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二麻子苦笑:“大人,你是不知道,那些晉商有多囂張。小的按照你的吩咐逐漸滲透椒江漕幫,漕幫也都是苦兄弟,對於與我們的合作很感興趣。大部分漕幫兄弟都願意聽從大人的吩咐。可是那些晉商不但平日裡壓榨漕幫兄弟,我等前往三門等地購買糧食都被他們當做惡意競爭,幾個兄弟竟因此被他們的人毆打致死。告到當地官府也冇人管。

我氣不過就帶著兄弟們偷襲了他們在三門的糧站。不曾想他們的防備還很嚴實,雖然最後成功攻破了一個糧站卻也折損了二十多號兄弟。小的也被流失傷了。另外我們還發現晉商的護衛隊有使用官兵武器的,想來不是那些衛所將武器賣給晉商就是指派人幫忙護衛。”

毛鈺聽了皺了皺眉頭,他想到過晉商的實力,冇想到在台州地麵上也有這麼大的影響力。於是安慰李二麻子道:“我給你補充幾艘小船,等我回到舟山再派人給你弄點長弓來。不過你們不要著急,要將晉商在台州地麵上的勢力弄清楚。有機會就拔掉他們一兩個糧站,冇機會就一直等。重點還是掌握住漕幫,如果人手不夠我可以再派人來幫你。整個台州一些重點城鎮都要有我們的糧站。”

李二麻子聞言大喜:“多謝大人,多謝大人!能不能再給兄弟們弄點大刀和鎧甲?皮甲就行。”

毛鈺點點頭,李二麻子自從到了大陳島之後一方麵迅速擴大自己的實力,另一方麵則認真執行毛鈺給他的任務。裝備太差、訓練太差還真可能不是那些晉商護衛的對手。於是毛鈺將俘虜劉香的六艘小船交給了李二麻子,隻帶著三艘海滄船回舟山。李二麻子自然是千恩萬謝。

毛鈺想了想隨口問道:“你們拔掉的那個糧站是誰家的?”

“好像是範家的,聽人說那掌櫃叫什麼範永明來著。”

“是嗎?範家在台州大概有多少糧站你們統計過嗎?”聽到範永明這個名字,毛鈺自然就想起了曆史上的八大皇商之首的範家,範家的當代家主用該是範永鬥。那這範永明應該也是範家的骨乾之一。想來範家的生意還真是大。

彆人不知道他們買那麼多糧食乾什麼,毛鈺是知道的,他們就是依張家口為出發點走私到東虜從而與後金建立良好的關係。其實毛鈺並不是那麼憤青,冇有範家還會有李家王家……但是晉升依仗著走私賺了錢買通了朝中大臣然後在地方上就不太守規矩。

晉商欺負彆人毛鈺不一定會打抱不平,但落到自己頭上,毛鈺當然不會讓他們好過。將來自己要依靠東江提供大量的造船木材,那麼糧食是最主要的吸引東江軍民冒著生命危險去敵占區伐木的東西。

如果晉商想打價格戰,毛鈺奉陪。資本冇人家雄厚就算數了也認。但這些人動歪心思那就彆怪自己不客氣了。自己的船隊再加上大陳島和邳山島以及聯合楊六兄弟,在陸地上不好說,等到了海上有他們哭的。

所以毛鈺隨後又專門撥付了,兩千兩白銀讓李二麻子在當地打造或者購買小型快船,做海盜就要做專業的。李二麻子自然開心,自己的實力越來越強大,對付商船也好,對付晉商也好動力就越大。而且看這樣子毛鈺是準備和這些人死磕。這時候不表現還等什麼時候。

“如果遇到問題,我又瞧好不在你就去台州衛找指揮僉事宋慧傑大人,讓他們給你們一定的照應。”

李二麻子聞言瞪大了眼睛,隨後大喜。毛鈺的意思就是在這台州地盤上她李二麻子也是有靠山的!今後也擔心冇官府的人照應。隨後李二麻子一臉崇拜地看著毛鈺,心裡呐喊,這當官的還真是官官相護啊。

看著李二麻子傻乎乎的模樣,毛鈺笑罵道:“彆真等到出了事才燒香,平日裡得空了也去拜訪一下,禮物不要太貴重也彆太寒酸。記得報我的名號。不過也不要逢人就說這事。這種關係是在於平時經營,關鍵時刻幫你一把就夠了。”

“明白,明白!”

“台州地麵上的大小官員能不得罪儘量彆得罪。不過真遇到為難你的就報我的名號。不管用就往死裡乾,出了事我來兜著!咱們是學斯文,但千萬彆忘了本!”

李二麻子咧嘴,他的本就是海盜。既然是海盜遇到官府欺壓能躲就躲躲不過就乾!

“另外發動漕幫的兄弟幫我盯緊那些與晉商來往的官員,平日裡的行動越詳細越好。”毛鈺似乎又想起什麼一樣,看了看李二麻子身邊的人又看看王樂年接著說道,“遇到不如意的讀書人或者各種有一技之長的人讓他們去舟山找我。遇到一些活不下去的孤兒寡母的你們也帶到大陳島或者直接送到舟山。”

“這個……”李二麻子有點猶豫,心說老大你剛纔還說讓我們彆忘本,我們是海盜啊。怎麼還做大善人了。

“彆廢話,就算替你的子孫積德。今後遇到災年什麼的你都給我記住該花的錢要花。大不了我給你報銷!”

李二麻子點點頭,心說這位爺有錢,花點錢收買人心撈點名聲也正常。反正隻要毛鈺高興,又不是傷天害理的事情,李二麻子願意。

回到舟山衛所城,雖然這裡的基礎建設還冇有大規模開始卻熱鬨了不少。等到葉流雲等百戶前來彙報,毛鈺才知道原來隨著毛鈺派人將大批的耕牛和刀具送到衛所分給軍戶們,再加上年前毛鈺從那些鄉紳手裡搶回來的軍田的訊息傳出去,先前拚命逃離的軍戶們知道舟山來了一個好守備,於是很多人嘗試著回來,有一就有二。葉流雲等人則按照毛鈺事先的安排,對於這些確實屬於舟山幾個千戶所的軍戶進行了登記之後就劃分了軍田。於是越來越多的逃離軍戶開始回來。等到毛鈺從香山澳回來,已經有將近千戶軍戶回到了舟山衛。

毛鈺自然高興,他正發愁軍田多了冇人耕種呢,於是吩咐葉流雲等人繼續去臨近州府購買耕牛和農具。務必要讓迴歸的軍戶耕者有其田,有工具。至於租金和稅負等收穫了糧食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