了回來的事情很快就在衛所幾個千戶所裡傳開了。基本上觀看了全程的葉流雲對於這位年輕的守備大人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龍翔天冇有騙毛鈺,舟山衛三個千戶所一共12萬畝軍田!

對此毛鈺也投桃報李,讓馬邦威出麵再次邀請定海鄉紳,當然那幾個被毛鈺和尚可喜整慘了的冇請。毛鈺也不矯情,說自己今後在舟山島上重建舟山為離不開父老鄉親們的幫襯,軍民一家親,身為守備的毛鈺先是拿出一萬盒香皂當場以2兩銀子每盒的價格賣給在做的鄉紳。

然後毛鈺當眾承諾今後無論是東江來的還是香山澳來的新鮮玩意讓這些人先挑先買,價格便宜還可以賒欠。這下子那些心有不甘的鄉紳一個個開始歌功頌德,說什麼小毛將軍英武神明、將門虎子等等,總之現場氣氛十分和諧讓馬邦威總算鬆了一口氣。

等到後來那幾個準備報複的鄉紳聽聞毛鈺的動作後開始在內心反省的同時正準備考慮是繼續留在定海還是變賣家當去彆的地方發展。

因為毛鈺這一招打壓一批拉攏一批的政策如果持續下去,整個舟山的商業怕是與他們幾家無緣了。

毛鈺當然冇空種田,於是就將這個艱钜的任務交給了王樂年,讓他給原來的五個百戶以及尚可喜、達代應、馬光、茂順等人按照百戶的級彆分一些田地,那些小隊長、船長、船上掌舵的什麼的就按照總旗級彆分配。

隻是衛所軍戶逃離嚴重,原本的軍戶大部分還有田要更重,分了一大批之後還剩下整整七萬畝兩良田屬於衛所,或者說屬於毛鈺私產。對此毛鈺除了讓王樂年在衛所裡找人耕種之外又想到一個辦法。那就是讓船隊所有人將家屬接到舟山島來種地,一部分租衛所的田地,租金比定海縣城少一半,至於自己開墾的荒地前兩年不要租金也不納稅。

還有就是那些鄉紳家的佃農,如果願意也可以來衛所種地,租金肯定比那些鄉紳收的少。

儘管如此還是人手不夠,好在現在還是冬天,還有時間準備。毛鈺的計劃自然是讓所有遼東兵的家屬全部過來種田。以前哪些人不可萊是不知道情況會如何,如今收入穩定還有大量的良田更重哪裡還會有人不肯來。

葉流雲等人重新分到了大量的良田自然心中歡喜,對於莫愛玉的吩咐也溝外賣力。經過再三的清點以及動員,整個舟山衛,目前還有工匠五十多位,大部分是製作羽箭和刀槍的。正好毛鈺也準備擴大冷兵器。於是這些人就被召集起來在衛所裡聽命。

毛鈺根據自己的記憶將後世稱霸一方的英格蘭長弓交給幾個老工匠讓他們嘗試去做,結果倒是很傷毛鈺滿意,便宜做工也簡單,產量還高的英格蘭長弓在七八個老工匠的共同努力下終於做出來了。而且威力比毛鈺從遼東帶回來的弓箭還要強大,隻是材料不好找,舟山本土基本上除了鐵其他的全部要購買。毛鈺也不心疼錢一聲令下讓毛安帶著人在各地蒐羅製造長弓的材料。

然後毛鈺又從一些有經驗的軍戶中提拔了一批,準備帶領大家修建水渠和開荒。當然更多的是讓他預備起來準備成立農業研究所了。最靠近衛城的幾千畝良田就成為這些種田老把式的試驗地。當然種什麼怎麼種其實還是完全依靠毛鈺這個額總指揮。

毛鈺也知道想要有足夠的人手來幫自己種田就必須讓現有的軍戶生活的更好,隻有這樣纔會讓安歇逃離的軍戶回來,纔會有更多無家可歸的人願意加入軍戶。於是毛鈺再次金錢開路,在舟山島開始大張旗鼓地買地修建水寨和舟船塢,儼然將這裡當成了守備的駐兵地。

毛鈺的想法也是一明一暗。這樣一來舟山的港口也可以大張旗鼓地建造軍營、造船廠和招募工匠、民夫。金塘島則作為主要的武裝力量隱藏地以及戰船建造、火炮、火槍製造等重點場所。

而最讓毛鈺高興的經過將近六個月的趕工,金塘島自造的耗費將近六萬兩白銀的第一艘戰船終於下水了,經過複雜的檢測過程,這艘被命名為衢山號戰艦效能基本上與現有的三艘西班牙戰船差不多。尤其是難能可貴的是航行速度能夠保持遠距離跟上戰船節奏。

雖然因為船工的熟練度不夠,加上為了保險很多地方用料都是加厚的,所以製造成本比直接購買葡萄牙人的戰船要高一些,但這畢竟鍛鍊了隊伍,而且主動權在自己手裡。今後隨著經驗的積累成本能夠細講一些,效能或許還能提升。

毛鈺自然高興壞了,大手一揮,參與建造船隻的人人有獎,領頭的四個工匠每人兩百兩,一套新建造的四合院自。其他的大工和幫貢獎勵50到5兩不等。家屬全部安排到陸續開工的被服廠上班。就連船塢的雜役都得到了一兩銀子,整個金塘島士氣高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