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鈺默默地聽著,心裡卻在回憶,按照後世的史書記載,這時候的鄭一官正是飛速發展的時間。依靠大量的難民鄭一官在劫掠沿海的同時獲得了大量的人遷往台灣。並且最終與福建水師爆發戰爭。

結果卻是福建水師一戰全滅,從此福建沿海成為了鄭一官海盜集團的天下。許心素戰死,總兵俞谘皋下獄,巡撫南居易去職。後熊文燦接任巡撫,招撫鄭一官。鄭一官從次成為半官半盜無人限製肆無忌憚。

想起自己在上海擊潰了隸屬鄭一官的兩千倭寇,從而讓鄭一官推遲了大規模劫掠福建沿海的腳步。如果自己再不抓緊時間,或許曆史還是會重演。

所以毛鈺打算回航的時候開始在廈門和泉州等地大量招募工匠、民夫以及種田的百姓。這些人能少給一些鄭一官就是賺。

香山澳的葡萄牙總督和傳教士們都在翹首以盼等待毛鈺船隊到來。毛鈺還是非常謹慎地安排戰艦三批次輪流進港。

裡卡多惦記的是毛鈺的貨物,漫長的夏季受到颱風影響前來的商船本來就少,再加上毛鈺等人在浙江沿海的乾擾,能夠順利抵達香山澳的商船比往年少了將近一半。因此現在香山澳本地的商人什麼都缺,這樣總督大人就有興趣壟斷江南來的三大寶。

傳教士們則是著急出貨,他們想儘各種辦法幫毛鈺從歐洲弄來了大量的機械和工具,目的就是獲得去江南傳教的支援。對此毛鈺自然冇有絲毫心理障礙。不過這些白皮傳教士的心還真黑。什麼車床,膛床等都是五百兩一台,小一點的也要一兩百兩,總之讓毛鈺有點想殺人!最終毛鈺經過一番討價還價花費了三萬多兩白銀將這些機器打包。並且承諾回到舟山島幫忙這些傢夥選地建造一座教堂。這些傳教士們千恩萬謝表示毛將軍有什麼需求儘管提,隻要這世界上有的一定給弄來。

毛鈺還真有,那就是橡膠樹和橡膠種子。傳教士們紛紛拍著胸脯說肯定辦好。並且派遣以羅本教父為代表的的十人傳教團跟著毛鈺回舟山。

就在毛鈺耐心等待出貨的時候,又迎來了兩撥特殊的客人。其中以斯內德為特使的荷蘭人的到來讓毛鈺有點意外。斯內德當然坐著商船來的。荷蘭人覬覦香山澳多年,葡萄牙人自然不會讓荷蘭人的戰艦進港。武裝商船也不行!

當斯內德見到毛鈺時還是有點意外,因為在劉香的描述裡毛鈺海戰很厲害,擁有大量泰西戰艦。劉香當然不會說自己為了搶劫毛鈺結果被毛鈺崩掉了好幾顆牙。他給荷蘭爸爸彙報的時候說的是為了替荷蘭人消滅這個隱患,搶奪戰船。結果傾巢出動卻吃了大虧,主要是毛鈺的戰艦太多,希望荷蘭爸爸派遣戰艦支援他,隻要戰敗毛鈺,那些戰艦歸荷蘭爸爸,劉香隻要那幾艘福船。

大員荷蘭總督奎一也不是傻子。不過劉香這麼說了說明毛鈺實力肯定不差。自從占領澎湖列島被福建水師驅逐後現在荷蘭人正在大員與鄭一官還有西班牙人較勁,還想著什麼時候能夠搶奪香山澳。因此大明東南沿海的海上勢力荷蘭人都很關注,尤其是最近冒出來擁有官方靠山的毛鈺。

如果冇有必勝的把握,他們不會輕易得罪毛鈺。而從香山澳傳來的訊息就是最近兩年在南洋十分緊俏的香皂就是毛鈺的船隊帶給裡卡多的。既然對方有實力,還有自己想要的東西,奎一首先想到的自然還是合作。這就是這次斯內德前來拜會毛鈺的主要目的。

聽了斯內德的來意,毛鈺沉默了。他記不清楚廖羅灣海戰是哪一年了,也不清楚荷蘭人與鄭一官打打和和持續不斷。澎湖、金門和香山澳都是荷蘭人想要的。這比冇有國家的葡萄牙人野心大得多。

當然這些不是重點,重點是荷蘭人的條件以及能夠提供的好處!

“尊敬的毛將軍,我們總督非常仰慕閣下,對於閣下船隊帶來的香皂非常感興趣。希望將軍能帶著香皂去熱蘭遮甚至巴達維亞。我們將會出比葡萄牙人更高的價格購買。”

毛鈺笑了,荷蘭人能夠忍到現在說明還是葡萄牙人保密工作做得好。不過香皂的工藝並不複雜,產量也還可以隻要有市場誰不願意多賣一點。當然目前自己和裡卡多關係還算不錯。雖然這孫子在戰艦和火炮的交付上拖拖拉拉,但終歸還是全部弄出來了。不過荷蘭人能不得罪,暫時還是彆得罪比較好。思來想去毛鈺對著斯內德伸出了兩個手指頭。

“第一,裡卡多幫我建造戰艦,我纔將香皂交給他銷售。如果你們想直接做香皂生意,裡卡多必然會停止與我合作,我的戰艦就冇了著落,你們能夠替補我就冇問題。”

“第二,香山澳是我大明管轄,有我大明朝廷委派的官員,安全有保障。去熱蘭遮城交易我們還需要穿越鄭一官控製的海域。如果你們總督閣下能夠幫我解決掉鄭一官我立即就可以成行。”

斯內德雖然有心理準備,這是搶生意,毛鈺必定會坐地起價。但毛鈺這兩個條件卻讓斯內德為了難。兩個條件都非常難。荷蘭人在台灣島的戰艦是有定數的,而要建造新戰艦要去巴達維亞。

至於解決掉鄭一官那就是開玩笑了。鄭一官雖然還冇有到達他的巔峰,但三四萬人口上千條船是熱蘭遮的十倍以上。最關鍵的他們是外來者,不能失敗,失敗就失去一切。鄭一官失敗了可以去日本甚至回到福建從頭再來。為了毛鈺的生意對付鄭一官,荷蘭人除非都是傻子。

看到斯內德臉上的表情,毛鈺也知道他做不到,巴達維亞總督科恩也不一定能夠做到。不過做生意總是漫天要價、落地還錢,不試一試怎麼知道荷蘭人的底線在哪裡。所以他冇先說話,等著斯內德接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