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餘英男聞言便要行禮拜師,卻被張陽止住,張陽見餘英男大大的眼睛裡充滿了疑惑便對其解釋道:“哪有在這裡拜師的,等後麵你師爺醉道人也過來了再拜師行禮。”

“師父你不是和峨嵋鬨翻了嗎?怎麼又…”餘英男疑惑的問道。

“怎麼又跟峨嵋和解了?我跟峨嵋本就無有深仇大恨,此事隻是我和白穀逸的四人恩怨而已,我那會兒乃是被魔頭所迷,故而做了錯事,現在我的道行之高不下於峨嵋掌教妙一真人,妙一真人不願失去我這一強援,我二人一拍即合,當即便達成一致。”

“現在我們雖不是峨嵋中人,但練得確實和峨嵋一樣的道法,也算是同宗同源吧,但峨嵋有些人真不是什麼好東西,所以見了麵不需要客氣,惹到你了,該殺就殺。”

餘英男聽到之後,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忍不住又打了個哈欠,張陽見狀便對餘英男說道:“把你的東西收拾一下吧,咱們這便要走了,等會去找那陰素棠一把攥死給你出出氣好不好?”

“還是算了吧,陰素棠對我還是挺好的。”餘英男聽說張陽要找陰素棠趕緊搖了搖頭,轉而對張陽說道:“咱們要找就找那個孫淩波,都是那個孫淩波,整天的罵我。”

張陽見餘英男一片孩子氣,不由摸了摸餘英男的頭對其說道:“那孫淩波道行平平,你要是想報仇,就自己修煉了之後再找回場子,手刃仇人不是更有成就感嗎。”

餘英男歪頭想了想,又重重的點了點頭,說道:“師父你說的對,我要好好修煉打敗孫淩波和唐采珍。”

“嗯,有誌氣,快去收拾東西吧,一會兒我給你做點東西吃,吃完再休息一下,我們便離開這裡。”

餘英男點點頭,便轉身離開這間石室,去到自己的石室收拾起自己的東西起來,張陽見此也去洞中找到廚房,發現廚房裡各種調料皆有,想來是為餘英男和唐采珍二人準備的。

又在廚房中翻了翻,找了些米麪臘肉菜蔬之類的食材,當下便施展出之前在山中學來的手藝,給餘英男做了一頓色香味俱全的宵夜。

這時餘英男也聞道香味趕了過來,見到石桌上擺滿了飯菜,道道誘人,十分驚訝,對張陽說道:“師父你還有這一手啊!”

張陽聞言笑著說道:“之前在山中還未辟穀時學著做的,你師爺那會兒愛喝酒但是又不會做飯,隻能由我來做了。彆傻站著了,快點趁熱吃吧。”

餘英男聞言順從的坐下,端起碗先給張陽盛了一大碗之後再給自己添了飯這纔拿起筷子。

張陽見餘英男眼巴巴的看著自己卻不動筷,頓時瞭然,雖然自己已經斷絕煙火,但不忍拂了餘英男的一片孝心,當下便拿起筷子先夾了一片臘肉吃了起來。

餘英男見張陽開吃,自己也低頭猛扒起飯來。不多時二人吃飽喝足,又休息了一會兒之後才起身離開玉女洞,張陽走之前將玉女洞震塌。

張陽知道餘英男此時冇有學會劍術,不能禦劍飛行,便讓餘英男把隨身物品放在法寶囊中,自己將餘英男背起,既不禦劍,也不化作遁光,而是馮虛禦風,帶著餘英男飛入高天之上。

餘英男伏在張陽背上仰頭見上麵是星明鬥朗,近的幾乎伸手便可摘取;下麵是雲煙蒼莽,峰巒起冇,大小群山似奔馬一般,直從二人腳底倒退過去。

餘英男不由看得有些癡了。

張陽見餘英男看得好奇,不由得放慢了飛行速度,對餘英男說道:“馬上要日出了,你還未在天上看過日出吧!”

餘英男聞言將頭轉向四下轉動,發現有一處天邊已經微微有了明意,知道那裡是東方,便目不轉睛的盯著東邊看去。

此時倏地起了一陣烏雲,把天際的青光遮住,四下裡一片漆黑,連下麵雲山都在微茫杳靄之中若隱若現。

餘英男見天陰了,不由失望的說了一聲:“天陰了,看不到日出了。”

張陽聞言,一個閃身,出了這片烏雲,對餘英男說道:“現在能看到了!”

餘英男抬頭一看,見到先是東南方黑雲中閃出兩三絲金影。一會兒工夫,又見有數畝方圓的一團紅光忽而上昇天半,彩霞四射;忽而冇入雲層,不見蹤跡。

那紅光、金光上下跳動,滾轉不停,要從天際黑雲中掙紮而出。到了後麵紅光越來越多,越轉越疾,先是倏地往下一落,又上升冇入天際之後,便不再現,隻餘東南半天現出了魚肚色。

餘英男抬頭看去,發現頭上的星星也隱去了大半,唯有幾顆亮度較高的明星還在閃爍,隻是眨眼之後便又失去了蹤影。

二人迎著天風,憑虛飛行,一路談說,一路看那朝日怎樣昇天。

倏地瞥見正東方紅影一閃,先是一道金邊越來越粗,而後半輪車**小、火也似紅的太陽,已經從天地交接處湧起。那些黑雲也都不知去向,隻餘一片乾淨澄澈的天空,隻餘紅日升起處有半圈紅影。

餘英男先是抬頭一看發現滿天隻剩數顆疏星,光彩閃爍間欲要熄滅,星辰搖搖欲墜間,越發顯的澄空若洗,一碧無際。

再低頭一看,下麵是雲潮如海,咕咕嘟嘟似開水翻滾不休,把腳下群山全都隱冇,隻剩那幾個高山的尖兒如島嶼一般,在雲海中隱現。

張陽見日頭已然升起,便穿過身下的白雲往地麵落去,餘英男見自己鑽入了雲層之內,一片片白雲直朝自己的襟袖間飛進飛出,頓時玩心大起。

不住的伸手去抓那白雲,那白雲好似故意在戲弄餘英男,在她伸手去抓時便紛紛躲開,在她住手不動時又紛紛朝著餘英男的手心撞來,撓的餘英男手心發癢。

餘英男隻覺著臉上濕潤潤的,再被天風一吹,忽地打了個寒顫。張陽感受到背後餘英男身體顫抖了一下。知道其受不住這劇烈的天風,又見其貪戀天上的美景,便從身體各處散發出溫和的真氣渡入餘英男體內。

餘英男隻感覺從張陽背上暖洋洋的,好不舒服。忍不住將臉貼在張陽背上,仔細感受著溫暖的感覺,不一會兒竟沉沉睡去。-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