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萬曆四十年,五台派太乙混元祖師與峨嵋派劍仙領袖乾坤正氣妙一真人齊漱溟相約鬥劍於峨眉玉女峰,太乙混元祖師被齊漱溟斬去一臂,狼狽而逃。此為第一次峨嵋鬥劍。

太乙混元祖師氣憤不過,在茅山修煉十年煉成五毒仙劍後約峨嵋派在黃山頂上進行第二次鬥劍。

太乙混元祖師憑藉新煉的五毒仙劍大占上風。在快要擊敗齊漱溟的時候,玄真子、苦行頭陀和追雲叟白穀逸憑空出來乾涉。

因為玄真子、苦行頭陀和追雲叟白穀逸偏袒乾坤正氣妙一真人齊漱溟。

太乙混元祖師跟峨嵋派乾坤正氣妙一真人齊漱溟、玄真子、苦行頭陀和追雲叟白穀逸混戰起來。M.biQUpai.coM

亂戰中太乙混元祖師的五毒仙劍被苦行頭陀收走,又中了玄真子一記無形劍導致傷勢過重。

隻能負傷逃回五台山,苦捱了七日之後最終因壓製不住傷勢而死。

偌大的五台派因失去了主心骨而一蹶不振,門下弟子或改投他派,或歸隱山林。

五台派不複往昔盛勢。

太乙混元祖師的妻子萬妙仙姑許飛娘欲報丈夫被殺之仇,隱居在黃山五老峰五雲步。

與仇人虛以委蛇,內裡暗煉天魔誅仙劍,對外結交對峨嵋霸道行事不滿

的劍俠、劍仙。以期能覆滅峨嵋派為丈夫報仇。

許飛娘為了避開黃山餐霞大師專門挑選了一處遠離黃山的洞府用來祭煉天魔誅仙劍。

這天魔誅仙劍本是五台派秘傳的鎮派飛劍之一。

不但需要各種珍惜材料和靈藥鑄造洗煉成劍坯,而且還需要用秘法打開兩界通道接引域外天魔下界,並以獨特的手法將域外天魔禁錮在劍上。

如此這把飛劍便可藉由天魔之力對敵,在對敵之時惑亂敵人的心神,趁敵人被迷惑之時將敵人斬為兩段。

遇到難以對敵的敵人,還能通過驅使天魔去引誘對方。

如果對方的道心不堅定道行不足天魔便能壞去對方一身的功行。單論威力可排在五台派各秘傳飛劍的前列。

連太乙混元祖師都未曾煉成此劍,許飛娘為報夫仇,下定決心要煉成此劍。

此劍祭煉難點便是打開兩界通道接引域外天魔之時,此時一不小心便會被域外天魔反噬,一身功行儘化流水。

不但煉劍不成反而會搭上自己的性命。因此五台派尚且無人能煉成此劍。

許飛娘若不是因為丈夫被殺,也不會下定決心要煉這把天魔誅仙劍。

許飛娘此前已將劍坯祭煉完成,隻等今日將自身狀態調整最佳時便可打開兩界通道接引域外天魔。

隻見長寬高各約有三丈密室中心有著一個由一道道亮著淺藍色光芒的複雜的紋路組成的圓形法陣。

法陣約有丈許方圓,正中間插著一柄劍柄朝上的純黑色利劍,劍柄約有半尺,劍鐔呈方形,雕有群魔亂舞之像,刃寬二指,露出來的劍刃部分有二尺來長,正是五台派秘傳的天魔誅仙劍。

正於法陣旁打坐的萬妙仙姑許飛娘突然睜開雙眸,同時輕聲說道“是時候了。”

隨即隻見萬妙仙姑許飛娘雙手似蝴蝶翻飛般結出一道道手印,打出一道道法訣冇入身下的陣法中。

隨著法訣不斷的湧入,陣法散發出的淺藍色光芒也越加明亮並不斷向深藍色轉變。

法陣散發出的光芒彙聚在離地麵一丈處,並逆時針不斷旋轉形成了一個鬥大的漩渦。

忽然許飛娘雙手停止結印,將雙手按在陣法上開始輸送自己的真氣。

此時法陣上方的漩渦突然收縮後至拳頭大小後又膨脹至原本的大小,並於漩渦中間形成一個尺許大小的黝黑的通道,這正是那許飛娘打通的兩界通道。

許飛娘見狀又加大了自身的真氣輸出,同時做好了接引域外天魔並將其封印於天魔誅仙劍中的準備。

隻聽一陣“嘿嘿嘿”怪笑聲從兩界通道中傳來,許飛娘心中一動,“來了,不知道這次我勾引來的是個什麼樣的魔頭”,心思電轉之間許飛娘手上動作不停。

隨即一隻渾身漆黑隻有雙眼通紅,背生蝠翼的天魔從兩界通道中鑽了出來。

齜牙咧嘴間露出森森白牙“啊,美妙的世界還有鮮美的血肉”那域外天魔一邊發出刺耳的聲音一邊轉動著血紅的眼睛不住四處打量著周圍的環境,最後將目光落在密室中唯一的人影——許飛孃的身上。

“是你將偉大的波旬魔主座下的格因大王召喚到這個世界上的嗎?為了報答你將本大王召喚而來,乖乖讓本大王吃了你吧!!!”

“哼!”許飛娘冷哼一聲並未答話,隻是將雙手抬起打出將域外天魔禁錮於天魔誅仙劍的法訣。

隻見許飛娘將雙手揮舞的像是車輪一樣的急速,一道道禁錮法訣不間斷的從雙手打出,全數落在那域外天魔的身上。

同時天魔誅仙劍上也傳來一股巨大的吸力。那域外天魔猝不及防之下,瞬間腰部以下的部位都被拉扯進天魔誅仙劍的劍柄中。

那域外天魔感受到身下的寶劍中傳來陣陣吸力要將其吸入劍內,而頭上又有一陣陣的禁錮之力要將自己壓進寶劍之中。

感受到危機那域外天魔也不敢留手,隻得拚儘全力用一雙鳥爪似的雙手去抓住劍柄,來對抗頭上壓力和身下的吸力。

因為域外天魔的下半身被吸入了劍柄。此時這域外天魔的姿勢就像是一個人在掐著腰。

但這個腰卻是一個劍柄,上粗下細,說不出的怪異。

許飛娘感受到天魔誅仙劍中傳來了一陣巨大的反震之力,胸中一悶,手上動作差點變形,趕忙集中全部心神,專心鎮壓域外天魔。

二者一時間陷入了僵持。

就在兩界通道就要閉合的一瞬間一道鬼影從通道中飛了出來。

這道鬼影剛通過兩界通道還處在混亂狀態,又過了一會終於是反應過來了,回憶起了穿越兩界通道前發生的情況:

自己本是一位戰鬥機飛行教練,在一次帶著菜鳥飛行的時候戰機撞上飛鳥。

看著不斷旋轉的白雲和藍天,感受極致的失重,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地麵,果斷將菜鳥彈射出去,將自己留在機上試圖挽救戰機。

伴隨著震耳的爆炸和沖天而起的火光。

隨後一切聲音和光亮都寂滅,唯有無儘的黑暗包裹著自己,突然黑暗中出現一個藍色光圈,本能的覺得有莫大的風險直想要遠離那裡。

於是就拚命的想要遠離光圈,但是還冇來得急行動便被光圈吸了進去。

回過神來就已經在許飛孃的密室中。而許飛娘和域外天魔正處於焦灼的拉鋸戰,對剛出現的張陽冇有功夫做出其他動作。

隻是任由他漂浮在那裡,平複自己因穿梭世界通道而引起的思維混亂。

“這魔頭怎麼這麼厲害,我現在的道行比起師兄死前都要高出一些,怎麼拿下一個域外天魔還是這麼困難,怪不得當初師兄冇有選擇煉這把天魔誅仙劍,而是退而求其次煉了五毒仙劍。”

“不行,我一定要煉成天魔誅仙劍,為師兄報仇”許飛娘在這邊暗自咬牙同時將全副心神都放在維持禁錮法陣上。

那邊域外天魔格因也在心裡發狠“怎麼剛到這個世界上遇到的第一個修道人就這麼強,本大王要是連這個禁錮都破不開,以後不要說在這個世界安心的享用血食了,能不能逃得性命都難說。”

隨即也拚儘全力想要破開禁錮法陣。

正在一人一魔僵持不下的時候,許飛娘眼睛一掃,突然想起密室中的張陽,眼神一亮。便對張陽發出一道神念:“朋友是從哪個世界來的?”

張陽突然接受到這段資訊大吃一驚,我心裡怎麼會有人說話!。

“朋友不必慌張,我是五台派的許飛娘,道上的朋友給取了綽號喚作萬妙仙姑的便是。我這是通過神念傳音與朋友交流,朋友隻要集中心神,我就可以感受到朋友想表達的資訊。”

像是能感受到張陽的心聲一樣,許飛娘又對張陽發出了一道傳音。

“朋友也看到這把劍上的東西了吧,這是域外天魔,專門壞人的道行,若是不將其封印,以我的道行不一定會遭劫,但朋友肯定是免不了灰灰的下場。朋友何不與我合作共同封印此魔?”

張陽一聽許飛娘這個名字便覺得耳熟,又一聽萬妙仙姑這個綽號哪裡還想不到這是自己經常翻看的小說《蜀山劍俠傳中》的名人萬妙仙姑許飛娘。

因其在軍旅中少有電子產品娛樂,便用兩條煙從食堂老班長那裡換了幾本不知道經過多少手小說,聊以消磨時間。

後來便犧牲於戰機撞鳥。靈魂被兩界通道吸到了這方世界。

張陽聽到許飛娘可以通過神念感應到自己心裡的想法便一心二用,一麵用驚訝興奮恐懼的心裡活動乾擾許飛娘神唸的探知一邊思考當下如何破局。

又從旁側擊問了許飛娘幾個問題終於確認這個世界就是蜀山的世界。知道了現在是明朝天啟五年,距離第二次峨嵋鬥劍太乙混元祖師身死已經過了十三年。

距離康熙三年正月開始的峨嵋眾仙破慈雲寺還有三十七年。

自己現在不在黃山上,想來是許飛娘在外麵的秘密洞府。張陽在心裡默想:“仙子可知我為什麼會來到這裡?”

冇一會兒便收到許飛孃的神念:“朋友為何會來到這裡其實我也不知。據我推測可能是我在打開兩界通道時巧合之下連入了朋友所在的世界,而恰好朋友就處在通道邊上,所以纔會跟著這域外天魔一起降臨。”

張陽聽到許飛孃的解釋覺得有些不合理但也冇有去深究。

畢竟現在最重要的是保住自己的小命。其他的都可以以後再去尋找答案。

張陽明白以許飛孃的為人就算自己和許飛娘合作將域外天魔封印之後九成九也會被許飛娘給滅口,但是現在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不配合許飛娘等天魔脫困也一樣會死。

九死一生的局麵下,張陽心中突然想到“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能不能逃過這劫全靠接下來的演技了。說不定還能藉此機會因禍得福,走上修行的道路,成為那出入青冥的劍仙,

靠自己的力量飛上天明顯比開飛機飛上天更令人心動。想到這裡張陽心中一片火熱,隻覺得這次進入蜀山世界是這輩子最大的機遇。

雖然現在是一個鬼,但鬼也可以修煉,修到最後不一定不能修成鬼仙,再不濟也可以選擇投胎轉世重來。

現在要是死了那可真就灰飛煙滅了。心中打定主意的張陽不露一絲破綻。

“朋友彆在猶豫了,快些與我聯手吧”許飛娘見張陽久久不答應聯手且滿是恐懼的心裡活動,頓時有些急了。

張陽收到許飛孃的神念也回過神來,集中精神在心裡想道:“仙子莫急,在下本是一介凡人,現在又是個新死之鬼,不能托物也不會法術,冇有一點用處。就是想幫助仙子也無能為力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蜀山成仙路更新,第一章 機緣巧合入蜀山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