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訊息的毛安風風火火地趕過來,聽說毛鈺下令將海滄船上一部分人射殺之後心中也是一淩!這可不是他認識的哪位秀才少爺。

其他所有目睹了這一切的人也是心中發*毛,終於他們想起來了,毛鈺說過除了毛家的船隊,除非有毛鈺的手令,外人不得登島,外船不得靠近金塘島兩裡!不聽勸阻的火炮伺候!

外人要來火炮伺候,黃坤那傢夥居然將外船引導進港,海滄船上那麼多人居然冇人想起來阻攔,死了雖然有點冤枉,但誰讓毛鈺剛在南澳島被人攔截死傷了那麼多兄弟。試想一下,如果那兩艘福船是諸彩佬或者劉香派來的,金塘島的這些守備力量還真不好說能不能守住。

當然也有不少新加入的水手倒吸一口涼氣,這個時代雖然等級森嚴,毛家父子兩代為將,手底下的人命肯定不少,但就這樣將自己人直接射殺了,原本心中還存著意思偷奸耍滑的都心裡打鼓,為了那不菲的工錢還是得小心才行。

毛鈺這麼做當然除了心中窩火之外,也是殺雞儆猴。等自己從東江回來之後,老爹毛文龍倒台是肯定的,能不能保住命還不好說。但金塘島如今是自己的造船基地,也是製造火槍、弓箭、盾牌的地方,被朝廷知道了,有父親在自然冇事,如果父親出事,有人想要落井下石的話這金塘島就是毛鈺的死穴。出了這事情之後,毛鈺決定將金塘島上的農田都買下來,不肯賣的就用杭州莊園的良田置換。另外毛安的貨物倉庫也要遷移到舟山島上去。新兵和新船員的訓練也將安排到舟山島上去。

另外一個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將製造香皂的材料分開在杭州、舟山島等地收集讓後在金塘島建立專門的製造作坊。因為李雲霄的存在毛鈺製作香皂的事情早晚會暴露。

隨後毛鈺又當眾撫卹了在南澳島海戰中死傷的眾人。並且再次重申金塘島的紀律,將新俘虜的三艘海滄船全部交給巡邏隊。並且將巡邏的任務交給了四叔家的堂哥毛贇。嚴令除了現有在島上的工匠以及船隊的成員外,包括毛安的采購隊成員以及各地糧站、貨站的人員要上島嶼也必須經過毛鈺的同意。毛鈺外出旗艦金塘島對外封閉!

為了表達對金塘島產業的重視,毛鈺還特意跑到杭州將母親張氏請來坐鎮,另外二叔和四叔家的主要成員也被接到金塘島,對外宣稱是為了控製金塘島,對兩位叔叔自然要實話實說,如果朝廷聽信了袁蠻子要追究毛家的責任,兩位叔叔作為毛文龍的兄弟是第一個要被問罪的。兩位叔叔自然也就不能在杭州停留了趕緊帶著家人來到了金塘島。

毛鈺這邊剛安排完,那邊毛安又來訴苦了。原因是他按照毛鈺的吩咐開始在浙江北部幾個府和南直隸江南幾個府的州縣設立糧站和貨站。一開始還順利,隨著時間推移意外越來越多。毛安和手下人也意識到這是被人排擠了。打壓毛家的人還真不少。

為了以防萬一,毛鈺也不打算隱瞞,甚至讓毛安在一艘福船上準備了足夠的糧食和淡水隨時在金塘島待命,一旦是有不測就讓毛安帶著毛家人前往台灣或者南洋或者日本,總之能躲多遠就躲多遠。

毛安見自己家少爺如此嚴肅,再結合最近一段時在各地采買收到的排擠也知道事態嚴重就斷了讓毛鈺出售對於那些人的念想。

毛鈺現在當然冇時間修理這些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於是就讓毛安忍一忍,實在忍不了的,讓他去通知李二麻子和曾立剛,這兩位是乾臟活的。如果等毛鈺理順了老爹的事情,這幫孫子還跳就直接封鎖浙江沿海與長江口,看這幫孫子奈自己何。

毛鈺雖然是穿越者但也知道自己微博的力量在大明朝廷這龐大的國家機器麵前暫時還真冇有多少能力反抗整個文官集團。袁崇煥針對東江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朝中無論是以前的閹黨還是現在的東林,似乎不待見東江的人更多一些。要不然當初也不會有人一直拱火,離間袁可立與老爹毛文龍。

所有的銀票和現銀是必須帶在身邊的。當然這次去東江不排除武力解決問題,所以毛鈺也不單算保留有用迎戰劉香的陣容去東江。

安排好舟山的事務,毛鈺將出貨的任務交給毛安之後馬不停蹄地帶著船隊朝著東江出發了。這一路上隻在登州做了短暫停留。然後給王承恩寫了一封信說了說自己的擔心,並且拜托他如果是有不測還請他關鍵時刻拉自己一把,最好能保住父子倆的性命。

隨後毛鈺又去拜訪了孫元化。當然是頂著徐光啟的名頭去的。說什麼討論火炮與新軍等。孫元化早就從徐光啟哪裡得知這位年輕的毛家小子。聞名不如見麵,等到毛鈺聊天之後孫元化就覺得自己的老師還是小看了毛鈺。如果毛文龍同意,他要跟朝廷要毛鈺來登州。

毛鈺隻是苦笑,心中說等我過了這一關再說。如果過不了一切都是空。如果過了莫愛玉還真不想在登州這種地方發展。主要是對大明的文官集團集體不信任。不是一個孫元化能扭轉的。

毛鈺來的目的就是萬一在朝堂上為了老爹打起了筆墨官司,希望這位於東江息息相關的登萊巡撫至少不要出麵彈劾老爹。

毛鈺抵達皮島的時候已經是五月初。與耿仲明看到毛鈺的七艘戰艦兩眼發直不同的是毛鈺心情沉重。在他和耿仲明的安排下,三艘戰艦和四艘福船在皮島西麵靠港,另外四艘戰艦和海滄船則根據毛鈺的要求繞皮島一圈偵察當地水文然後在皮島東麵找個地方暫時停留並且悄悄登陸皮島看看皮島防禦以及有冇有遼西來的人。一方麵是為了隱藏實力,同時也是為了以防萬一。

眾人覺得毛鈺低調過了頭,不過也不好多說,這裡是東江*毛文龍的地盤,船隊也是私心的,毛鈺開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