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也正朝著劉香計劃的方向發展,毛鈺率先發現了他分佈在最東麵的船隊,然後企圖搶先攻擊。好在自己下過命令,發現毛鈺船隊之後要第一時間燃起狼煙,然後就是保護好自己,等待大部隊合圍。東麵支隊冇有損失一隻船卻成功的將狼煙燃起,並且打亂毛鈺船隊前進的方向。

而在劉香船隊的西北方向還有一支二十多艘船組成的分隊。三支分隊雖然是一字排開,卻是呈現西北東南的走向。所以無論毛鈺遇到的是哪一支分隊,都能在短時間內將毛鈺包圍。

隻是劉香很快就發現他小看了毛鈺,因為毛鈺在發現自己這一支分隊之後就立即掉頭朝東北加速。如此一來自己佈置的三支階梯分佈船隊就被直接拉平了,自己左邊還未出現的船隊就冇有了提前量的優勢。反而成為了距離毛鈺最遠的。

趁著南澳島的船隊還有一段距離,毛鈺也對整個船隊下達了基本的作戰方陣,福船與海滄船組成船隊在戰船的側翼迎正麵敵。七艘戰艦則則準備采用一字列陣準備衝擊劉香船隊。

雙方在海麵上你追我趕大約追逐了一個時辰,劉香船隊終於依靠載重少追了上來。不過這時已經遠離雙方南澳島七八十裡外。

毛鈺等人也可以確定今天劉香帶出來的船隻就這麼多了,這也讓毛鈺稍微鬆了一口氣。十七對八十依靠火炮優勢還是有得打。

七裡、六裡、五裡……隨著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劉香船隊的海盜們開始沸騰起來,看著毛鈺船隊裡的那些大船還有還吃水線,常年在海上劫掠的他們當然知道今天遇到了肥羊,怪不得老大親自帶隊。

劉香與一般的海盜不同,他第一時間發現毛鈺的船隊停船了,接著就是轉向、掉頭。雖然前麵的七艘大船動作整齊劃一,卻讓劉香鬆了一口氣,因為這些船冇有和荷蘭人或者西班牙人那樣露出測舷的火炮,而是直接奔向了自己的船隊,看起來是要進行近戰,難道自己的情報有誤,這毛鈺並冇有三艘大佛郎機戰艦,而隻不過是仿造的大福船?

就好像是為了回答他的疑問一樣,就在雙方的船隊拉近到一裡路的時候,雙方船頭的火炮幾乎同時開炮。準確的說是劉香的船隊幾十艘船一起開跑,毛鈺的船隊卻隻有最前麵的一艘大船開炮。雖然誰也打不著誰,但明顯劉香船隊的士氣高漲。

尚可喜麵目猙獰地站在岱山號的船樓上,這一年半以來他算是見識到了福建沿海的海盜們的囂張跋扈。當然更吃驚的是海盜們的實力。之前南日島的諸彩佬,今日的劉香居然還不是最大的海盜集團。還是少爺說的對,猥瑣發育,千萬彆浪。

隻是少爺和自己等人已經十分低調了,這些海盜還和牛皮糖一樣黏上來。仔細想想海盜如果那麼善良那麼安分那還是海盜嗎?

海盜船和冒雨船隊甲板上的旋炮和六磅炮是很難傷害到衝在最前麵敵人的船,但尚可喜還是讓所有甲板上的火炮不停地裝填發射。四百步、三百步、兩百步……

尚可喜已經能夠清楚地看到對麵船甲板上的海盜們臉上的表情。幾艘福船從對麵各個方向衝向了尚可喜所在的頭船企圖對她進行包圍。

“全速從中間衝過去,所有火炮手、火槍手、弓箭手就位!”

七艘戰船上的船長第一時間下達了同樣的命令。然後對麵的劉香船隊就出現了一陣小的騷動,因為他們發現對麵的大船絲毫冇有減速的打算,這是打算要用大船撞擊啊。於是紛紛轉舵避讓。他們希望近戰但不是被七八搜大船一路撞過去,不說七八次撞擊,怕是劉香那艘旗艦也經不起這樣的撞擊。

於是詭異的一幕出現了,本來就是奔著包圍毛鈺,上來準備近戰的海盜船見到了排成一條直線的七艘大船朝著自己方向衝過來紛紛避讓。於是毛鈺的七艘戰船順利的進入了劉香船隊的中央。

當然這期間也承受了不少劉香船隊的千斤佛郎機的鉛彈攻擊。每一艘戰艦承受了七八顆鉛彈,不過好在這些船發炮的時候要麼距離太遠要麼要規避自己的同伴,並冇有真正對毛鈺的戰船造成威脅。

而尚可喜則毫不猶豫地下達了所有火炮齊射的命令!三十六門火炮同時雙向射出火舌,然後海盜們就看到一顆顆炮彈朝著自己的船砸過來,或者落在甲板上,砸出一個大坑,或者擊中船舷或者落在海水中掀起水柱將一些小船衝得七零八落。

但這還冇有結束,好不容易與第一艘戰船擦肩而過卻醒來了第二艘,第三艘……每一艘戰船無一例外地用火炮齊射招呼他們。

七八十艘海盜船擁擠在一起根本不用戰船上的火炮手瞄準命中率居然高達一半左右。於是劉香就看到自己的七八十艘船被毛鈺的七艘船來了一箇中間開花,陣型大亂。

當然海盜當中也有沉著冷靜的,看到毛鈺的船隊衝入己方船陣中,就調整了船隻前進的方向,等到好不容易熬到七八搜船的火炮齊射結束就加速衝了上來,想要第一時間堵住這些大船。隻是迎接他們的是或搶齊射和弓箭手的五輪齊射。頓時那些聰明的海盜船上傷亡慘重。

冇等他們反應過來,毛鈺船隊的第二輪火炮齊射開始了。兩百多葡萄牙教官接管了七艘戰船上的十八磅炮和九磅炮,他們的速度已經達到了三分鐘一發。大大超出了海盜們的認知。因為他們船上那些千斤佛郎機需要七八分鐘甚至十來分鐘才能完成第二次發射。

錯誤的估計對方戰力的結果就是當尚可喜第一個衝出劉香船陣回頭看的時候發現這一輪衝擊就像刀切豆腐一樣將整個船隊從中間切開。毛鈺船隊的兩側兩百步內的海盜船不是正在進水就是因為水手傷亡過多而失去了速度。己方七艘戰船上的水手因為有船體高度外加大盾的保護基本上冇有什麼傷亡。唯一遺憾的是劉香那傢夥十分警覺,在戰船衝入船陣的第一時間他的旗艦就轉向,始終保持與毛鈺戰船的距離,利用旗艦上的火炮騷擾毛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