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文龍冇想到袁崇煥還來這一手,兩人的隨從們也是紛紛驚訝不已,這袁大人刻真是為國為民啊,於是眾人都叩頭道謝。

就在眾人以為袁崇煥準備你好我好就此離去的時候,袁崇煥突然變臉,就此詰問毛文龍幾樁違令的事情,這些都是陳年舊事,朝中也有禦使彈劾過毛文龍,不過都冇太順利過關了、

如今袁崇煥舊事重提毛文龍已經十分看不起這位處處謙恭的遼東巡撫,很是隨意地以遼東將士軍餉糧食不足為理由辯解。

袁崇煥終於找到了大義,立刻翻臉,高聲喝斥毛文龍,召來伏兵讓人扒下毛文龍的帽子和袍帶,把他捆了起來,幾個毛姓的隨從也是同樣的下場。

袁崇煥冷笑著看了毛文龍和幾個隨從一眼,最終停留在毛文龍身上說:"你有十二條該斬頭的大罪,知道嗎?按我朝祖宗定下來的製度,大將領兵在外,必須接受文官的監視。你在這邊一人專*製,軍馬錢糧都不接受覈查,本官先前也曾勸過你,你卻嚴詞拒絕了。一該殺。大臣的罪冇有比欺騙君主更大的,你送上戰報奏章全都矇騙,殺害投降的士兵和難民,假冒戰功,二該殺。大臣冇有自己的將領,有則必殺。你上書說在登州駐兵取南京易如反掌,大逆不道,三該殺。每年餉銀幾十萬,不發給士兵,每月隻散發三鬥半米,侵占軍糧,四該殺。擅自在皮島開設馬市,私自和外國人來往貿易危害朝廷,五該殺。目無法度,部將幾千人都冒稱是你的同姓,副將以下都隨意發給布帛上千匹,走卒、轎伕都穿著品官官服和袍帶,六該殺。從寧遠返回途中,劫掠商船,自己做了盜賊,七該殺。強娶民間女子,不知法紀,部下效仿,使得百姓不安於家,八該殺。驅使難民遠遠去幫你盜竊人蔘,不聽從的就被餓死,島上白骨累累,殘暴害民、罪行昭昭九該殺。用車送金子到京師,拜魏忠賢為父,並在島上雕塑他加冕冠的肖像,依附閹黨為其張目為虎作倀十該殺。鐵山一戰敗北,喪師不計其數,卻掩敗為功,十一該殺。設鎮八年,不能收複一寸土地,坐地觀望,姑息養敵,十二該殺。"

袁崇煥吐沫橫飛宣佈完後,毛文龍喪魂失魄,他終於承認自己小看了文官的嘴炮,承認了袁蠻子這個外號不是隨便起的。氣得說不出話來,他後悔了。後悔冇聽兒子的話,冇想到這個袁蠻子開口閉口該殺,看來這位早就有殺人之心。不過直到現在毛文龍還是不相信袁崇煥敢私自殺他,無非是想要威脅自己讓自己讓步,如果自己不讓步就要麵臨無休止的彈劾,好漢不吃眼前虧!禦史們都能鳳聞奏事,何況現在是有人故意找事。

於是毛文龍乾脆不再辯解而是隻是叩頭請免他一死。這也是文武爭鬥的時候一般的武將隻能采取守勢力。武將雖然有兵,但文官有朝廷撐腰。

袁崇煥見得到毛文龍服軟心中歡喜,不過他並不是他的最終目的。禦使讓人召來毛文龍的幾個部將,這其中有毛承祿、毛承作、沈士奎等人見到這情景一個個瑟瑟發抖,袁崇煥很是得意問幾人道:"毛文龍這樣的罪狀,該不該殺他?"

大家看到袁崇煥帶來的關寧軍隨從,寒光閃閃,這幾人都不是什麼大丈夫怕得唯唯諾諾,全然忘記了自己都是毛文龍提拔的,甚至還有兩個是毛文龍精心栽培的養子。

最終還是毛承祿站出來,作為毛文龍最大的養子,最器重的副手,最有前途的手下應該說些什麼,於是跪下來對著袁崇煥拱了拱手說道:“軍門息怒,毛帥雖有小過,卻也數年寒苦東江從無到有很是不易。還望軍門念其功勞饒恕他吧。”

這樣的話綿軟無力,尤其是一個武將麵對一個巡撫自然也屬於正常,尤其是袁崇煥身邊的遼西關寧軍將士一個個躍躍欲試。毛承祿如此口吻顯然完全不能對當前局麵有任何影響。

袁崇煥瞪了一眼毛承祿訓斥道:"毛文龍本是一個平民百姓罷了,官做得最高,全家都得以蔭封,足夠報他的辛勞了,他怎麼就這樣悖亂違逆呢!爾等全是他的黨羽平日裡為虎作倀個個都罪該萬死!"

毛承祿聞言耷拉著腦袋不敢再言,袁崇煥再看看其他幾個副將、參將,一個個都跟鵪鶉一樣頭快低到褲襠裡了知道時機差不多了,袁崇煥接著就磕頭請求皇帝的旨意說:"我今天殺毛文龍以整頓軍紀。將領中間有和毛文龍一樣的,都要殺了他們。我在東江不能成功的話,請皇上也像殺毛文龍一樣殺了我。"

跪拜結束,袁崇煥一臉的悲憤,接著就想著取下尚方寶劍在帳前把毛文龍的頭砍下來。

毛文龍目瞪口呆,毛承祿等副將、參將也是目瞪口呆。他們以為袁崇煥如此滔滔不絕也不過是在氣勢上壓住毛文龍讓他在接下來的動作配合。這樣一來袁崇煥要設置什麼監司,要提拔誰貶誰都是他袁崇煥一句話,所有人包括跟著袁崇煥來的關寧軍將領都冇想到袁崇煥淨拿出了尚方寶劍準備在這裡直接砍了毛文龍。

這是多麼瘋狂的舉動!不說這些罪名莫須有,就算是毛文龍十惡不赦,堂堂左都督,一鎮總兵無論如何也要押送京城會審,皇上硃批纔可。但是就是麵對這樣瘋狂的巡撫,在場的關寧軍和東江軍的是幾個將領和許多勇敢的士兵冇有一個人乾有異議。這也充分體現了大明朝文官的至高無上的地位。

見到眾人吃驚的表情,袁崇煥更是肆無忌憚,他原本今日想要拿下毛文龍的人頭需要一番惡戰,冇想到這東江幾位將領如此懦弱,毛文龍看來也不是想象中的在東江一手遮天。看來這位總兵官即將為他的桀驁不馴和狂妄自大付出生命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