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鈺心中罵娘,真想直接拔劍砍死這婊雜。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古人誠不欺我。想來自己與劉香手下人兩次大戰,劉香吃了苦頭就去找他的荷蘭爸爸告狀了。

這邊的葡萄牙人甚至馬尼拉的西班牙人也陸續收到了訊息。等於葡萄牙人一年多裡親手培植了一名嶄新的海盜。一個足以抗衡劉香的年輕有大明朝廷靠山的海盜!這是包括鄭一官、劉香、荷蘭人、西班牙人以及所有的西方勢力都不願意看到的。

但無論荷蘭與西班牙施加什麼壓力也不是這廝延遲交貨的理由。想來還是擔心自己壯大太快對香山澳不利。至於坐地起價擺明瞭就是覺得自己急需戰艦擴充實力!

毛鈺努力壓製著自己的怒火然後給了裡卡多一個笑容,嚇得裡卡多從座椅上站起來後退了好幾步才穩住。

“火炮的采購訂單修改一下,十八磅火炮數量為每個月15門。一次先給我60門十八磅炮連同那艘正在建造的戰船,我一個月內要全部到位。

再有下次,我想我肯定會更換合作夥伴。另外,為了給你們一些懲罰,我決定這次帶來的除了香皂之外的貨物我自行銷售!”

“……火炮數量太多了!你知道的,如果大量製造材料費和人工費就會上漲。”

“這個我不管。火炮不夠就從你們新建造的戰船上拆。我冇時間在這裡等你們造炮,你們自己總是有時間的。還有彆忘了西班牙人與荷蘭人想要和你們一樣在我大明領土上占領一塊修建貿易港。

結果都冇有得逞,不是因為他們的實力不如你們,而是我大明瞭解西方隻需要一個就夠了。惹惱了朝廷,你們就準備從香山澳滾出去。

我想西班牙人、荷蘭人甚至英格蘭人都巴不得看到這個結果,而且我想他們隨時準備著替補你們的位置。”

毛鈺的最後一句再次嚇到了裡卡多。以前他接觸的大明官員都是四五十歲的腐儒,哪裡和毛鈺這樣鋒芒畢露的。不過想想毛鈺的老爹他也就能夠理解了,他認識的小公爵拉斐爾比毛鈺可是要霸道蠻橫太多。而且從北港傳來的訊息說這位年輕的大明千戶帶著一千多人擊潰了三千多倭日本浪人。這樣父親凶猛,兒子也凶猛的大明武將裡卡多這不想招惹。

有了毛鈺的警告,裡卡多最後總算同意了補償條件,最近四個月十八磅火炮訂單數量從40增加到了60門,其中5門算是香山澳耽擱戰船工期的補償。

至於毛鈺船隊中那些教官,裡卡多隻要毛鈺肯支付薪水他願意留多久是多久,香山澳不缺這點人。

讓毛鈺稍微舒心一點的就是上次前來訂購的造船木材、船帆、印*度鐵礦和大馬士革剛纔已經有不少到貨。尤其是那些適合做龍骨的巨大橡木讓所有人震撼不已。毛鈺也不客氣一通掃蕩將幾艘福船塞了個滿滿噹噹。

等待的日子是無聊的,戰船、火炮完工不是一兩天能夠做到的,再加上出了延誤工期的事情,毛鈺對葡萄牙人的信任度也急劇下降,戰船下水之後他也是必定要讓人好好測試一番的,還有那些火炮必須每門放上幾炮才行。

而更加殺時間的是自己帶來的那些貨物,雖然都是大明的特產、香山澳的緊俏商品,但是想要獲得足夠的利潤就需要耐心等待。

隻是冇過幾天二世祖李雲宵就找到了毛鈺。原因倒不是錢不夠花了,而是他學毛鈺去問總督裡卡多租借戰船。人家裡卡多當然不理睬他,李雲霄無奈之下搬出自己的老子,裡卡多雖然有所顧忌但絕不能讓同樣的事情發生兩次,更何況林雲霄的老子是文官。

李雲霄本人對泰西和葡萄牙一無所知外加冇有任何賺錢的門道補償。裡卡多自然冇有足夠的理由說服其他的合作夥伴。氣得李雲霄叫囂著要讓朝廷關閉香山澳。裡卡多隻是聳聳肩膀笑嘻嘻送客。

這下可真是將李雲霄氣壞了,思來想去最後決定找毛鈺幫忙。毛鈺哪裡能有辦法,自己訂購的戰船都被拖著呢連影子都冇有。

看李雲霄心中有氣一旁的秀才王樂年給他提了個建議,那就是讓他去找大明朝廷派到香山澳的稅吏,在稅收方麵想辦法。李雲霄大喜高高興興地離開了。

浙江巡撫家的二公子在香山澳葡萄牙人麵前不好使,但是在大明官場還是很吃香的。當那些常駐香山澳的官員個個都是肥缺,他們自然最擔心有點惦記他們的飯碗,尤其是如今李雲霄這種人,巡撫已經是一方大員,一不小心就進了中樞。

而且莫說巡撫就是知府他們也惹不起啊,於是香山澳的大明官員雞飛狗跳,發誓要幫李二公子出氣。

這些人冇什麼本事,但是因為仗著大明朝廷,刁難一下香山澳的葡撻亞人,雞蛋裡挑出幾根骨頭的本事還是有的。這下輪到裡卡多不厭其煩最後想著來找毛鈺了。

毛鈺心中好笑,惡人還得惡人磨。不過裡卡多雖然低聲下氣,態度卻很堅決,那就是出售和租借戰船是不可能的,李公子其他方麵的需求可以考慮。毛鈺也不想李雲霄擁有西班牙戰船。一個二世祖能夠穩穩噹噹做生意賺一點嫖資就可以了。這混蛋如果也有戰艦那杭州灣就熱鬨了。於是答應幫忙從中斡旋。隻是自己也不會白乾。

等再次見了李雲霄將葡萄牙人的態度說了說,李雲霄還是心中不平,他那意思是毛鈺能買他就能買,毛鈺能借他也能租。毛鈺隻好說自己是聯合幾個商人花費了大價錢租借,而且是用東江軍的名義租借。再說了那樣的戰船死貴還裝不了多少貨,不如弄點好東西回去倒賣一番。當然李雲霄的福船也需要武裝,費用自然不用李公子出,讓香山澳總督出。

李雲霄想了想也就答應了,結果提出來要壟斷香山澳出售到大明的香皂,讓毛鈺哭笑不得。隻得再次好言相勸,說那玩意雖然利潤不錯,但是占用的資金也不少。而且香山澳這邊最低也就五兩一盒,杭州那邊有更便宜的你何苦。真想要我大批量給你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