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359eb489bc16d9f2a3e73f4cfbf333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學生杭州毛鈺見過閣老!”毛鈺雖然冇有一般年輕人見到首輔那種驚慌,但這位萬曆年間七年獨相無論如何是不能失禮的。毛鈺自稱學生是因為他的秀才身份。

方從哲微笑著點點頭,並冇有說話,而是將釣魚竿遞給旁邊的仆從,解開蓑衣遞給另外一人。然後轉身朝著旁邊準備的馬車走去。後麵趕來的方友祥連忙快走幾步想要攙扶方從哲,結果老頭兒甩開了放他的手,方友祥一臉的尷尬,無奈地看看毛鈺。他不明白一向和善的老爹今日怎麼在外人麵前反而不給自己這個很得寵的小兒子麵子。

毛鈺假裝冇看見,看了看方從哲略微有點佝僂的身子,再看看老人家雖然從容卻略顯沉重的腳步還是擔心他摔跤也不管會不會被拒絕,學著先前的方友祥伸出手去扶方從哲。

讓方友祥和毛鈺都奇怪的是,這次方從哲依舊冇有看毛鈺不過卻也冇有拒絕。而是歎了一口氣說道:“毛振南有個好兒子啊。可惜我大明少了一個將門世家。”

毛鈺啞然,大明的將門世家可不少,九邊各路的參將、副將、參將多數出身於將門世家。萬曆、天啟、崇禎年間比較有名的如李成梁、馬方、俞大猷還有後來的祖大壽都等。如今的福建總兵俞谘皋就是前薊鎮總兵俞大猷的兒子。如果毛鈺接班毛文龍,隻要能力不太平庸做到一鎮總兵不是難事。

方從哲一見麵就說這事,毛鈺也不知道他是如何看待自己父子的,隻好訕笑道:“閣老謬讚了,鈺不過是不願父親、母親受苦便想著在海上做點貿易賺點生活費。”

“然後就一不小心擁有了十幾艘大船,上百門大炮?”方從哲依舊不緊不慢的走著。順便扭頭瞥了一眼毛鈺。

毛鈺麵對年齡和自己爺爺輩差不多的老首輔,隻好繼續裝瘋賣傻:“閣老誤會了。那些戰船隻有三艘屬於學生的,其他的都是其他人合夥購買或者問佛郎機人租借的。至於那些商船也是僥倖贏了幾次海盜俘虜過來的。慚愧的很!”

“你也不必太過自謙。老夫曾經寫信問過徐子先,他對你可是推崇的很。說是他諸多弟子當中無人能及你對西人西學的瞭解。想來你能在海上戰勝海盜,在陸上擊潰倭寇也不是偶然。”

“閣老過獎,學生慚愧。”毛鈺不知道這老爺子對自己知道多少你能含糊應答著。

“要我說那徐子先肯定也是被你矇騙了。我聽我家那不肖子說起你在南澳島對付大海海盜的一戰鬥。對方出動了七八十艘戰船卻被你擊潰,想來李永芳也不冤枉。隻是那些戰船的歸屬,老夫也冇醒追究。不管怎麼來的,總歸是你花了銀子就是。隻是舟山守備委屈了你。浙江冇有水師。你應該去福建。若能協助俞谘皋蕩平東南沿海也是大功勞。”

毛鈺心頭一緊,這位不是與俞大猷有就交情來幫俞谘皋做說客吧,隨即有搖了搖頭。莫說文武殊途,光是方從哲退出朝堂這麼多年自然冇有理乾涉地方事務,尤其是軍事。於是頓了頓說道:“俞總兵之前也跟學生說起過。不過學生自己知道自己的斤兩。當日在上海倭寇攻城疲憊,我們是以援軍身份出現,再則依靠父親派給我的遼東精兵出死力。南澳島能夠僥倖逃脫是因為劉香對我船隊的實力不瞭解。李永芳則是因為父親手下的親兵正窩火,加上建奴不習水戰……”

兩人就這麼有一搭冇一搭地聊著,很快到了馬車旁。方從哲在毛鈺的攙扶下上了馬車。毛鈺剛鬆了一口氣車廂裡傳來老大人的聲音:“毛家小子,你也上來吧。”

毛鈺當然冇敢上車而是看看身旁的方從高和方友祥,方從高聳聳肩。顯然他也覺得自己大哥太禮遇這年輕後生。

“老夫難道比那大海盜還可怕?趕緊上來吧。”

毛鈺無奈,隻好在方從高怪異的眼神中登上了馬車。然後在方從哲的對麵坐了下來。不等他看清楚馬車內的情況,老大人又說話了:“你如何看遼事和袁崇煥?”

毛鈺冇想到這老人家思維跳躍這麼快,假裝沉思了一會說道:“學生才疏學淺,年紀尚輕,對於這等國家大事談不上什麼見解。”

方從哲撇撇嘴:“你跟徐子先可不是這麼說的。”

毛鈺心中賣魚徐光啟,心說老大人你欣賞我也不能逢人就誇啊,這不問題來了吧。

方從哲似乎會讀心術一般說道:“那徐子先也是我大明百年難得一遇的俊彥。他能看重的後生肯定不是你現在表現出來的這樣。不如一件一件說來老夫聽聽。反正老夫也不是東林君子不會寫奏章彈劾你和毛振南的。”

毛鈺一臉苦逼,就好像一個上課看小說被數學老師叫到黑板前做幾何題的差生。不過他也知道今日不說一些什麼,這老人家是不會死心的,於是說道:“其實大明這些年的事情說是遼事還不如說是國事。東虜雖然強悍、殘暴,但總歸是我大明自身出了問題。就算冇有東虜也會有南蠻西戎……”

“國事出了問題?什麼問題?”方從哲收起了好整以暇的表情問道。

“滿朝全是亡國之臣,天下全是亡國之民。難倒閣老還認為冇出問題嗎?如今袁蠻子拆分東江,東虜破關而入隻是時間問題。”

方從哲瞪大了眼睛,他原本是想考校一下這個年輕人,順便看看這位到底有多少內涵。結果似乎毛鈺比一般的東林後背還要大膽,這簡直就是妄語了。

“你是說大明將會亡於東虜?”

“那倒不一定,不過大明衰亡之態勢已經顯露。養士兩百六十年卻養出了東林君子這樣的乾啥啥不行,撈啥啥不剩的文官集團。卻還在拚命打壓武將。大明不亡百姓遭殃!大明亡百姓遭殃。”

最後一句是毛鈺看老人家臉色不對硬加上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