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紫禁城,新皇朱由檢這段時間過得可謂是一會戰戰惶惶汗出如漿,一會戰戰兢兢汗不敢出。他的祖父萬曆皇帝不喜歡自己的父親,一心想要立福王為太子。自己的母親在宮裡更是地位低下並且因為小錯被父親杖斃,小小的朱由檢從此冇有父愛也冇有母愛。

他聽聞幫助自己父親穩固太子之位的東林黨人發現他並不願意按照東林黨人的那一套來做,於是就有了一個月皇帝暴斃,然後就看到自己的皇兄如何抬舉魏忠賢處處打壓東林黨人。然後自己的皇兄年僅二十三就暴斃了。

大明一朝對待親王就像養豬一樣的,朱由檢冇有受到過係統的皇儲教育,也不知道自己如何才能讓東林黨人滿意,同樣也不知道魏忠賢會不會成為趙高那樣的人。

所以進宮後他聽從了嫂子的意見不吃宮裡麵安排的食物,餓了悄悄第拿出藏在袖子裡的乾糧啃幾口。困了拿過來侍衛們的寶劍抱著睡覺。這樣過了幾天逐漸地將新王府的隨從們帶進宮裡已保障自己的安全。

與皇帝朱由檢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不同的是曾經權傾天下的九千歲魏忠賢也很小心,不過他是小心地試探著小皇帝,魏忠賢深刻地認識到他所有的權利都來自皇帝,所以他想要和以往一樣風光就必須再次獲得新皇的信任,可這又是何其困難的一件事情。不過為了自己的榮華富貴他還是決定努力嘗試討好新皇。

天啟帝臨死前叮囑崇禎帝說,魏忠賢“恪謹忠貞,可計大事”。這話朱由檢聽到了,魏忠賢也聽到了魏忠賢為此高興了很久,但很快就發現小皇帝根本就冇有當回事。

當時,魏忠賢以司禮秉筆太監提督東廠。魏忠賢的親信田爾耕為錦衣衛提督,崔呈秀為兵部尚書。朝廷內外遍佈魏忠賢的死黨。

初登大寶的崇禎像天啟帝一樣,優待魏忠賢和客氏,但是魏忠賢始終無法猜透朱由檢的心思,於是送一些美女給崇禎。崇禎不好色,對美色毫無興趣。但怕引起魏忠賢的疑心,於是將送來的4名女子全部留下,仔細搜身,發現4名女子的裙帶頂端,都繫著一顆細小的藥丸,宮中稱為“**香”,實際上是一種能自然揮發的春藥。

魏忠賢一計不成,另生一計,就派一個小太監坐在宮中的複壁內,手中持“**香”,使室中自然氤氳著一種奇異的幽香,以達到催情的效果。這一招,同樣被崇禎識破。對此朱由檢大發感歎:“皇考、皇兄皆為此誤矣!”

眼看著日子一天天過去,魏忠賢乾脆采用更露骨的試探方式。授意一些無恥的臣工們不停地上疏,為魏忠賢大唱頌歌。山東巡撫李精白就是心領神會的中堅之一。崇禎讀這些奏疏的時候,總是“且閱且笑”。中二少年不明白為什麼滿朝文武有這麼多不要臉的**裸滴巴結一個閹人。

眼看著皇帝不為所動,於是魏忠賢向皇帝上了一道《久抱建祠之愧疏》,向皇帝請求停止為他建造生祠。崇禎的批覆不溫不火:“以後各處生祠,其欲舉未行者,概行停止。”這種順水推舟之舉,抑止了朝野上下對魏忠賢的崇拜,又不致引起魏忠賢的惱怒。

另一方麵崇禎還不斷嘉獎魏忠賢、王休乾、崔啟秀等人。自然這是在等候時機,暗暗設法削弱魏忠賢的影響力。

與此同時朝廷中的大臣們,都在尋思保全自己的良策,有投機的,有不動聲色的,有冒死直諫的。不過出人意料的是最後倒魏,竟然首先是由魏忠賢的黨羽發動的。十月十三日,禦史楊維垣上疏彈劾崔呈秀,卻美化“廠臣”魏忠賢——“呈秀毫無益於廠臣,而且若廠臣所累。蓋廠臣公而呈秀私,廠臣不愛錢而呈秀貪,廠臣尚知為國為民,而呈秀惟知恃權納賄。”崔呈秀在魏忠賢將門下號稱“五虎”之一,是魏忠賢的得力乾將。而且,由於是魏忠賢的親信,崔呈秀的兒子崔鐸雖然目不識丁,居然中了進士。

除去崔呈秀,等於斷了魏忠賢一臂。朱由檢當然不願意錯過送過來的刀子,於是下詔免除崔呈秀兵部尚書一職,令他回鄉守製。這掀開了倒魏的大幕。

聞風而動的官員們彈劾魏忠賢的奏疏接二連三地出現。崇禎帝一直不動聲色,任由臣工們攻擊魏忠賢的浪潮一波勝過一波,中間還得麵對魏忠賢的哭訴。

不過很快新皇帝就下定了決心,十月二十六日,海鹽縣貢生錢嘉征上疏疏,列舉魏忠賢的十大罪狀:一、並帝;二、蔑後;三、弄兵;四、無二祖列宗;五、克削藩封;六、無聖;七、濫爵;八、掩邊政、;九、傷民財;十、褻名*器。

於是,朱由檢決定立即開始行動,他先召魏忠賢,命令太監當著魏忠賢的麵宣讀錢嘉征的奏疏。魏忠賢跟著天啟皇帝乾了不少壞事,如今換了新皇帝自己位高權重遭人彈劾是早就有心裡準備的。

看著小皇帝嘴角若有若無的笑容,魏忠賢知道這次事情不妙,於是立即去找他的賭友——原信王府太監徐應元,討教對策。

徐應元勸魏忠賢辭去爵位,也許可以保富貴。魏忠賢思來想去覺得也隻有以退為進這一招了,或許這樣還能贏得新皇帝的信任,隻要信任還在就能東山再起,於是次日,魏忠賢請求引疾辭爵,朱由檢早就等著這一天了,毫不猶豫大筆一揮,準了!

魏忠賢哭天搶地跪謝皇恩然後苦逼兮兮地回去準備離宮了,但朱由檢並冇有因為魏忠賢的這番舉動而減少對於魏忠賢的猜忌,相反他總覺得這樣處理魏忠賢自己很不爽,又聽聞是自己信王府裡的老人給魏忠賢出的主意,心中就更加不快,於是將徐應元召來斥責一番並再次將魏忠賢貶往中都鳳陽祖陵司香。致此魏忠賢算是徹底倒台,因為守皇陵怕到死也不能離開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