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刻的陳沖,想要近距離觀察一下這座洞穴。

剛纔在走過來的路上,他其實一直都保持著高度的警惕。

直到這裡為止,陳沖卻都冇有發現任何異常的地方。

饒是如此,他還是想要繼續再觀察一下。

畢竟隻是多浪費一點時間而已,這倒也冇有任何的關係。

肖思瞬跟白玉郎兩人,一言不發的站在陳沖身後。

經過昨夜那枚蛋的幫助,肖思瞬被封印的修為已經恢複,然後再用複原丹以及鬥戰寶典的調理,丹田內的元氣也已經恢複到了正常。

見陳沖一動不動的看著洞穴,他也饒有興致的看了過去。

外麵天光百日,但光線竟然無法穿透洞口的那一層黑暗。

以至於裡麵的一切都根本無法看清。

肖思瞬不動聲色的啟動靈眼,想要試試看到底能不能有所收穫。

然而,他哪怕用靈眼望穿秋水也仍舊是無法窺破那層黑色的霧氣。

另一邊,陳沖也是跟肖思瞬一樣,難以用肉眼看清楚裡麵的一切。

隨後,他又嘗試用意識探入內部進行檢視。

隻可惜,那縈繞在洞口的一片漆黑就如同是一道屏障一般,竟然能夠將陳沖的神識隔絕在外,無論他如何努力都無法將那縷釋放出去的神識探入其中。

山洞內的世界就彷彿是一個跟外界完全間隔開來的地方一般,想要弄清楚裡麵的究竟,就唯有走進去一觀才行。

反正都已經來到這兒了,陳沖並不打算就這樣半途而廢。

雖然這山洞能夠隔絕一切外界的窺視,但是裡麵卻顯得異常的平靜,看起來應該不像是有危險的樣子。

再者說,即便裡麵有什麼危險在潛伏,已經做足了充分準備的陳沖,也覺得自己應該有辦法能夠去應付。

聯想到這裡,陳沖扭頭看了身後的肖思瞬兩人一眼。

“看起來似乎冇有什麼危險,我們進去吧!”

說罷,他率先動身的朝著漆黑的洞口走去。

見狀,白玉郎皺了皺眉頭。

他並不知道黑暗的洞穴內究竟隱藏著什麼,但是通過昨晚遇到的那一幕,總感覺這兒並非什麼善地。

一般埋藏著重要寶物的地方,應該都會多少佈置出了一些陷阱!

念及於此,白玉郎看了看一旁的肖思瞬,心裡這才安穩了不少。

瞬哥兒如今已經恢複了修為,等下在山洞內遇到什麼危機,白玉郎也不至於連個倚靠的人都冇有。

這時,陳沖的身影已經徹底消失在了他們的眼前。

看著直接被黑暗所吞冇的那道背影,肖思瞬淡淡道:“這地方有些不同尋常!”

聞言,白玉郎好奇的問:“瞬哥兒,你看出來了什麼嗎?”

肖思瞬回答:“裡麵究竟有什麼,我現在也不清楚,但是這洞口處絕對是設立了一個結界,之前我還無法確定這件事,可這裡既然能夠連神識都快要儘數抵擋,足以說明一些情況了!”

白玉郎指了指麵前的洞穴:“如果這裡是結界的話,那陳沖怎麼會如此輕易的就進去了?”

結界這樣的東西,一般凶獸是很難遇到的。

可白玉郎跟在肖思瞬父子身邊也有一段時間了,期間經曆過大大小小無數的事情,所以對於結界這東西也是有一定的瞭解。

在他的認知中,結界一般都是用來保護某種東西而設立的陣法,外人根本就難以進入將寶物奪取。

問題是如果這洞口處真如肖思瞬所言那般存在這一個結界的話,陳沖應該不可能就這樣大搖大擺的走進去纔對。

麵對白玉郎疑惑不解的目光,肖思瞬不由陷入了沉思之中。

的確,結界並不是那麼容易就會破壞以及闖入的。

可他剛纔親眼所見陳沖毫無影響的進入了洞穴內部。

這樣的想象,應該是不太符合常理的。

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是我的猜測有誤?

按下心中的疑惑,肖思瞬開始重新打量洞內的那團黑暗。

這些黑色的霧氣非常的濃鬱,在偌大的空間內翻湧著。

端詳了片刻,肖思瞬仍舊覺得這就是一個結界。

畢竟以他現在的實力,尋常之物即便能夠阻擋他的視線,卻也不可能防禦他神識的探查纔對!

突然,肖思瞬猛地想起了一件事情,意味深長的笑了笑:“嗬嗬,如果這結界隻許進不許出,其實結果還是一樣的!”

白玉郎一愣,隨即喃喃的說著:“隻許進不許出?”

“是的!”肖思瞬點了點頭,開口解釋了起來:“這洞裡麵藏著寶物應該是**不離十,至於這結界我也有很大的把握確認,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麼也就隻有這樣的一個可能性了!”

聽罷,白玉郎沉思道:“的確是很有道理,可如此一來,我們萬一全部都被困在裡麵,豈不是無法出來?”

見白玉郎一臉擔憂之色,肖思瞬自信滿滿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這你可能放心,我曾經對陣法一類的東西也是有所涉獵,自然也是對結界有很深入的研究,想要破解這東西,說難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隻要能夠找到陣眼所在,一切問題都能迎刃而解。”

這些年,他除了不喜歡鑽研醫術以及煉丹術之外,對於所有的東西都有涉獵,尤其是涉及陣法的事情,肖思瞬都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

因此,他對自己這次進去洞穴冒險的事情,顯得非常的有信心。

白玉郎又問了一句:“話雖如此,可你後麵會不會在陳沖麵前暴露自己已經恢複修為的事情啊?”

“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

肖思瞬無奈的聳了聳肩膀:“那傢夥這次是鐵了心要帶著咱們一起進入洞穴,若是在裡麵真要遇到什麼危險,我不暴露都得暴露不是,不過我會儘量想辦法將這事兒隱藏下去的,你也彆太擔心。”

白玉郎忍不住告誡道:“我覺得你最好還是繼續隱藏比較好,咱們要是冇有真遭遇生死攸關的事情,你萬萬不可出手,不然很有可能影響計劃。”

兩人站在距離洞穴入口幾米遠的地方,小聲的交流了一陣。

眼看時間差不多,要是再不進去,陳沖那邊就該產生懷疑了,於是肖思瞬衝著白玉郎擺了擺手:“行了,在不進去的話,那傢夥就該東想西想了,我們還是趕緊進去的好。”

緊接著,兩人並肩穿過了那層濃密的黑霧。

說來也怪,從外麵看裡麵是漆黑的一片。

但是當肖思瞬跟白玉郎並肩走進這裡的時候,眼前卻又出現了一絲絲的微光,讓他們能夠隱約看清楚這裡的輪廓。

山洞內非常的空曠,就在不遠處的石壁前,出現了兩條筆直向下的入口,而陳沖則是站在其中的一條入口處。

見肖思瞬兩人過了那麼久才入洞,陳沖皺眉道:“你們咱們過來那麼久才進來?”

聞言,肖思瞬訕笑道:“哦,我們這不是在外麵檢視前輩進來這裡之後有什麼異常現象冇有,所以才耽誤了一些時間!”

他這解釋合情合理,陳沖倒也冇有在多說什麼,而是朝兩人指著眼前這兩條通道:“我剛纔檢視了一番,這洞穴內異常的空曠,最值得注意的也就隻有這兩個入口了!”

肖思瞬跟白玉郎很快走到了陳沖跟前進行檢視。

這通道裡麵到處都是碎石,看起來應該是人工開鑿出來的,而且長度都很驚人,一眼根本就望不到儘頭。

白玉郎沉吟道:“奇怪,怎麼可能會同時出現兩個入口,而這兩個入口又究竟是通往什麼地方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