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毛鈺這個規劃,光是作戰艦隊的船員就將達到7000人,再加上商船水手以及護衛,海軍陸戰隊2500人和金塘島、舟山島為艦隊日常服務的人員,就會超過萬人。大小火炮則將近800門。整個船隊的日常開銷將會是一個天文數字。

而近期規劃就是半年內整個艦隊的成員達到6000人,完成至少兩艘主力炮艦和兩艘護衛兵船和兩艘偵察快船的列裝。另外金塘島和舟山島港口的炮台必須修築完成,暫時各兩個三層炮台,每個炮檯安置十五門十八磅火炮。舟山雖然遠離台灣海峽,但安全隻是暫時的。鄭一官能派遣倭寇千裡奔襲南直隸就能來舟山。

商船方麵,自然是要以建造大福船改造而來的適合遠洋的武裝商船。至少要擁有五六艘這樣的大船往來於日本、琉球甚至南洋。才能賺回來足夠的財富供養如此多的人和船。

所有人聽完計劃都是倒吸一口涼氣。光是造船一項估計就要超過百萬兩白銀了。這也就是毛鈺有海上貿易這樣的賺錢門路,而且在大明東南沿海一般人不敢劫掠。換了邊軍一般的總兵都不敢這麼想。不過所有人也吃了定心丸。那就是毛鈺如此等於說如果朝廷想要對付毛家父子,毛鈺將徹底淪為海盜,完全可以退居舟山島安居。如此多的船炮福建水師已經不能匹敵。可以說舟山很快就會成為獨立王國。毛鈺船隊實力越強大他們就越安心。

毛鈺在緊鑼密鼓地規劃未來的時候,羅本等人抵達舟山島後果然得到了優待。毛安幫忙挑選地方,昂忙購置建築材料,幫忙雇傭工人開始在舟山衛城裡修建教堂。其實歐洲人在南京和北*京是都有大量傳教士的。不過那些地方大明朝廷的態度頂多就是不支援不反對。十幾名傳教士加上兩百多在船隊做膠管的葡萄牙人,舟山島一下就成了幾百年後的澳門一樣。

關於傳教大明朝廷其實還算開放,而毛鈺這個現代人就壓根不在乎。曾經有一段時間在南京鬨出過事情,傳教士被打擊得不行。再加上徐光啟回鄉,朝廷裡欣賞和重用傳教士的官員頓時消失了。如今毛鈺如此禮遇,羅本感動得當場表示,毛鈺想要的機器一定全力蒐羅。毛鈺想要的人才一定高價請過來!而對於傳教士們的到來,原本在毛鈺船隊的葡萄牙教官無疑是最高興的一群人。他們始終無法完全融入毛鈺這個特殊的團隊,如今看到正在建設的教堂,心似乎瞬間就安定了下來。紛紛準備花錢在教堂附近購買住宅,準備在舟山俺家了。對此毛鈺自然歡迎,指示手下的建築隊,一定要以最優惠的價格將房子賣給這些人,如果他們有特殊要求就重新再建造一批出來。這些人也算是毛鈺船隊裡的寶貝了。有教堂,由傳教士再加上兩百多個葡萄牙人家庭,想來不久的將來肯定會有越來越多的西人前來貿易、甚至定居。

毛鈺在舟山埋頭種田的時候,紫禁城卻為了毛家父子吵翻了天。毛文龍畢竟是一鎮總兵,加銜左都督。朝廷諸公首先拿到的自然是袁崇煥的彈章,這位四十歲才中進士卻靠著一路鑽營坐火箭一樣成為遼東巡撫的蠻子在奏章中充分發揮了他的才乾,將毛文龍描述成為了一個十惡不赦的跋扈武夫。毛文龍的兒子毛鈺更是擅離職守乾擾朝廷大員在東江設立監司……朝廷諸位大員大部分人對毛文龍觀感並不好,這些年毛文龍在東江桀驁不馴,謊報軍情,什麼事情都乾過。一些離奇的戰報朝廷捏著鼻子認了,不過也是步計算各類戰功的。

如今袁崇煥聲情並茂、聲淚俱下彈劾毛文龍,諸位大臣隨便看一眼都不難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按照袁崇煥的說法毛文龍父子該死,而且是罪該萬死。

尤其是毛文龍,麵對朝廷大員和尚方寶劍還一樣跋扈,最後竟然以辭官威脅遼東巡撫。

這樣的人不死今後還有那個總兵將文官放在眼裡。我皇明養士兩百六十年怎麼可以讓一個武夫在麵對高階文官的時候絲毫不加以收斂。於是很多人下定決心,毛文龍父子必須嚴懲!

一些禦史不管有冇有準備,張嘴就來,吐沫橫飛總結起來無非就是一句話請朝廷即可下旨誅殺毛文龍父子。晚了將會危害大明千年。這其中尤其以山東道禦史劉思誨、湖南道禦史劉其忠、河南道禦史楊新期、湖廣道禦史劉大受、、、山西道禦史侯恂等因為是東林名人。不等朝中大佬發動就紛紛尚書指責毛文龍父子。

更有過於激動的六七品文官在大朝會時逼著崇禎皇帝立即表態,大有一副不剷除毛文龍就死諫的架勢。將小皇帝嚇得不輕。匆匆結束超會跑到後宮去了。

當然朝廷官員也不是鐵板一塊,也不是人人都願意事事裝瘋賣傻或者同流合汙的。有人巴不得毛文龍死,自然就有人替毛文龍說話。不管是因為和毛文龍又利益捆綁,還是因為黨爭需要反對對手所堅持的,總之這種人還不少。這其中以次輔溫體仁為代表。並不是因為他是毛文龍的後台,也不是因為同為浙江籍,他也冇收到毛文龍父子的孝敬。

隻是因為袁崇煥是東林黨捧起來的,是首輔周延儒的人,他就要反對。當然他也要給外人一種錯覺,那就是他還是浙黨的首領。他恨看重鄉黨情誼,不管是文官還是武將都在他的保護範圍內。

而溫體仁這種角色想要發動一場朝堂爭鬥使其不難,隻要讓他們抓住對方的痛點就會有成群的人撲上去。

很快就有人給溫體仁提供了武器,那就是陳繼盛的奏章。上麵還有許多東江將領的具名。陳在奏章中詳細描述了袁崇煥到皮島之後的的所作所為。講清楚了事實卻不做任何評論。最後懇請朝廷請回毛帥主持東江大局態度自然就不用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