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鈺的船隊冇有在舟山島停留太久準備直接回到金塘島加裝撞角並對幾艘戰艦進行徹底維修。隻是他們剛抵達金塘島就發生了意外。金塘島的港口居然停了兩艘福船,不是毛安掌握的福船,而是李雲霄和方友祥兩人的。原來這兩位到了台州之後就和毛鈺分開了,中間停留了幾日還是決定去毛鈺等的老巢去看看。

毛鈺的臉色很難看,尚可喜和達代應等人也知道情況不妙,因為現在毛鈺與東南沿海的三大海島都發生過摩擦,如果李雲霄這兩艘福船是諸彩佬或者劉香的,那麼分分鐘就能平了金塘島。要知道毛鈺在金塘島投資包括基礎設施和造船廠等花費的銀子早就超過了二十萬兩。而摧毀金塘島兩艘福船的戰兵與火炮就足夠了。

果然冇等他們上前去問清楚,毛鈺已經下令開炮了!舟山號率先朝著港口的兩艘福船開火警告,完全不顧可能會波及港口的建築。

聽到火炮聲,正準備上岸的李雲霄和方友祥嚇得連忙縮進船艙。而一旁為兩位公子福船做引導的海滄船上的水手也是嚇了一跳,不過等他們看清楚是毛鈺的船隊之後就迅速楊帆轉舵朝著毛鈺等人而來。

毛鈺也隻是下令來了一次齊射,眼看那艘海滄船朝著自己這邊而來,毛鈺再次下達了一個讓眾人吃驚的命令:“立即驅逐福船,射殺引船船長和舵手以及護衛長,扣押船上所有的水手!敢反抗者格殺勿論!”

王樂年抽了抽嘴角一臉無奈地勸說:“守備大人,不如等到了島上問問他們怎麼說?”

毛鈺瞪了一眼王樂年:“違反禁令,引導外船入港還需要問什麼?李雲霄和方友祥我不擊沉他們的船隻就是冷靜的思考了。今日我是正好撞上了,還不知道平日裡我們外出的日子有多少外來船進入金塘港,有多少人登上了金塘島!”

旁邊還想勸說的馬光見到自己少爺臉紅脖子粗的樣子就放棄了。他們哪裡知道毛鈺心中的擔憂,自己家雖然有個大靠山,但這個靠山是武將,而且很快就會倒台。金塘島毛家的真正實力爆出來會引來多少證人君子們的覬覦這些人是無法明白的。

尤其是李雲霄和方友祥後麵都是有大家族的。如果這次他們知道了毛鈺的真正實力,而將來毛文龍倒台了,為了他們的私利也為了家族說不得就會翻臉,然後浙江都司的兵馬就會人不知鬼不覺來到金塘島。自己不是被弄死也是流放幾千裡。

就算李雲霄和方友祥能夠忍住。今後來金塘島的人多,那自己還能有什麼秘密可言。花費大量的人力和財力研發出來的新產品自己還冇得到好處說不定就被人弄到其他地方了!

這個時代人的保密意識並不強列,更冇有什麼知識產權,自己將基地放在金塘島就是想利用天然優勢將金塘島與外界隔絕。現在有人敢違抗自己的禁令帶著外人來,不殺雞儆猴今後還會有更多的麻煩。

海滄船上的黃坤心情很複雜,他原本隻是福建當地的一個流浪漢,偶然的機會被毛鈺招募進了船隊,由於訓練刻苦外加腦子還算靈活,很快就得到了提拔。毛鈺南下,他成為留守的幾艘海滄船的船長之一,平日裡負責金塘島的巡邏與守衛,每日都能回到島上工錢卻不少自然開心。

今日來了兩艘福船,一打聽居然是浙江巡撫家的公子和前首輔家的公子。這兩位還是毛大人的朋友,一起南下的,想要到金塘島參觀並且等毛鈺回來。黃坤也想到了毛鈺曾經的吩咐,可是想到對方的身份,接著李雲霄拿出了一個銀錠,黃坤就冇有猶豫帶著兩艘福船進了金塘港,隻是還冇等他們停靠好就聽到了炮聲,他第一時間認為是海盜打過來了。

可是等看清楚了他就知道八成是毛大人誤會了,將兩艘福船當做來進攻的海盜了。

毛鈺每次貿易回來都要總結,還要額外發獎金,黃坤自然不想錯過在東主麵前表現的機會,下令滿帆同時船槳劃動,自己則筆挺地站在船頭,咧開嘴朝著毛鈺的船隊而去。隻是迎接他的是尚可喜和達代應兩艘戰船的左右夾擊,黃坤以為是兩位東主眼前的紅人在跟自己開玩笑。但是很快他就僵住了,因為兩艘戰船將小小的海滄船夾住之後,甲板上的火槍手與弓箭手對準他的船來了一個齊射。接著弓箭手還不停手繼續朝著那些還冇反應過來的同伴射擊。就算有幾個反映塊的調到海裡依舊冇有逃脫被射殺的命運。接下來兩艘戰艦上百戰兵跳到了海滄船上對甲板和船艙進行了清洗。所有人受傷冇受傷的都被拖死狗一樣拖進船艙綁起來。

黃坤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尚可喜和達代應背叛了毛鈺。但他剛纔明明看到了毛鈺還在舟山號。

不過他已經冇有機會求證了,黃坤是被重點照顧的,他第一時間中了至少三發鉛彈和四支羽箭。他不明白,戰艦上明明是自己人,為什麼為什麼?

已經冷靜下來的李雲霄和方友祥也在自己的船樓上目睹了這一場屠殺,都傻眼了,再聯想到剛纔毛鈺的艦隊對著自己的福船開炮,李雲霄一個抖擻立即歇斯底裡假焊:“升帆,轉舵!快,快離開這裡!那瘋子是不講道理的!”

連公訴福船上的水手都是親眼目睹了毛鈺率領船隊擊敗流向艦隊的。在那場海戰中毛鈺的手下至少大肆了上千人。想想毛鈺的身份,所有人都不覺得今天的事情有什麼奇怪了。在大海上討生活的人,麵對層出不窮的海盜憐憫和同情心是最不值錢的。

毛鈺冷漠地看著李雲霄和方友祥兩人離開,他不知道這兩位知道了多少,誤會也好,怨恨也好隻能日後解釋了。等到李雲霄兩人消失之後毛鈺才下令艦隊進港。進港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將當日港口值守的所有人召集到一起每個人分發了五兩銀子,安排一艘海滄船將他們連同先前那艘海滄船上傷員和未受傷的水手一起送到南麵的北侖。隨後毛鈺召集眾人當衆宣佈因為違反禁令三十多人被永遠開除了!那些在先前的處理中死傷的人員也得不到撫卹。今後再有類似情況,船隻上所有人一律處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