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怎麼分,所有人,尤其是剛從東江跟過來的遼東兵都是很開心,因為夥食是真好。每月有軍餉,遇戰事額外加賞。弄得毛文龍聽了都有點尷尬。如果朝廷放開,毛鈺用這個待遇去東江招兵隻怕是整個東江三萬人全部跟著毛鈺來舟山了。

在毛鈺的勸說下毛文龍夫妻以及兩位叔叔答應在年前暫時不回杭州,因為他們在毛鈺就可以放心離開金塘島。他是舟山衛守備,舟山島自然也是要經常去的。

葉流雲等人冇有讓毛鈺失望,可能將他們拉到戰場上會嚇得腿肚子發軟,但做農活都是很在行的。事實上現在葉流雲等幾個百戶乾的都是以前千戶乾的活。手下的軍戶越來越多。軍田12萬畝,目前隻有是一個百戶是完成了建製的。這還得益於毛鈺出手大方購買和打造了大量的農具,又送來了大量的耕牛,賬目是記下來了卻冇問軍戶們收錢,說是等糧食收了看情況用糧食抵。而對於軍戶手裡的糧食毛鈺已經吩咐下去,完租之後願意出售的,毛鈺全部按照市價收。

毛鈺還專門參加了幾千畝土豆收穫的現場,並且認真計算了產量,雖然是新開坑的旱地,但是土豆的產量超出了眾人的想象。少的七八石,多的十一二石。雖然冇有達到毛鈺聽說的三四十石的畝產。但彆忘了這是新開坑的旱地,還冇有優選種子。那些軍戶們紛紛表示明年一定擴大種植規模。毛鈺則擔心熱土豆種子的問題,一再告誡葉流雲等人要選那些個頭小的,然後明年最多種植兩萬畝,不然萬一種子的毒素太多失收了就嚴重打擊大家的積極性。同時也讓衛所軍戶們開始收集農家肥。尤其是建造廁所的問題,有條件的一定要將生活廢水和牲畜的糞便收集起來處理。還有日常的燒荒……

最後讓所有人安心的是毛鈺歡迎所有船員和工匠的家眷前來舟山,其中已經預備讓毛安在金塘島和舟山島同時開設幾家被服廠和養豬場,同時鼓勵家眷們自己開雜貨店、養豬等。毛鈺負責銷路,總之隻要有利於船隊安定的毛鈺就捨得投入。

安排好一堆雜事,毛鈺決定趁著冬季還是要多跑幾次香山澳。不然人越來越多,他跟毛文龍說基本上三次南下就能養活這些人,其實還是有點誇大的。這兩年大部分時間他是在吃老本。如今從魏忠賢哪裡弄萊的銀子已經砸出去一小半。花這麼武裝自己的船隊還不是想多賺點錢。

孔有德和尚可義被留在金塘島駐守。雖然方從哲已經明確朝廷不會動毛文龍,但毛鈺不想將自己的身家性命掌握在彆人手裡、連同毛文龍日常護衛200人,金塘島日常巡邏200人毛鈺給兩人留下200遼東精兵,足以應付朝廷衛所兵兩千人以下規模的圍剿。舟山島那邊也安排了20多軍士長負責招募和訓練新兵。

耿仲明終於如願以償地成為新交付的自造戰艦的船長。他和尚可喜兄弟關係頗為複雜,看到比自己小的尚可喜如今的風光模樣,耿仲明比孔有德還要鬱悶。如今終於再次有機會與尚可喜一較高下了。

毛永俊則在毛文龍的乾涉下成了另外一艘新戰艦的船長。九艘戰艦、四艘福船和六艘海滄船共計3000多人。如果諸彩佬和劉香不開眼,毛鈺不介意南日島、南澳島一日遊的。

送行的時候毛文龍和張氏都有點恍惚,這就是他們年僅十八歲的兒子。毛鈺的兩位叔叔和幾個舅舅也是感慨。看著船帆林立的港口還有高大戰艦上站得筆挺的海員,任何人心裡的衝擊都不是一時半刻能夠平息的。

途徑邳山島和大陳島的時候毛鈺也做了短暫停留。看到越來越多的戰艦李二麻子和曾立剛是慶幸自己被毛鈺詔安的。不然這三百多門大炮來一次齊射他們當初的海島可能就直接消失了。毛鈺對二人也冇有特彆要求,一方麵就是新成員一定要送到舟山去輪訓,吃住毛鈺負責。另外就是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弄出人命。

對此兩人也不是十惡不赦的惡棍自然滿口答應。尤其是曾立剛,他眼看著李二麻子的船越來越多,手下也越來額越多心裡發急,幾次提出要帶領邳山島全體加入毛鈺的船隊。毛鈺冇有答應,不過也給他留了一絲希望,說等機會。

李二麻子和曾立剛也是聰明人知道這位守備大人是怕朝廷猜忌。一個守備有這麼多人船還收留海盜被人彈劾是很麻煩的。

毛鈺刻意交代兩位海盜的就是自己父親辭官在家,肯定會有人針對毛家的產業,尤其是糧站。椒江漕幫估計也會受到一點影響,毛鈺要求兩位在陸地上儘量忍讓。到了海上就絕不退讓!

毛鈺的戰艦對其他人有隱瞞,對洞頭島則是開放的。因此洞頭島的楊六還是那個態度希望毛鈺儘快下定決心合力擊敗諸彩佬。這兩位不知道從哪裡得到訊息知道毛鈺身邊的王樂年與諸彩佬有仇就想著通過王樂年來遊說。王樂年雖然恨不得當場撕碎諸彩佬,但經曆幾次海戰之後他也知道了福建沿海海盜們的實力。尤其是聽說實力最強的鄭一官隨時可能支援的時候就接受了毛鈺的兩年內剿滅諸彩佬的安排。

上次南澳島海戰重傷的海員當中有十六人冇有搶救過來。毛鈺讓人記錄下來按照規矩發放撫卹金。另外有十八人恢複不錯可以歸隊。其他人則多少有點殘疾不再適合跑海,毛鈺答應等從香山澳回來帶他們回舟山好歹也要安排一個工作。當然重傷的補助是當場就發放的。這一番操作看得那些新加入的成員目瞪口呆。

泉州依舊太平,不過許心素透露了一個訊息。福建今年全境大旱,西部山區災民眾多,紛紛逃離家鄉。有些則嘯聚山林,巡撫和總兵大人都為此煩惱,因此更加不可能出兵南日島。相反因為大量的難民湧向沿海,總兵大人擔心對岸的鄭一官趁機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