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就是一個月過去,訂購的戰船終於到手。毛鈺、李雲霄和方友祥三人的貨物處理得也相當順利。不過當船隊準備返航的時候卻出了一間小意外。在李雲霄船上作護衛的海盜頭目錢雪標不見了。按照船上的同伴說好像是在酒館裡被人帶走了,當時錢雪標喝的醉醺醺的,然後就被人架起來拖到彆的船上。有人說那是荷蘭人的船,也有人說那是南澳島的船。反正錢雪標不是主動上去的。一起被帶走的還有錢雪標的幾個親信。

這原本是一件小事情,李雲霄當做好玩的趣事說給毛鈺聽。李二公子也不可能真的很在乎一個自己貼上來做護衛的下人。毛鈺聽了可是就不這麼想了。因為李雲霄不明白如今福建沿海以及台灣海峽的形勢。錢雪標一個海盜對於荷蘭人或者南澳島唯一的作用就是打探自己船隊的情報。而南澳島諸彩佬和他的荷蘭爸爸對自己都是敵對的。由於毛鈺對自己船隊的護衛和水手管束比較嚴格,這些人很難找到下手機會。於是錢雪標和他那幾個散漫慣了的手下就被人鑽了空子。

所以毛鈺決定讓船隊的四艘戰船先行離開,自己和尚可喜、達代應三艘戰船跟大部隊一起行動。在香山澳外四十裡彙合之後又向東開出五十裡遠離原來的航道之後纔開始北上。這樣做雖然速度方麵要受到一些影響,誰讓自己還是不夠強大呢。

但就算是這樣船隊還是在剛進入南澳島海域就發現了前方的南澳島的攔截船隻,之所以說是攔截而不是偵察,因為對方的船隊當中有速度並不占優勢的福船。而且大小船隻的數量加起來有至少二十多艘!

顯然對方也會很快就發現自己。毛鈺隨即下令船隊向東北方向加速。直覺告訴毛鈺劉香連續兩次吃虧,然後中間幾次都未曾派遣船隊出來攔截自己,這一次肯定是來者不善。

毛鈺不認為劉香自大到想依靠區區二十幾艘船就能成功留下自己。那麼很明顯前方的船隊隻是南澳島拍出來攔截自己的一個分隊。他們與自己的同伴不會相距太遠,甚至有可能從南澳島沿海一直到遠離大陸六七十裡的海麵上南澳島的船隊互相接連。毛鈺要做的就是在開戰初期不能被敵人包圍。

毛鈺的船隊轉向之後,對方的船隊也立即跟著轉向,並且有小船上燃起了狼煙!狼煙一起船隊所有人都緊張起來,唯獨李二公子和方友祥兩人依舊無所事事。李雲霄甚至想要借毛鈺的千裡眼檢視海麵上的情況被毛鈺嚴詞拒絕,隨即毛鈺讓親衛將兩位公子哥帶入炮倉以防萬一。

戰鬥很快就打響,首先開炮的自然是毛鈺船隊的七艘戰艦。因為船隊戰船的火力與人員配置差距太大,毛鈺在第一時間讓四艘福船與六艘海滄船結陣自保。七艘戰艦一字型隊伍前進調整為正北方,然後在敵人船隻進入火炮射程後就開始了炮擊。隻是毛鈺很快就發現對麵的船隊似乎並冇有想要衝上來和自己近戰的打算,而是在老遠就開始規避炮彈,並且放慢了速度。這樣一來雙方的距離在拉大,命中率自然也就很低。

接著桅杆上的瞭望手就給了毛鈺答案,西北方向大約二十裡外一支船隊正加速朝東北方向前進,船隻數量大概在三十艘左右。這是準備抄後路的!而且還是主力。

毛鈺隨即也改變作戰方案,戰艦降低速度讓福船跟上來在戰艦的右側。整個船隊放棄了附近的敵人朝著東方加速前進。這也是為了延長與對方主力相遇的時間。

很快桅杆的瞭望手再次幫毛鈺確定了猜測,西北方向的船隊中有戰船至少五艘,福船五艘,鳥船三艘,其餘的全部是海滄船。其中每一艘戰船上至少有大量的千斤佛郎機。每一艘福船和海滄船至少裝備前後兩門佛郎機。也就是說所有的船在海盜接都可以成為武裝船。

由於對方的戰船炮倉還冇有打開無法確定對方的遠程火力。不過可以肯定那五艘戰船中最中央的那艘是整個船隊的旗艦,因為它不但比其他的船大一圈,船樓也要高大,關鍵是那是四根桅杆的!被其他的船包圍在正中央,桅杆上海掛著一麵劉字大旗,說不定就是劉香親自出馬了。

隨著自己毛鈺船隊轉向最先與毛鈺接觸的那二十幾艘船也選擇了加速追上來。看到逐漸合攏的包圍圈,毛鈺也有點緊張了。這一次劉香也算是主力出來了。這是打算以多取勝,就是不知道周圍還有冇他的船。

與毛鈺的緊張不同,劉香此刻正坐在自己的四桅戰船上悠閒地喝著茶。毛鈺第一次誤打誤撞進入他南澳島的海域,第二次專門派出自己的親侄子來海上攔截,原本以為是一頭肥羊,結果卻折了自己的一個先鋒,兩次遭遇戰一次比一次慘。劉香當然不能容忍。

最讓劉香動心的是他得到訊息這位毛都督的兒子居然從葡萄牙人手中搞到了三艘戰船,比荷蘭爸爸替自己改裝的旗艦還要猛,他當然就有點眼饞。這段時間他一直派人蒐羅關於毛鈺的情報。包括毛鈺這幾次南下的船隻數量和船隊情況。特意選擇了毛鈺返航的時候出來攔截他,也是看中了他的戰船和從香山澳運回來的貨物。今天能夠在這裡遇到毛鈺絕對不是意外,而是他將自己的主力船隊分成了三部分,一字排開在南澳島以東的海麵上,中間還穿插了不少偵查船。

除非毛鈺貼著大員的海岸線航行,不然就不可能不被髮現。而靠近大員的話,鄭一官與荷蘭人自然不會坐視不理。

當然最讓劉香安心的是他的人在香山澳的一個酒館裡抓住了毛鈺船隊的一個護衛隊長。根據他的交代,毛鈺確實有幾艘戰船,但是其他的福船基本上冇有武裝,水手也不超過40人。這樣的配置在職業海島麵前簡直就是菜鳥啊。

至於那些海滄船,劉香根本就冇放在心上。同類型的海滄船他南澳島有幾十艘,用數倍的海滄船包圍,毛鈺還能玩出什麼花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