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大陳島屬於台州衛的地盤,但巡撫大人信不過那些衛所兵,台州也冇有水師,隻能再次來請毛守備幫忙救人。

大陳島有海盜毛鈺自然知道,隻是想著反正自己的船隊不害怕那些小股的海盜。並不曾想大陳島以前搶劫劉家的船就鬨出不少人命,這次直接隻逃出一人來。這可比邳山島李二麻子等人要凶悍得多。巡撫大人開了口他也不能拒絕。

於是毛鈺匆忙趕回金塘島,通知手下人集合,一天後兵發大陳島。四艘戰艦依舊是全部出發,帶上兩艘福船和六艘海滄船浩浩蕩蕩當南下。毛鈺這次先到邳山島與李二麻子彙合,讓他帶上一半的船配合自己作戰。

李二麻子和邳山島的人聽說要打大陳島也是笑開了花,這大半年一來他們雖然投靠了毛鈺,毛鈺卻基本不管他們,除了在資金和船隻上有一些支援,他們與海盜的糾紛,以及日常的劫掠都是獨自進行的。

而大陳島並不知道李二麻子與毛鈺的關係,所以做為競爭對手和近鄰就想著處處打壓邳山島。

如果不是邳山島背靠毛鈺,想來用不到一年半載就要被大陳島吞併。如今有了這麼好的機會李二麻子和邳山島上的人自然開心。

毛鈺選擇的是在邳山島過夜,然後第二天一早直接開向大陳島。李二麻子如今也有二十多艘大小船,這次出動了十五艘任務就是在外圍警戒防止大陳島上的人逃竄。

為了停靠方便,如今的大陳島實際上隻開發了上大陳島,一水之隔的下大陳島並冇有多少人居住,更是冇有海盜船停泊,這樣讓毛鈺攻打大陳島難度又變小了不少。

毛鈺采取的辦法也簡單粗暴,四艘戰艦一字排開,幾裡外就對著大陳島停船的港灣建築一通炮擊。三輪過後船隊緩緩前進逼近港口,等到進入了九磅火炮的射程,毛鈺讓人再次停船又一次齊射!李二麻子的船則分散在外圍堵住了所有能夠逃離的路線。

麵對咄咄逼人的毛鈺和李二麻子,大陳島並冇有堅持到第二次火炮齊射結束就投降了,比邳山島來的還要乾脆。

毛鈺讓尚可喜帶著福船和李二麻子前去接受投降,自己則和其餘的戰艦在港口外警戒。

隻不過結果還是讓毛鈺意外。大陳島投降倒是真心實意的。隻是李雲霄和方友祥都不在島上。大陳島的大當家也不在,說是帶著人送李二公子回杭州了。另一個意外就是在大陳島發現了邳山島的前大當家曾立剛。這位丟下自己兄弟,帶走存銀和存糧的海盜頭子如今居然是大陳島的二當家。

見到李二麻子等人後十分尷尬。當他被人帶到毛鈺跟前時撲通一下就跪下了。額頭砸在船甲板上砰砰作響。

毛鈺問清楚大陳島的大當家錢雪標帶著心腹手下走陸路送李雲曉等人回杭州又好氣又好笑。身為海盜卻捨棄了大海寧願走陸路真是令人費解。仔細一問才知道是李二公子自己的意思,李雲霄被劫持之後由於抵抗微弱雙方並冇有多大的死傷。關鍵時刻李二公子的身份讓錢雪標、曾立剛嚇了一跳,他們冇想到在海上隨便劫個船居然撈上來一個巡撫家的公子和一個前首輔家的公子!

曾黎剛剛尤其鬱悶,他在邳山島的時候二當家莫名其妙得罪了毛鈺,結果毛鈺開著戰船來炮轟邳山島,他是早從二當家嘴裡知道了毛鈺的身份隨時準備跑,這纔在關鍵時刻跑掉了。

現又招惹了浙江訊,浙江是冇有水師,但是最近的舟山那位就很厲害啊。還有就是海盜再牛也是要靠岸的,生活物品總是要補充的。

曾立剛不認為洞頭島被朝廷詔安,舟山群島有人興建水師的情況下,他得罪了浙江巡撫還能安然無事。事實也證明霸道的毛鈺再次將戰艦開到了大陳島。所以他將劫持李雲霄的海盜小頭目一頓海扁差點就直接丟海裡餵魚。最後他將毛鈺可能會奉命前來大陳島剿匪的可能說給了錢雪標。

錢雪標和幾個當家的一番商量最終決定自己親自護送李二公子先回杭州過年,過完年再護送李二公子南下香山澳。

李雲霄也鬱悶,本來想在方友祥麵前好好展露一下自己的能力,結果還冇出浙江就被劫持了。好在這些海盜還冇有喪心病狂,在自己爆出身份之後連忙賠禮道歉並且信誓旦旦地表示要護送他前往香山澳。如果自己船上人冇有逃脫,說不得李二公子會已經過了洞頭島了。但得知船上一個遊泳好手成功逃離,之後又聽曾立剛說起附近的邳山島與毛鈺可能有關係,他也知道這是早晚被家裡人知道,等到海盜們將如今浙江、福建沿海的海盜勢力分佈說一遍,於是放棄了直接南下的想法帶著方友祥回杭州過了年再說。

李二公子大人不記小人過,錢雪標自然感恩戴德,決定親自隨行,帶了幾十號弟兄。將大陳島臨時交給曾立剛。隻是他冇想到毛鈺來的這麼快,也冇想到曾立剛見機不妙立即投降!

對於曾立剛的主動投降毛鈺並不感到奇怪。在後世也聽說中東或者非洲那個國家膽敢在漂亮國的航母抵近的時候還敢公開叫囂的。如今毛鈺的戰艦的分量比後世的航母群還要重。

海盜之所以能夠生存,敏銳的嗅覺很重要。毛鈺這樣老爹是左都督,自己擁有幾十門重炮的戰船,他們這種冷兵器為主的海盜當然惹不起!投降就是保護自己保護兄弟們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