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塘島仿造的西班牙戰艦經過半個月的海試之後,證明瞭大明工匠的高水平。毛鈺決定造船廠的兩個船塢同時開始建造這種戰船。船塢則繼續擴大規模方麵同時建造更多的船隻和平日維修。

隻是這樣一來金塘島庫存戰船上的十八磅火炮數量就不夠了,加上這段時大小幾場戰鬥以及訓練,整個船隊的火藥與炮彈也需要補充了。毛鈺隻好帶著船隊南下香山澳。

因為人手有限,這次南下的是四艘戰艦、三艘福船和六艘海滄船,標準配置1600人,外加預備接收三艘戰艦的75名水手。金塘島隻剩下兩百多水手和護衛,其他的就是工匠和雜役了。舟山衛所和新港則幾乎全部是新人。

毛順如願以償的成為衢山號的船長。衢山號也成為舟山號的僚船,毛鈺和舟山號的安全成為了他們的首要任務。

而跟隨船隊一起南下的人群中也多了毛鈺的四位表哥。這四位在毛鈺戰勝倭寇之後就想著跟著毛鈺去海上混。毛鈺也冇有特彆照顧讓他們進入新兵營參加訓練。一個比一個壯的遼東漢子全部通過了考覈分配到其他四條戰船上成為了一名普通的護衛。

南下的隊伍中還有一個南郭先生,那就是浙江巡撫家的二公子李雲霄,他在得知毛鈺南下的確切訊息後就帶船從杭州出發。

想來是因為毛鈺船隊對倭寇的驕人戰績讓巡撫大人終於放心自己的兒子跟著毛鈺去香山澳了。

等見到了李雲霄的船,毛鈺的鼻子差點氣歪了。這位船上一共21人,其中15名水手,1管家2護衛,2侍女!說好的共同防衛呢?難道就靠那兩名驕人的侍女麵對海盜時施展美人計?

李雲霄看到毛鈺如此龐大的船隊也傻了眼,嚷嚷著要上毛鈺的旗艦,毛鈺以戰船是租借來的,商隊是幾個家族拚湊起來的。且船上都是定員冇有多餘的床位提供他和兩位侍女休息拒絕了。這位不死心又去找尚可喜、達代應,自然也是被拒絕。最後還是毛順在毛鈺的授意下收留了他和那2名侍女。毛鈺也是擔心真的遇到海盜,他那艘福船隻有等著海盜秒殺的!不過也與李雲霄約法三章,自己船隊的一切訊息都要保密,李雲霄手下人也是如此。途徑和到了香山澳他的福船自負盈虧。李雲霄的心思完全在大海和兩名侍女身上自然毛鈺說什麼他都答應。

與第一次南下不同的,這次因為船隊的規模緣故,沿途冇有再遇到攔路搶劫的海盜。南日島和南澳島海域附近似乎也是在有意規避毛鈺的船隊一樣。

在冬季風的幫忙下順利抵達香山澳。香山澳還是那個香山澳,大多數人是第一次來自然被香山澳的繁華吸引。尤其是李雲霄,見到滿大街的金髮碧眼的美女頓時覺得自己帶來的兩個絕色侍女奧特了。

於是香山澳很快幾乎所有人都知道這次從杭州來了一豪客,這人出手大方,尤其是對美女。

毛鈺冇空幫巡撫大人管教兒子,他關心的卻是他訂購的戰船與火炮。隻是葡萄牙人的表現卻讓毛鈺很惱火。

“尊敬的毛將軍,我很遺憾地告訴你,由於各種原因,你訂購的戰船無法按時交付,目前隻有一艘在造船廠趕工大概還有半個月就可以交付,剩下的兩艘怕是要等到明年了。”總督裡卡多一臉無奈地聳聳肩膀朝著毛鈺擠出一個笑臉。

“總督先生,我很失望。商人最重要的是契約精神,而你們身上我看不到!你知道這樣可能會導致我們北方戰場一兩場戰鬥的失利甚至整個北方局勢的糜爛?半年前支付的七萬兩白銀就算存放在夏洛特銀行裡也應該有不少利息吧?更何況交給你們這些商人,它可以幫你們采購多少的貨物,在六個月中盈利多少?而你們卻是如何報答我的?”

毛鈺真的很憤怒,他現在和大明東南沿海的三個大海盜關係都很緊張,原本想著接收了三艘訂購的戰船,今後與這些海盜遭遇就不需要其他船隊參與了,上來直接炮轟。

“毛將軍,真的很抱歉。首先是我們的造船廠出了問題。由於集中造船人工費和材料費都漲了不少。如果按照之前的價格我們將會虧本。所以希望將軍每一艘戰艦至少能夠再增加五千兩的投入。

因為不確定將軍是不是能夠接受漲價後的造價。原本的造船工期延長了一倍。我們減少的三艘戰船如今也在加緊趕工。

另外荷蘭語西班牙人聯合向我們施加壓……”裡卡多繼續解釋道。

“我明白了,總督先生這麼說就是想告訴我,你們想漲價,所暫時就停工了。至於你們的朋友是西班牙與荷蘭人,所以為了朋友就隻能委屈我這個合作夥伴了。我這裡也有來自荷蘭人與西班牙的人壓力,為了大家友好相處,我想我應該考慮將香皂平均分給你們三家。我想他們也願意接納我這個新朋友的。”

“不,不,不!毛將軍,你彆激動!我保證等我們自己的戰船造好一定優先趕製你的戰船。隻要你願意每一艘增加五千兩,六個月,不,隻要再給我五個月一定可以完工!香皂一定要保證我們的獨家代理,不然我冇辦法和其他夥伴交代。當初賣給你戰船的最重要願意就是因為我們希望香皂能夠給我們帶來足夠的利潤。”

“戰船增加錢我給你!時間上我隻給四個月,我隻等四個月。超過了這個時間,你們留著自己用。另外由於你們違約,我要求補償我十八磅炮10門。另外我船隊裡的教官隨隊指導延長半年……那樣的話我真的需要考慮一下去熱蘭遮或者馬尼拉了。”

見到毛鈺伸出雙手開始掰手指頭,裡卡多連忙打斷:“將軍,將軍,你不能這樣,這樣我們會很吃虧的!我爐石造船還是造炮我們給你的價格都很低,利潤十分微薄。”

毛鈺撇撇嘴問道:“吃虧?你寧願幫助你們的敵人荷蘭人和西班牙人,想來從中得到了不少好處。要你幾門火炮怎麼啦?彆跟我說香山澳的炮廠也出問題了。”

裡卡多臉色突變,隨後變成一臉的尷尬,繼而再次擠出來一絲笑容說道:“親愛的毛,真的很抱歉,確實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