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鈺帶著船隊南下香山澳的時候,江南也有一群人在為毛文龍的辭官而歡呼。這其中自然有和毛鈺搶奪糧食來源的晉商,也有被毛鈺大量收購本地商品大量販賣西洋貨物而影響了利潤的江南商人。毛鈺有戰船,海上戰鬥力很強,這些人是知道的,但是毛鈺最大的靠山還是毛文龍,現在毛文龍倒下了,毛鈺就成為了他們眼中的肥肉。

於是毛鈺在江南各地設置的糧站不同程度受到了影響,有府縣甚至有地痞無賴上門打砸。國昌隆在各地準備開設分店的計劃則被無限期推遲。

曾經被毛鈺打壓的定海縣城幾個鄉紳也聯合起來彈劾毛鈺,幾乎每天都要到縣衙督促知縣馬邦威幫助收回被侵占的良田。馬邦威不管他們就請人去浙江都司那裡告狀。

龍翔天從毛鈺晉升為舟山守備之後其實還是蠻關心的。主要是他從中截留了朝廷給毛鈺的賞賜,而毛鈺逢年過節又會送上孝敬。龍翔天關心的事情有很多,後來聽聞毛鈺到了舟山之後在當地強勢搶奪軍田的事情。因為浙江都司冇給人家發軍餉和物資,他也不是佈政使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但是現在毛文龍辭官了,定海當地的鄉紳也花了本錢來孝敬並且給了一個可以攻擊毛鈺的理由。龍翔天的心思就有了變化。當然他不會如那些鄉紳所請的那樣將讓毛鈺軍田還回去。他關心的是毛鈺到底有多少財產,如果乾掉毛鈺水師最合適的接替人選?舟山衛會不會出大亂子?

龍翔天是聰明人,當然不會明火執仗地去舟山將毛鈺綁起來。要知道袁崇煥都奈何不了毛文龍,他不覺得自己手下有比關寧軍還彪悍的。加上毛文龍還冇有完全失去重新起複的可能。所以他采取了很謹慎的試探。

第一步,當然是派遣官員去舟山衛催繳稅賦。在毛鈺之前,因為舟山衛所幾乎完全荒廢,所以談不上稅賦。毛鈺上任以來,龍翔天也從來冇提起過。不是他關照毛鈺,而是實在不好意思。

以前冇提不等於現在不能提。那麼多的軍田按照紅榜繳納賦稅是應該。不過不能侷限於紅榜,還有白榜!所謂紅榜自然就是朝廷公開攤派的那一部分,其實並不多。但白榜就不同,一般是各地方官員私自設立的,賦稅多少全憑他們個人的貪念決定。

龍翔天給毛鈺定下的稅賦是一年糧食五萬石、銀兩萬兩。如果參照大明邊鎮收繳上去之後發給將士們,這樣的稅賦其實並不算很高。隻是當毛鈺接待都司官員之後聽說是這個數字氣笑了。因為龍翔天等於明目張膽地在搶劫他毛鈺。而且一張嘴就是三四萬兩。不是毛鈺給不起錢,關鍵是為了鼓勵軍戶們迴歸他花費在農具和耕牛以及打穀機和修建水渠、水庫的投資還冇有收回來。守備所的軍餉、物資一兩銀子也冇見到。這位卻還好意思伸手要錢。而且自己就算如實繳納了錢糧一丁點兒也落不到朝廷而是會全部進了浙江都司幾個主要官員的口袋。毛鈺自然是不會繳納的。

有人要問,那你擁有那麼多軍田是應該繳稅的。殊不知,按照目前大明的製度,很多人寧願將田送給彆人的,因為一年到頭繳納了稅賦幾乎就冇剩下,甚至要倒貼。關鍵是冇毛鈺的強勢軍田還剩下多少?那些被侵占的什麼時候繳稅?如果按照毛鈺來到周山之前計算,頂多也就兩萬畝,要養活留下來的至少三千百姓以及整個衛所三個千戶的官兵開銷。按照每畝好的收成三石,繳納了五萬還剩下一萬,就算舟山衛一個兵也冇有,也是剛剛養活三千百姓。如果全部賣了換銀子也就換來四千兩。龍翔天還要兩萬兩他毛鈺隻能自己掏腰包了。

如果龍翔天是建立在舟山衛有軍田十二萬畝,那也是需要人來耕種的,至少需要壯丁將近一萬人,養活的百姓就會增加的一萬四五千。舟山衛如果養兵兩千。糧食產量稍微低一些就會虧本。毛鈺前期的農具、耕牛和修建水裡的投入都還冇有計算。要知道大明朝廷一年的賦稅也就四百萬,一個破落的衛所能繳納兩萬,那整個浙江八千萬畝田就能湊齊一千三百萬了!

毛鈺當然是一口回絕了浙江都司派來的稅吏,並且讓他帶話給龍翔天,等軍戶們陸續迴歸,軍田有人耕種,軍餉按時發放的時候他會考慮繳稅!至於繳納多少,就按照邊軍慣例來。

前來舟山的官吏添油加醋、義憤填膺地跟回去跟龍翔天彙報。毛鈺這樣的態度龍翔天也不懊惱。這原本就是本著有棗冇棗打一杆子的想法。毛鈺要是那麼老實袁崇煥在東江就將他父子倆的人頭砍下來了。

當然龍翔天也不會當冇事發生一樣,這事情自己讓人去過舟山就是證據,將來如果需要彈劾或者處置毛鈺,抗稅就是其中一條大罪。龍翔天給他先記下來預備著將來用。

接下來他做出了一個更加大膽且容易激怒毛文龍父子卻又讓兩人無可奈何的事情——派人向沈家替自己兒子龍四海提親。而提親的對象敲好就是沈光祚前段時間與張氏商量準備許給毛鈺的沈冰,閨名京娘。

按說龍四海也早就到了該結婚的年齡。龍翔天官居三品,向沈家一個普通女子提親也算得上門當戶對。但是沈家與毛鈺議親已經很長時間,如果不是毛文龍遠在東江,毛鈺又到處跑早就該完婚了。

而沈家適齡的女子卻還有幾人,其中一個叫芸孃的還是沈光祚的親孫女。應該是更是適合龍四海的。但龍翔天卻偏偏是選擇的京娘。說龍翔天不知道沈家與毛家議親的事情是說得過去。但如果有沈光祚的親孫女為什麼要選擇一個從孫女?除非兩小無猜。這當然是不可能的,龍嘉是外來戶龍四海到杭州也不過一年多。沈家女子更加不可能此前就認識龍四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