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投降並不是就簡單的輸一半。當初的邳山島,是幾個當家的主動交出招惹自己的二當家。而且邳山島比較小,海盜規模也不大,基本上冇有人命。大陳島不同,足夠大足夠養活好幾千人不說,最主要的是他們有命案,李雲霄的事情可以不管,劉家的事情可就是他們做的。

不得已曾立剛和留下的幾個當家商量決定在大陳島倖存一千多人中進行甄彆,最終將兩百多號平時比較凶悍,手裡有命案的人交給毛鈺算是作為毛鈺剿匪的成果。

剩下的七百多人毛鈺從中挑選出兩百多青壯加入舟山衛其餘的可以繼續做海盜,不過不是在大陳島,而是在邳山島。大陳島則劃歸李二麻子。

對此曾立剛羨慕不已,當初自己膽子再大一點,說不得如今自己還是邳山島老大,不,應該說是大陳島老大了。

船隻方麵,李雲霄和方友祥的船自然不能動。屬於大陳島的兩艘福船毛鈺自然笑納了,理由是你們一群海盜要福船做什麼?

另外還將兩艘海滄船劃歸李二麻子,這樣李二麻子從人員和船隻方麵都超越了曾立剛。財務方麵銀子留下幾百兩作為新邳山島的活動經費,糧食留下一半給他們,其餘的毛鈺全部留給了李二麻子。

讓曾立剛和原大陳島的人去邳山島當然還不止這些條件,以前邳山島李二麻子的條件他們必須全部接受。另外還要配合李二麻子控製椒江漕運。

曾立剛和幾個當家想要用等大當家錢雪標回來再商量來拖延,毛鈺直截了當,願意去邳山島就馬上搬家,不願意去的就全部綁了送回杭州巡撫衙門。舟山守備可不嫌棄俘虜多的。

李二麻子和王樂年將曾黎剛剛拉倒一旁低估了好一陣。曾立剛纔對毛鈺的實力有進一步的瞭解,站在他個人的立場上,有李二麻子和王樂年作為紐帶,他當然一千個一萬個願意回到邳山島。哪裡本來就是他的地盤。當然最重要的是毛鈺有實力,李二麻子幾天不見那些邳山島的手下一個個威猛無比。

剩下其他幾個當家的當然不甘心從大陳島搬家去邳山島。毛鈺也說了,不要隻看眼前,如果他們能夠證明自己的能力和忠誠,將來比大陳島大幾倍的島嶼有的是。這些人自然想到了舟山群島的幾個大島嶼。這位守備大人的意思隻要成了自己人就可以去更大的島嶼。

搬遷在毛鈺的監督下立刻進行。毛鈺當然不是簡單滴為了控製大陳島這些海盜,這些人冇有經過訓練冇有裝備如今就算是單挑也不是邳山島李二麻子等人的對手。毛鈺讓通過這樣的交換進一步穩固李二麻子和原邳山島的人心。不然有些人見了曾立剛說不得就三心二意。毛鈺現在擺明車馬王樂年是自己的隨身參謀,李二麻子是他信任的人,你們想跟誰自己擦亮眼睛。

剿匪的戰鬥進行不過半個時辰,搬遷卻花了兩天。毛鈺也擔心錢雪標和李雲霄等人再鬨出什麼意外來。就讓人押送著兩百多海盜去杭州覆命,順便給劉家人送了一個口信,他們被劫掠的福船拿回來了,如果劉家人還想跑海的就免費歸還他家一艘福船。

兩天後,杭州,得知小兒子平安歸來的巡撫大人一臉古怪,李雲霄也是一臉尷尬。而當聽聞毛鈺帶人將大陳島徹底剿滅了,並且抓到兩百多俘虜,巡撫大人自然高興。李雲霄則十分古怪,他還想將大陳島收服歸自己呢。當然表情最複雜的自然就是錢雪標了。

原本到了杭州,李雲霄回家一番解釋,巡撫大人也冇有責怪大陳島的意思至少表麵上是如此。錢雪標心裡就活絡開了,想著等回到大陳島是不是砸鍋賣鐵給巡撫大人送上一份大禮,然後帶著人船護送李二公子幾次說不定就能撈個百戶甚至千戶。結果毛鈺一出手就將大陳島給摧毀了,光俘虜就兩百多,想來其他的手下怕也是死的死逃的逃的!自己再回去大陳島說不得被當做海盜大頭目直接哢嚓了。

於是第一時間對著李雲霄表忠心,願意帶著手下成為李二公子福船上的護衛。李雲霄吃過虧也知道護衛重要,自然也就冇有將人往外推。

其實錢雪標不知道的是毛鈺也很鬱悶。原本是想著出兵大陳島一方麵可以練兵,另外一方麵還能讓巡撫大人和前首輔欠自己一個人情。這樣的大人情可是千金難求啊。結果卻搞成了浪費彈藥的海上旅遊。

等到大陳島和邳山島搬遷完成之後,毛鈺帶著船隊回到金塘島,然後馬不停蹄地趕往杭州,第一時間拜訪巡撫大人。毛鈺當然是為了確認李雲霄的安全。同時還要向巡撫大人表達歉意,畢竟李雲霄是自己回來的,不是他這個守備救回來的。

巡撫大人看在那幾幅名畫的麵子上自然就不計較了。並且當麵訓斥了一番李雲霄胡鬨,說今後還是得跟著毛鈺他才放心。讓毛鈺和李雲霄兩人直翻白眼。

劉家對於毛鈺能幫忙報仇很是感激,卻委婉地表達了劉家目前無意繼續跑海,毛鈺也不含糊直接將福船折現城銀子送過去,讓劉家上下好一陣感動。宋劉氏幾次前來毛家拜會母親張氏甚至提出來聯姻的打算,聽聞沈家有意與毛家聯姻就打消了念頭。不過宋劉氏卻讓孃家兄弟給自己的丈夫宋慧傑寫了一封書信,介紹了毛鈺以及劉家與毛家的事情讓他有機會對毛鈺關照一二。

毛鈺這邊剛派人將錢送給劉家,那邊李雲霄上門來了,還帶著方友祥。原來這兩位聽說毛鈺剿滅了大陳島獲得了幾艘大船,李雲霄就攛掇著方買艘大船跟他一起做海商。方友祥科舉無望,在家也冇事乾,整天被老父訓斥,好不容易跟著李雲霄出了一次海結果還被劫持了。雖然最後安全回到杭州,擔心裡還是不喜歡跑海。不過架不住李雲霄天天唸叨,還說什麼在福建、浙江沿海,毛鈺就是最大的海盜。還有什麼香山澳的泰西美女如何會伺候男人。最方友祥被打動了,跟著李雲霄前來買船。

隻是讓毛鈺不爽的是這位公子哥手底下一個人也冇有全部要新招募,最可氣的是銀子也冇有還說什麼等到賺了錢就將船錢還給毛鈺。當然最重要的是今後出海是要跟著毛鈺的。

毛鈺那個鬱悶啊,一個李雲霄已經夠他和船隊鬱悶了,現在又來一個還都是不能輕易得罪的。最後毛鈺冇辦法船讓方友祥先開回去銀子先欠著,不過方友祥要自己去招募船工和購買貨物,毛鈺隻隻管護航。李雲霄這時候站出萊拍著胸脯保證安全絕對冇問題,大陳島是那錢雪標有眼不識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