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新加入船隊的遼東人都忍不住在船頭歡呼,他們看著真嵐的大海,暢想著美好的未來。因為在他們看來毛鈺這船隊在大海上應該是無敵的!

不過船隊很快就到了意外,剛離開皮島半天就在海上遇到了敵人。剛發現東北方向追上來船隻的時候眾人都以為是袁崇煥後悔了準備派兵在海上消滅毛文龍。等看清楚了船上的旗幟,耿仲明破口大罵!

因為來的是後金內河水師,這支船隊是撫順額駙李永芳統帥,平日裡根本出不來遼河。出來一旦被察覺就會麵臨關寧軍和東江軍的兩麵夾擊。建奴騎兵厲害,到了海上卻還不是耿仲明那幾艘漁船的對手。不過這次耿仲明是辭官跟著毛文龍自然不能帶走東江的水師。袁崇煥剛剛帶著遼西水師回去,東江大部分船都去送這位軍門了。自然也不會來支援。耿仲明甚至懷疑是袁崇煥給建奴通風報信。

對此達代應的感覺就是送人頭的來了,笑著拍了拍耿仲明的肩膀問道:“你知道我們來東江之前在南澳島遭遇劉香多少船?”

耿仲明白了他一眼:“我哪裡知道,你彆看李永芳的船小,螞蟻咬死像。建奴這是傾巢出動了至少有五六十艘船。”

“少年,你看著吧。少爺帶著我們對付這樣的敵人隻需要一回合就夠了。”達代應用一個很是不屑的微笑迴應了一臉擔憂的耿仲明。

兩人正說話間,毛鈺旗艦上的紅旗揮動,那是戰船集結的信號,接著是藍旗揮動商船和護衛的海滄船脫離戰船。

片刻之後七艘戰艦紛紛調轉方向迎著建奴的船隊而去。而四艘福船和六艘海滄船則原地掉頭組成陣型跟在後麵。

為了舒適從皮島出發的時候毛文龍是在福船上的。也是最早發現建奴的。當他看到東北方向密密麻麻地船隻的時候也是皺起了眉頭。不過和建奴鬥了幾十年的他冇有耿仲明那麼暴躁,他隻是默默地觀察著自己兒子船隊的應對。因為他對兒子對他的出啊對太陌生了。很快他就看到七艘大船脫離隊伍迎著敵人而去,他剛想提醒一下卻發現其餘三艘福船和幾艘海滄船將他所在的福船圍在了中央。毛文龍扭頭問自己的侄子毛錚:“承鬥每次遇到海盜也這麼蠻乾嗎?”

毛錚苦笑:“伯父,你可是小看小五了。不光是你,浙江、福建沿海的那些海盜都小看了他,小看他的結果就是被他揍得滿地找牙。就在三月份我們從香山澳回來的時候,大海盜劉香帶了八十多艘海盜船來攔截我們。那些海盜可是比李永芳這些船厲害多了。每一艘船上都裝有幾門佛郎機,整個船隊足足有兩百多門呢。而且海盜們也有火銃、弓箭。”

毛文龍神情一肅等著毛錚的下文。

毛錚也不敢繼續賣關子說道:“結果就是我們乾翻了海盜,俘虜九艘海盜船,打死打傷海盜將近兩千。我們自己這邊戰死五十多人,傷了三百多不過多是輕傷。今日還是那幫人,再加上伯父你的一千多家丁親衛,閉著眼睛也能猜到那李永芳在劫難逃。”

看著毛錚自信滿滿的樣子,再看看周圍那些護衛一個個臉上洋溢著笑容,壓根就冇大戰臨近的緊張和不安。毛文龍知道自己確實小看了這個兒子,小看了他這支船隊。

戰鬥的發展如毛錚說的那樣。這次確實是李永芳帶隊,當他從千裡眼中看到十幾艘大船的時候興奮不已。這些船裝的估計就是毛文龍這些年在東江搜刮的財物。撇開這些不說,光是這些船得到了估計今後這渤海灣就是後金國的了。

當李永芳看到對麵的船隊居然分兵,隻有七艘迎上來,更加確定,能戰之兵怕是全部在這幾艘船上,後麵的應該就是毛文龍的家眷了。於是毫不猶豫地下令船隊衝上去包圍對麵的幾艘大船。同時他還冇忘記讓手下人對船輕著點不要弄壞了他的大船。

李永芳想得很美,安排也和周到。不過迎接他和整個船隊的是七艘戰艦250多門火炮的齊射!而且是整個七艘戰艦進入船隊中的時候纔開始齊射。然後是兩三分鐘一輪的齊射。整整四輪過後,兩支船隊交錯而過。

李永芳回頭看是發現是自己的船陣被鑿穿了!他在陸地上見過女真騎兵這樣鑿穿明軍步兵戰陣。今天居然輪到了自己。不等他反應過來,旁邊就有人提醒他:“額駙,我們至少有十三四艘船嚴重進水,這樣乾看著捱打不行啊。敵人的火炮太猛烈了。”

李永芳雖然不習水戰,但也知道這些小船嚴重進水意味著什麼。這等於是說人家一個照麵就給自己來了個下馬威,將近四分之一的呃船隻失去了戰鬥力。

稍加思考之後李永芳下令各船放棄陣型,迅速包圍附近的船隻進行近戰。隻是毛鈺當然不會給他機會,七艘剛加裝了撞角的戰艦在李永芳的船隊中橫衝直撞。船上火炮、火槍、弓箭齊射。幾乎冇有任何困難地片刻之後之後再次將李永芳的船陣鑿穿。

這次連李永芳的旗艦也遭受了三發炮彈,並且在試圖靠近一艘戰艦的時候被猛烈的火槍和弓箭手居高臨下射殺了將近三分之一的水手。

李永芳頓時感覺不妙,這哪裡是什麼冤大頭,袁崇煥送過來的訊息是毛文龍也有七八艘大福船,隻有其中四艘有安裝佛郎機。加起來不過十幾門火炮對於勇敢的後金勇士來說冇有難度。

但是兩輪下來,就將近有一半的船隻無法參戰,船上的水手被湧進來的海水嚇得驚慌失措。其他免於被火炮射中的船隻上的水手卻在靠近戰艦的時候被密集的火槍與弓箭射殺,死傷慘重。

李永芳第一時間想到了逃跑。隻是毛鈺哪能讓他如願,在麵對劉香八十艘海盜船都從容迎戰的水手們也不會答應啊。

因為李永芳的內陸水師在大海上簡直就是送菜的啊。船小船身低矮,還冇有任何火炮。他們想跳幫也要有機會才行。原本毛鈺這艦隊埋怨是2400人,這次毛文龍的家丁被分配到個船上,每一艘戰艦至少增加了五十名弓箭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