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文龍想了想點點頭,笑了。毛鈺船隊的發展速度確實讓毛文龍意外。總聽說海上賺錢快,冇想到一年半的時間毛鈺就擁有了七八艘福船,光是這些船的價值就有十萬兩了。當然如果他知道毛鈺花了將近四十萬購買和建造七艘戰艦,名下的大小船隻已經超過三十估計也會嚇一跳。

“還有,這皮島的守衛平日裡是誰在負責的?”毛鈺又想到一個問題,嚴肅地問自己老爹。

“是承祿,他是皮島參將,怎麼啦?”

“哦,知道了。那父親在這島上除了他還有那些可靠的人?”

“有德,仲明都是為父的養孫,從小栽培一手提拔的。還有尚可喜的兄長尚可義,還有永俊……”

毛鈺一邊認真地記錄著這些人的名字一邊旁敲側擊如今皮島的情況。結果讓毛鈺很不安,因為他從港口來,尚可喜跟他說明顯多了不少遼西來的,應該是關寧軍的前哨人員。或者說是袁崇煥暗地安排混入皮島的!

在耿仲明看來袁崇煥為了自己的安全提前安排一些人到皮島也正常。毛鈺卻不這麼想,防守和進攻是不一樣的。這次袁崇煥來皮島是進攻的,那麼提前進來的人就是打聽情報和拉攏可以拉攏的人,分化東江隔離毛文龍是這些人的目標。

如果袁崇煥冇有彆的心思,一個巡撫來東江還要擔心自己的安全?他出了事整個東江從毛文龍到普通士兵怕是都落不到好。

毛鈺不確定毛承祿為什麼冇有跟父親彙報,不管關寧軍是不是自己人,東江孤懸海外,有其他地方鎮的軍隊前來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情。身為中軍參將、毛文龍家丁統帥、最大最信任的義子,如果毛承祿不可靠,那老爹的處境就非常危險。

因為心中有事毛鈺這次可冇跟以往一樣在皮島住下後就去看自己的木材。而是挨個拜訪父親毛文龍所信任又在皮島的人。毛承祿對毛鈺依舊十分客氣,拿出了毛大的樣子耐心的問起毛鈺每次南來北往的事情,一再叮囑毛鈺出海要謹慎。毛鈺完全看不出這位父親的養子有何異常。

孔有德就簡單得多,聽說港口新來的那些遼西人大帥不知情就站起來要去找毛承祿的麻煩被毛鈺勸住了。

“關寧軍那些雜碎典型的炸營鐵騎,出賣隊友他們最在行,也不知道怎麼的跑到皮島來了。反正乾不了好事就是了,我這就去稟告大帥讓人把這些王八蛋趕下海!”

“聽說袁軍門要來,說不定港口那些遼西人是為了他的安全,所以提前來皮島。這本就不是什麼大事,承祿大哥也是不想父親操心就冇有彙報。你就彆去煩父親了,我和母親都想勸他急流勇退,可惜她不肯。”

“少爺,你怎麼能這麼想?大帥真值壯年,東江一日也離不開他老人家。為什麼要急流勇退?”孔有德聽說毛鈺要勸說毛文龍歸隱頓時急了。他好勇鬥狠和年輕的毛文龍差不多。不過由於年齡原因他如今在東江軍中還隻是一個千戶。比起毛承祿、劉愛塔、陳繼盛等人來差得遠,但他相信憑藉自己的本事,隻要毛文龍一直在東江他很快就能趕上來。

毛鈺苦笑,心說你要知道袁崇煥那個蠻子準備要父親的命估計也會勸說他急流勇退的,嘴裡也不能明說隻好說道:“父親在東江建鎮雖然對朝廷有利,卻分潤了關寧軍的軍餉,影響了他們和他們背後的東林君子的利益。東江軍這邊動靜越大,勝利越多就對關寧軍的威脅越大。這是戰略路線之爭,是軍費流向之爭,說到底還是利益之爭。”

孔有德睜大了眼睛看著眼前的這位少爺,他一直不明白為什麼朝廷的文官除了袁可立那個老頭幾乎全部都是在為難東江的。他以前單純的以為隻是文武之爭,這文官因為冇有得到東江足夠的孝敬才如此,現在聽毛鈺這麼一說背後一股涼意升起來。

如果真的按照毛鈺說的,那幫東林君子豈不是巴不得毛帥死,巴不得解散東江?那麼那些港口的關寧軍是來乾什麼的?

看到孔有德反應這麼大,毛鈺笑著說:“不是我危言聳聽,父親年紀大了,退了也就退了,回杭州自然也短不了他的用度。隻是可惜了你們這些年輕有為的東江將領,說到底還是父親耽誤了你們啊。如果你們去遼西或者去登萊說不得還會有一個好前程。”

孔有德眼珠子一瞪有毛鈺不高興:“少爺你這是說的什麼話,孔某是那樣的人嗎?大帥栽培我等,我等粉身碎骨也來不及報答,大帥真是要回了杭州,某跟著去杭州做個護院就是。乾什麼鳥前途的,大帥就是我的前途。”

毛鈺搖搖頭:“很多事情由不得你我,也由不得父親。入金天子年幼,文官集團看東江不順眼已經久已,東江出事隻是早晚。”

“那是朝廷諸公瞎了眼,關寧軍每年吃了朝廷多少軍餉,擠出一點點給東江,東江肯定能夠進行大反攻,說不得那日就打到瀋陽收複遼東,隻要關寧軍的三分之一,不,十分之一就夠了!”

“你都說了要十分之一,給了東江遼西關寧軍就少了。再說既然有了關寧軍為何還要東江軍?”

“這……”

“這事你也彆太沖動,我們且看看朝廷和那袁蠻子如何出招。不過這幾日你也收攏一下人手,召集些信得過的兄弟以防萬一。”

“這個請少爺放心,在東江誰敢動大帥,我第一個將他腦袋擰下來。”孔有德信誓旦旦,他不知道的是不久之後還真有人敢動大帥。隻是他冇機會將那人的腦袋擰下來。那個人隻有皇上才能動!

接下來兩人又聊了一些福建沿海的海盜的故事,聽毛鈺說如今的戰鬥已經是動不動就出動上百艘海船,孔有德又開始興奮,問毛鈺能不能給東江留下一艘戰艦,下次等李永芳那孫子帶著內河船隊再出現在渤海灣也能好好教訓一下。

毛鈺笑說就算我將全部戰艦留在東江,指揮海戰的也是耿仲明,跟你沒關係。孔有德頓時泄了氣不說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