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家二少爺表情複雜地看著劉釗,劉釗一臉無辜地攤開手小聲對劉家二少爺說了一下自己的報價。劉家二少爺點點頭然後又看看毛鈺心中稍作計較也就點頭答應了。這劉家二少爺也是個明白人,自己六千兩的報價那是等到船修理好清理乾淨之後慢慢賣的標價。至於水手船都賣了留著也派不上大用場隻能算是個添頭,隻要水手們自己願意他劉家也冇必要阻攔。

劉釗和其他幾個屬於劉家的水手他能夠當場答應,剩下的就需要毛鈺自己去說了。

毛鈺自然將這個任務交給了劉釗,同樣還是那一招,工錢加兩成。在劉釗驚訝的目光中毛鈺帶著毛順回家拿了銀子交給劉家就迫不及待地對這艘福船進行了修補改造。

說是改造,其實就是簡單的內部裝修,再將受創部位修補。毛鈺對於船艙的功能還不太瞭解自然不可能對船艙內部進行改造。他隻是按照一位讀書人的喜好要求將船艙內外進行清洗,尤其是將船殼底部的海洋生物清理掉。

毛鈺這邊揮金如土的時候,有人憂愁有人笑。憂愁的自然是和毛家關係比較近的,尤其是毛文龍的兩位兄弟和幾個堂兄弟。對於他們來說毛鈺這種行為純粹是敗家子。人家劉家跑海幾年了都被海盜洗劫一空,你一個毛孩子卻要接收人家的破船,除了自不量力外還有點冤大頭。所以他們就來到張氏跟前勸說,希望張氏能夠出麵讓毛鈺將船退了,或者轉賣掉,好好的幾千兩白銀存起來買田買房子娶媳婦不好嗎?

張氏聽了毛家幾個兄弟的勸說也是想好好跟毛鈺談談的,可是等她聽說毛鈺將剩下的銀子全部買了糧食準備送到東江去的時候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了。多好的孩子,有了錢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給他前線的老爹運糧食去。張氏除了囑咐他們路上小心還能說什麼?

毛鈺如此敗家當然也有人很開心,雖然毛鈺的錢冇有花在他們身上有點遺憾,但是隻要毛鈺不好他們就開心,這其中自然包括謝宏和許郎中等人。毛鈺自然不在乎這些人的想法,在劉釗的遊說下,又承諾原來劉家船上的工錢不錯,先前跟著劉家出海的水手大部分又回到了船上,這其中就包括一個老舵手和幾名操帆手。這樣這艘福船就能繼續遨遊大海裡,不過為了保險毛鈺還是繼續在杭州招募了二十多新水手。考慮到劉家剛剛在大陳島遭遇海盜,毛鈺不得已隻好承諾暫時隻會北上,主要往返東江與杭州這才很快招募到了足夠的人手。

至於水手的培訓毛鈺還是拜托給劉釗,劉釗拿的是原來劉家船上的總管薪水,毛鈺選了兩個機靈的家生子給劉釗做徒弟,並且承諾隻要這兩人順利出師劉釗可以得到五十兩的額外獎勵,其他的熟練工每教會一個徒弟也能得到十兩的獎勵。

天啟七年十月初七,在杭州灣來迴遊蕩半月大部分成員熟悉海上生活之後,毛鈺終於決定北上。寬大的福船滿載五千石糧食和六十名水手福船徐徐離開杭州。讓劉釗意外的是毛鈺直接將船隊航行的指揮權交給了他。其實毛鈺也是無奈之舉,雖然雄心萬丈,但是不熟悉海況不懂操船是事實,這艘福船上的六十人基本上分成三部分,一部分自然是劉釗等先前跟隨劉家出海的水手,這些人也是操作這艘船的主力。另外一部分則是毛鈺臨時招募的水手這些人冇有多少操船經驗冇有航海經驗,需要劉釗等人手把手教,剩下的則是毛順等經過刪選毛家家丁,他們當中曾經有人是從東江回來的也是這次航行的護衛和嚮導。

不出意外的是包括毛鈺在內的新商船的大部分人前幾天都吐得一塌糊塗,毛鈺前世的航海經曆似乎冇有隨著他的靈魂穿越過來。這也讓毛鈺佩服那些成天在海上跑的前輩們。當年的汪直還有即將崛起的鄭芝龍都是天才啊。讓所有新老水手高興的是東家毛鈺很慷慨,每日三餐不說,還經常有酒肉上桌。這樣的夥食比大明一般的小康人家都要好,不過這位年輕的東家也有古怪的要求,那就是平日裡除了操船和睡眠之外的空餘時間都要在甲板上訓練,訓練是毛鈺親自負責的,在劉釗等人看來這位東家純粹是胡鬨,因為進行的隻是簡單的隊列,向左看、向右轉等,不過看在東傢夥食不錯的份上也冇有敢偷懶。

福船一路向北大約過了20來天終於來到了登州,毛鈺的計劃是在這裡補充糧食和淡水之後就直接橫穿大海去向東江,隻是眾人在港口酒館小住的時候,毛鈺聽聞了一件稀奇事。原來前一陣子山東巡撫李精白聯合當地官員向朝廷報告說是山東發現了麒麟祥瑞,於是山東上下官員集體歌功頌德,不過讓人意外的是歌頌的對象不是新登大寳的崇禎皇帝,而是權傾天下的廠公魏忠賢。李精白等人言辭鑿鑿說因為廠公有德纔會出現祥瑞所以懇請在山東境內為魏忠賢建造生祠。不等朝廷答覆李精白等人就開始行動,為魏忠賢修建生祠自然要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這些是不在政府預算中的,這些當官的也不會自己掏腰包,於是便巧立名目開始加征,有些地方官員甚至建造生祠需要一萬兩他們就能弄出五萬兩的任務,各地百姓自然怨聲載道。

毛鈺對此除了無語就是同情李精白,因為在天啟皇帝冇死之前無論如何巴結魏忠賢都不過分的,但是他們小看了東林黨人忽悠新皇崇禎的能力和剷除異己決心,也低估了東林黨人複壁的無恥和做事的決絕。

接下來山東官員自巡撫以下怕是大部分要受到牽連。不過這不是毛鈺所關心的,他關心的登萊巡撫的新人選以及自家老爹毛文龍的舉動。不過既然想到了魏忠賢,毛鈺就決定帶著船繼續北上去看看熱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