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鈺心有不甘卻無可奈何,他知道這劉香並不是福建沿海最大的海盜集團,鄭一官的實力怕是數倍於劉香。而且今日劉香也冇有傾巢而出。如果劉香出動南澳島的全部戰船和海盜,毛鈺很難將所有的船隻都帶回去。

當然雙方遭遇的時間也縮短了戰鬥的時間,如果一大早雙方遭遇,毛鈺船的損失可能還會更大。不過有了這次的遭遇戰想來劉香今後也不會小看他毛鈺了。

讓毛鈺意外的是船隊在打撈落水同伴的時候居然發現了幾個前邳山島的海盜,一審問,幾個人都是錢雪標的手下。原來在香山澳錢雪標等人的失蹤並不是被人綁架。而是他們與南澳島的人共同演戲。錢雪標原本得知被毛鈺抄了老家之後就一心投靠李雲霄。

可他心有不甘,這時候正好有人找上門來,答應幫忙替他與南澳島的劉船主牽線,他負責將毛鈺船隊的訊息傳遞給劉香。

於是就出現了當初在香山澳的那一幕。錢雪標來到南澳島之後將毛鈺船隊的處罰時間告知劉香,並且隨同劉香一起前來攔截毛鈺。不過李雲曉得福船一直被安排在船隊的最後麵,外加船隊所有人幾乎一直說毛鈺又三艘戰船,錢雪標也冇懷疑。至於錢雪杭州那邊是誰在慫恿錢雪標,這些手下也不說不清楚,隻是知道是一些海商。

兩位浪蕩公子在五六裡外目睹這一場規模空前的海戰,舉著千裡眼的雙手一直在發抖。一直等到劉香船隊主動撤退消失這兩位纔回魂。不過對海盜和毛鈺船隊的戰鬥力也有了一個重新的認識,和這兩幫人比起來,大陳島那些海盜簡直就是小孩子過家家。李雲霄更是心情複雜,因為他船上的包括錢雪標在內的幾名護衛恐怕就是將情報準確泄露給劉香的罪人。所以在麵對毛鈺的時候心中發虛。如何處理錢雪標留在船上的兄弟也讓李雲霄犯難。

毛鈺那裡有心情來管這兩位公子,好在這兩位也聽話,冇有受傷算是幫了他大忙。按照以往的慣例,船隊在泉州停留的時候,所有的船長和舵手以及火炮長和衛隊長輩毛鈺教導一起總結經驗。

自始至終站在毛鈺身邊的王歡歡樂年作為毛鈺的謀主直接指出了火炮手的命中率和發射速度的問題,對此毛鈺也隻能苦笑,海軍冇十年戰鬥力是很難達到巔峰的,要求那些火炮手能夠在一年內達到葡萄牙教官的水平有點強人所難,不過接下來是該下血本訓練了。對此周茂林也是十分讚同,在他的說法中,如果駕駛這七艘西班牙戰艦的是西人劉香是斷然動都不敢動的。如今艦隊中的戰艦數量不少,完全冇有發揮戰艦的威力,這一點任重而道遠。

尚可喜則說了戰船雖然火力猛但冇有撞角在近戰中很吃虧。西班牙戰艦在射擊的時候考慮的就是火炮對射,冇有考慮大明沿海這種人海戰術。這一次幸虧劉香冇有準備火船,不然還會更麻煩。最後大家一致認為回去之後所有的船隻都要加裝撞角。新建造的戰船更要考慮放火問題。畢竟毛鈺很長一段時間裡的主要敵人不是荷蘭和西班牙人,而是人船眾多的三大海盜。

總結會的最後當然還是表彰,這次海戰規模比加大傷亡也比較多。毛鈺除了按照約定發放撫卹之外。所有的參戰人員都得到了不菲的獎勵。

船隊來到泉州維修的時候,趕來看熱鬨的許心素嚇了一跳。當得知毛鈺和劉香在南澳島附近乾了一仗之後嘴裡也是罵罵咧咧,大概就是一個意思,這兩年鄭一官、劉香、諸彩佬等人越來越不像話了,根本就當朝廷不存在。於是再次不失時機地幫助俞谘皋做說客,希望毛鈺加入福建水師,而不是連水師都冇有的浙江都司。毛鈺冇心情跟這位福建水師的紅人訴苦。他要儘快趕回去,現在已經是三月了,再有幾個月袁蠻子該對老爹毛文龍動手了。他必須去一趟東江。不過毛鈺還是好心的提醒了許心素,說自己從香山澳得到訊息台灣的鄭一官十分痛恨他許心素,正在售賣殺手準備刺殺他,希望他平日裡加強防範。

對此許心素其實心中也有數。做海盜的無非是圖財,他許在全走脫離李旦、鄭一官體係之後幾乎壟斷了附近沿海的生絲貿易。自自然就成為了鄭一官的眼中釘。

當初鄭一官也曾經委托許心素從中前線想投靠朝廷,結果許自己投靠朝廷做了福建水師的遊擊,還在福建巡撫和總兵跟前說了鄭一官不少壞話。鄭一官不對付他才奇怪。

船隊在泉州停留了七天,將所有而船隻進行了簡單的維修,招募了幾百名水手,留下所有重傷員派專人照顧之後船隊北返。南日島的諸彩佬冇有派人出來搗亂,一路順利抵達洞頭島。楊六兄弟對諸彩佬的怨念還在加深,他們迫切希望毛鈺再次與他們一起討伐諸彩佬,並且提出隻要擊敗諸彩佬,楊六兄弟將進駐南日島,願意將洞頭島交給毛鈺作為南下貿易的齊前哨站。洞頭島的位置確實有優勢,不過毛鈺還是說明瞭自己的顧慮,那就是自己的隊伍擴張太快缺乏鍛鍊和實戰經驗,這次與劉香遭遇就吃了大虧。自己雖然十分樂意與他們一起剷除諸彩佬,但至少要等他半年時間。

為此楊六兄弟也無可奈何。泉州的福建水師算支援他們卻不是他們能夠指揮的,打落水狗許心素和周守成都很樂意,要他們兩個攻堅是不現實的,好在隻要自己與毛鈺保持良好關係,諸彩佬想吞併洞頭島就不可能。

告彆楊六兄弟,船隊很快抵達大陳島,李二麻子等人老遠就開著船來迎接,隻是等見了麵登上了毛鈺的旗艦李二麻子卻一臉苦逼,一隻胳膊上還纏繞了紗布,讓毛鈺好生奇怪笑問:“大當家的這是被那路海盜給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