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轉舵!我們殺回去!”尚可喜站在船樓上威風淩淩,顯然大海盜劉香並冇有他想象的那麼厲害、難產。

“右轉舵!”

“右轉舵!”

……

毛鈺的七艘戰船在海盜們驚恐的眼神中再次殺了回來。不過這次不再是劉香船隊的中軸線,而是盯住了劉香的旗艦調整方向。他們得到了同一個命令,這次以是從後麵去捅*菊花,一定要將劉香的旗艦重創。

雖然第一輪衝擊劉香的傷亡慘重,但更多的海盜船如同蒼蠅一樣湧上來準備截停這支船隊。

與此同時劉香也召集了自己的兩艘僚船和所有的戰船和福船準備學毛鈺來個對衝。劉香的計劃就是要用福船將毛鈺攔住。

劉香也不想這麼做,因為這樣可能會一開始就付出幾艘福船為代價才能困住毛鈺。他原本的計劃中是采用群狼戰術,依靠船隻和人數上的絕對優勢圍困主毛鈺,然後慢慢磨死他。可雙方一接觸劉香就知道情況不妙,毛鈺不是三艘戰船,是七艘大佛郎機戰船!加在一起就是兩百多門火炮,數量上已經和自己整個船隊的火炮數量差不過,尤其是那些十八磅炮說量多得令人髮指。

劉香也是慶幸指揮這些戰船的是毛鈺而不是荷蘭人,否則他根本就冇有近身機會。群狼戰術似乎效果不大,那麼隻有硬碰硬了,隻希望毛鈺的戰船火炮手水平有限。

隻是戰場上不是劉香想對衝就對衝的,毛鈺的戰船依仗著船體高達外加火炮強大、火槍手和弓箭手都配備到位,在船陣中橫衝直撞。劉香的調動自然逃不過尚可喜等人。

毛鈺當然不會讓劉香用大船將自己阻在船陣中間,那樣就發揮不了火炮的威力。

眼看著對麵三艘福船毫不畏懼地朝著自己的船撞過來,尚可喜果斷地下令轉舵,整個戰船在海上劃出一條白色的浪花。片刻之後船前進的方向變成了西北東南走向。左側船舷的十八門大小火炮朝著衝上來的福船集中開火。

尚可喜成功地躲過了福船地重裝,並且成功地將將近一半的炮彈傾瀉到最前麵的福船上。但達代應就來不及了,他如果右轉,最大的可能就是被另外兩艘福船撞上測舷。雖然戰船不一定會出示,但隻要撞上想要快速擺脫就麻煩了。

於是達代應選擇了左轉,右側的火炮在船體剛剛側轉就對準衝過來的福船齊射。然後第三位的毛順戰船很有默契地右轉,正中間的毛鈺左轉,第五艘、第七艘跟著毛鈺左轉……

幾乎所有的戰船在尚可喜做出決定的第一時間就選擇轉舵,這也是在演練陣法的時候備案的。然後將側船舷對準了劉香好不容易組織起來的戰船隊伍。同樣是硬碰硬卻不是劉香想要的對衝。

這樣做的好處就是毛鈺站船上的火炮相對集中地留給了劉香衝在最前麵的三艘福船。壞處就是轉舵會損失速度冇有辦法第一時間衝出船陣。同時因為一列七艘戰船變成了三艘和四艘,連續打擊強度降低,很快就被密密麻麻地的海盜船衝上來準備將毛鈺的七艘戰船分割包圍。

而毛鈺所在的舟山號自然成了這些海盜重點照顧的對象。舟山號轉舵的同時,劉香的旗艦和兩艘僚船也跟著轉舵對準了舟山號。一艘福船甚至在舟山號和第五艘戰船的中間穿了過去,差一點撞到舟山號。不過這艘福船也付出了代價,兩艘戰船甲板上的兩百多火槍和弓箭手將所有的彈藥和弓箭傾瀉到了這艘福船甲板上,甲板上將近三分之一的海盜就在這一次照麵中喪失戰鬥力。

更有大膽的海滄船趁著舟山號轉舵降速的機會衝到了舟山號跟前,佛郎機奈何不了舟山號的甲板海盜們就紛紛拋出抓鉤準備強行登上舟山號。東西南北四個方向都有海滄船朝著毛鈺的旗艦衝過去。

毛鈺也不再保留,將馬光等所有的親兵全部趕到甲板上去準備近戰。這下人數上的絕對優勢讓那些靠近的海盜船赤金苦頭。彆看劉香船隊浩浩蕩蕩,八十多艘船上總共也不過四千多人。每艘船除了必要的水手戰兵多的不過七八十人,少的則不到三十。毛鈺旗艦上有足足250人,除了必要的火炮手和水手,還有一百多戰兵嚴陣以待。

劉香見到毛鈺隔著幾艘船被手下人纏住心中大喜正要組織人手上前解決毛鈺,結果桅杆上的瞭望手歇斯底裡的叫喊:“轉舵,塊轉舵!”

劉香回頭一看,我的個乖乖,原來毛順右轉之後,發現毛鈺被人包圍頓時就紅了眼,也顧不得船陣了,掉轉船頭就朝著毛鈺的戰船衝過來,而劉香的旗艦則正好卡在了兩人的中間。毛順哪裡管他,直接橫衝直撞。幾艘海滄船毫無懸念地被他撞開,眼下堵在前麵的正是劉香的旗艦。

劉香船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毛鈺的戰船上,不料想毛順從後麵撞過來,想轉舵已經來不及了。剛剛轉了一半,整個船的測舷就直接和毛順的船頭來了一個親密接觸。兩船上的人呢都被這震天動地的一撞弄得東倒西歪,金星直冒。

不過由於雙方的船體差不多,而毛順是主動,也是前進的方向撞擊,加上火炮的重量,劉香的船因為避讓失去了部分速度,這次撞擊,毛順的戰船還是占了不少便宜。大部分戰鬥人員在經曆最初的震驚之後迅速恢複過來,火槍手和弓箭手朝著劉香的旗艦來了一次齊射。

砰砰砰……噗噗噗……劉香旗艦的甲板上一陣雞飛狗跳,劉香差點被亂箭傷到,嚇得那些親兵連忙架起劉香往船艙裡跑。

劉香的兩艘僚船見到老大被襲擊連忙也衝了過來準備左右夾擊毛順。毛順也不是雛鳥了,見狀降下船速,慢慢轉舵,然後火炮齊射來了一個近距離的火炮切磋。劉香回到船艙之後也冷靜下來連忙下令船上的火炮還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