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張陽見醉道人語氣低沉,趕忙出聲安慰,“師父不必自責,俗語有言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師者的修為境界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還是看自身是否努力,如果不能持之以恒那再好的資質也是白搭。”

醉道人見張陽安慰他便失笑說到:“是為師失態了,竟然還要徒兒反過來安慰師父,你放心,為師定然不會耽誤你的道途的。現在你還是趕緊打坐回氣,明日一早咱們便禦劍回峨嵋山。”

張陽聽完醉道人所言也不多言,隻是點頭應是,便盤膝打坐恢複自己丹田內用儘的真氣。

第二日一早,師徒二人洗漱一番之後隨便吃了幾個野果,便禦使飛劍向峨嵋山方向趕去。

一路上張陽不斷嘗試禦使這把飛劍的最經濟速度,經過幾天的測試後張陽發現將飛劍速度控製在六十至七十千米每小時的速度下自身的真氣損耗量最低。

一口氣大約能飛二百餘裡的樣子,比全力爆發速度下多飛了約一倍的距離。算上打坐回氣吃飯睡覺的時間,一天可以趕路四百餘裡。

如此差不多七天便趕到醉道人在峨嵋山的洞府,隻見洞府冇有名字,共有七個石室,一個做丹房,一個做器房,一個做靜室,一個做客廳,一個做廚房,一個做書房,還有一個做臥室。

張陽掃了一眼將洞府內空無一人,連個灑掃童子都冇有,便對醉道人說到:“師父也是有名的劍仙了,整日修行時間尚且不夠怎有空閒來做這些灑掃雜活?何不收兩個童子在洞中乾乾雜活也好把節省下來的時間用於修行?”

醉道人聽完便對張陽說道:“徒兒有所不知的,為師現如今放浪形骸,以天為被以地為席,無有衣物被褥需要清洗,故之前無有童子侍奉。今你入我門下,師有事弟子服其勞,以後這些事就交由你來多多費心了。”

張陽聽完一陣無言,便選了醉道人的書房作為臥室,白日裡做飯修煉外功劍術,晚上打坐恢複真氣,讀書睡覺。把一天時間安排的滿滿噹噹。

一日醉道人將張陽召來說道,“徒兒,這是為師為你尋來的玉骨仙肌的修煉法門,這法門不僅有靜坐運氣之功,更有打熬身體的苦工,如今你正是身體發育的時候,修煉此門功法正當時。”

說罷便將遞給張陽一本薄薄的小冊子。張陽結果粗略一翻發現隻有二十餘頁,前幾頁記載了具體的運功法門和成就標誌,後麵全是配合使用的丹藥以及煉製方法,藥物名稱圖形。

張陽粗略一番便對醉道人說道:“我觀書內還要配合丹藥運功,徒兒還不知煉丹之法,請師父指點。順便把煉器之法也一併教了,不然出去采藥還要背在身上,能帶的量少不說還不安全。”

醉道人一聽也覺有理,便對張陽說道,“既然如此,擇日不如撞日,今日一併與你說了吧。”

醉道人整理了一下思緒接著說到:“煉丹就是將不同用途的材料製備成劑量準確易於儲存且副作用小的一種方法,常用的丹藥有增進修為的,解毒的,止血的,辟穀的。有的丹藥常常有多種用途。”

“通常有兩種煉丹方法,一是火煉,燒鉛鍊汞,礦物丹常用;二是水萃,這個水不單單指喝的水,有些特殊的材料需要用特定濃度的酒來萃取,更特殊的材料需要用到蜜蠟來萃取。”

“用水萃取一般是先將材料浸冇煮沸,熬煮一定的時間。等到我們所需的成分溶解到水中之後再將料渣撈出,加入特定的物質把一起煮出來的其他無用的成分進行反應,再通過過濾煮沸等等步驟去除,基本上就能得相對純淨的我們想要的成分了,我們收穫的成分有些是沉澱出來的粉末,有時候是湯水。”

“如果是粉末就磨碎混合黃精葛根粉這些,混合均勻之後就加水跟和麪一樣和好,之後就分塊製成丹丸,烘乾用蜜蠟包裹就可以了,如果是湯水就直接和黃精葛根這些粉末和好再製成丹丸。”醉道人一口氣說了一大通才停下灌了一大口酒潤潤喉嚨。

隨後又接著說到:“為什麼我們一般都煉製成丹丸呢?因為丹丸儲存的時間最長,做成湯水或者藥酒的話可能我們一次閉關出來發現之前煉好的靈藥發黴了或者揮發了,你說氣不氣人。所以現在丹丸成了靈藥的主流。”

再說煉器:“煉器前期和煉丹一樣都是先準備材料,材料齊全之後再按照一定的配比將材料熔鍊,做成想要的形狀和大小,這一步叫做製坯,還有一步就是將特定的法訣打入器坯中,讓其形成特定的運轉方式即法陣。”

“打入的法訣數量和質量越高,法寶就越厲害,不同的材質能祭煉的法訣是不同的,材質越好能容納的法訣越多,法寶的材質也是可以通過溫養祭煉不斷提高的。到得最後法寶能生出靈性,自動護主禦敵。”

“飛劍則不同,飛劍是要練好劍坯之後用靈藥洗煉培養靈性,完成之後再經過劍主祭煉便可如臂指使。

因為飛劍祭煉時間短威力大,所以飛劍慢慢的占了主流,現在修真之人基本人手一把飛劍,而法寶卻隻有少數人纔有。所以我們又稱劍仙,劍俠。”

張陽聽完連忙發問:“什麼境界可以稱為劍俠?什麼境界可以稱為劍仙?”

醉道人答道:“練成真氣,且能禦使飛劍便可稱為劍俠;步入練氣化神境界修出元神就可稱為劍仙了。”

醉道人說完便遞給張陽兩本冊子,一本封麵寫著丹書精要,一本封麵寫著煉器精要。

對張陽說道:“今日便說道這裡,這裡有兩本煉丹煉器的冊子,你拿回去仔細揣摩,有不懂的可來問我。”說完便閉目打坐去了。

張陽見此也不出身,拿著三本書回到書房開始研讀,準備研究透徹之後便藉著醉道人的丹爐器鼎著手試練。

當下張陽的修習內容又增加了煉丹煉器和練玉骨仙肌,除了偶爾外出前往深山中采藥外足不出戶。

如此五年匆匆而過。此時的張陽已經有十五週歲,身體也基本發育完全,因為充足的鍛鍊和不斷的肉食。

張陽上一次去城裡做衣服按照量衣尺量下來有五尺餘高,換算下來大約是一米八五。麵如冠玉,雙目炯炯有神,直叫人以為天樂重回十八。當然還是冇有各位彥祖帥的驚天動地。

這日張陽收拾好行囊對醉道人說道:“師父,這段時間附近的山裡已經冇有是適合我用的靈藥了,我準備去那莽蒼山試試運氣。”

醉倒人聞言說道:“也好,以你現在的道行劍術足以自保,而且我也早冇什麼好教你的了,你這便去吧。下山之後記得去一趟九華山拜見救命恩人。”

張陽點頭應是,見醉道人不在說話便向外走去。

出得洞口,便喚出飛劍化作一道五丈長短的黃綠色劍光,使出身劍合一的法門升空,在空中轉了一個圈子之後辨明方向化作一道流光向莽蒼山方向飛去。

張陽的劍光雖然長了不少,但速度卻冇有多少提升。主要是這把飛劍乃是新手入門級飛劍,已經不適合張陽現在的道行使用。

可是張陽這五年一直忙於修煉無暇再去從頭祭煉一把飛劍了,這次出來就是準備收集一些靈藥順便再收集些材料回去煉劍。

張陽此次將目的地定在莽蒼山主要還是為了一種特殊的靈藥——朱果,那朱果食之可以長生益氣,輕身明目。

生於深山無人跡的石頭上麵,樹身隱於石縫之中,不到開花結果之時不會出現。

這朱果正好可以練成增進修為的丹藥,增益根基,等張陽進入練氣化神的境界就冇用了,趁現在還冇破境趕緊來取。

張陽依稀記得朱果在一大片的馬熊和猩猩附近,此去莽蒼山,可以先行尋找馬熊和猩猩,這麼大的族群,每日的活動軌跡十分巨大,在茫茫大山中要好找許多。不然直接去山裡找朱果那豈不是大海裡撈針。

張陽一口氣直飛了一千餘裡這才停下恢複真氣,比之剛禦劍之時進步何止五倍。張陽從早上出發,傍晚時分便到了莽蒼山外圍。

找地方落下劍光,恢複了完真氣之後天色還未完全黑透,趁著天空還有餘光獵了一隻獐子洗剝乾淨,生氣一攤篝火烤了起來,熟練的在烤肉上塗抹鹽巴等調料,不斷翻轉使其受熱均勻。

約一個時辰之後,張陽就著采來的野果把一整隻獐子吃的乾乾淨淨。

吃完後張陽先是靜坐一會兒,然後站起身來喚出飛劍將其複原成二尺來長,一招一式的演練起來。

隻見張陽一招一式間劍氣不斷縱橫,寶劍揮動斬擊間又有尖嘯聲不斷傳來,這玉骨仙肌果然很厲害,自己不過才修行到第一個階段,雙臂一揮便有數千斤的力氣,能生裂虎豹,要是修練至大成,隻怕冇人能輕易接我一劍。

如此禦劍強敵便遠用飛劍,近用手中寶劍,如此那些木樁子劍仙不就是活靶子麼!-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