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張陽見餘英男在自己背上睡著,不由得放慢了飛行速度,怕將其驚醒,更是在周身升起了一道真氣屏障,以阻擋猛烈的天風。

不多時便來到莽蒼山附近,張陽見到前方溪澗處有兩個身影在飲水,仔細一看其中一個正是前不久剛見過的李英瓊,另一個是那的叫袁星的猩猿。

張陽見到李英瓊頓時有些欣喜,趕忙叫醒餘英男,對其說道:“徒兒快醒醒,你看前麵那人是誰!”

張陽見餘英男醒來之後仍有些迷糊,便加速飛到李英瓊近前,那袁星聽到破空之聲,趕緊抬頭戒備,見來人是之間見過的張陽,便趕緊對李英瓊說道:“主人快看是誰來了!”

李英瓊聞言抬頭一看,發現是張陽破空而來,頓時興奮的跳起來對張陽招手大喊大叫。

離得稍近一些李英瓊發現張陽的背上還揹著個女孩,仔細一看正是之前的至交餘英男,頓時高興的大喊:“英男姐姐!”

餘英男見本來還有些迷糊,待看清喊自己的正是好姐妹李英瓊頓時高興的對下麵直揮手,不斷的在張陽耳邊催促道:“師父快點下去,這是我的好姐妹李英瓊啊!”

張陽一個閃身直接落到李英瓊麵前,餘英男不等張陽站穩便鬆手從張陽背上滑下,兩人相見,抱在一起高興的又叫又跳。

良久二人這才平複完激動心情,並排坐在溪澗邊的岩石上敘話。

李英瓊對餘英男問道:“英男姐姐,你怎麼會跟大仙一起到這裡來啊?”

“我被那陰素棠擄去棗花崖,多虧了師父想救才逃出魔窟。”餘英男聽李英瓊的語氣好似與張陽認識,便問道:“怎麼,瓊妹也認識我師父嗎?”

李英瓊聞言想也不想便回答道:“認識,我跟大仙前不久才見過呢!當時我還想拜大師為徒呢!隻不過被大師拒絕了。”

餘英男驚訝的問道:“為什麼啊?我還想求師父也收你為徒呢!當初咱倆說好的要一起拜師學藝呢!”

“師父你為什麼不願意收瓊妹啊?”餘英男轉頭對張陽問道。

張陽見餘英男臉拉的跟驢一樣,感到好笑的同時對其解釋道:“這事是這樣的,李姑娘她父親的結拜兄弟拜入了我那仇人白穀逸的門下,我若收李姑娘為徒的話,日後她父女二人如何麵對周淳?我不願見到此等人倫慘劇,故而拒絕了。”

餘英男聞言這才知師父的苦心,當下便搖著張陽的胳膊,向張陽撒嬌道:“師父道行高深,一定知道瓊妹會拜誰為師,還請師父大發慈悲告知一二吧,我二人實在是被陰素棠弄怕了。”

張陽聞言點點頭,轉頭對李英瓊說道:“你將會拜峨嵋掌教妙一真人的夫人為師,你也不必心急,你拜師的日子就在這幾天了。”

餘英男和李英瓊聞言對視了一眼,李英瓊眼裡滿是欣喜,而餘英男則為好友感到欣喜的同時也多了一分擔憂。

餘英男喜得是自己的小姐妹能拜入峨嵋劍仙領袖門下,造化極大,憂的是日後怕有因為立場而反目成仇的一天。

一邊是恩師一邊是情同姐妹的李英瓊,想到恩師才說了不久的身不由己,現在自己小小年紀竟然已經有了體會,當下忍不住大聲嚎哭起來。

一邊哭一邊抱著李英瓊斷斷續續的說道:“瓊妹,我不想以後和你做敵人啊,哇…”

李英瓊聞言也反應過來,對餘英男說道:“英男姐姐不必如此,大仙道行高深,想必早已算到此事了,你放心吧,大仙他肯定有解決辦法的!”

餘英男聞言也止住了哭聲轉頭看向張陽,張陽見到二女各自的反應,在心中微微一歎,這李英瓊不愧是天命主角,雖然年紀還小,但是其麵臨事情的鎮定態度以及反應能力都不是同為三英中的餘英男可以比擬的。

隻可惜李英瓊不能拜入自己的門下。

張陽見到二人均期待的看向自己便對餘英男說道:“徒兒不必憂慮,以我現在的道行,對上那白穀逸的話,隻要他不是一心想逃,我抓住機會一招便能將他捏死。而且我非濫殺之人,隻要周淳不來找死,我也不會特地去斬草除根。所以,這一切的關鍵便在周淳那裡,而這周淳便需要李姑娘和令尊去勸說了。”

李英瓊聞言便對張陽說道:“大仙你放心,我一定會勸說周叔父的,而且那白穀逸確實不是什麼良師,若是能讓周叔父改換門庭,那最好不過了。”

“對了,大仙你也彆李姑娘李姑孃的叫了,我和英男姐姐情同姐妹,我把她當作我的親姐姐一樣看待,如今你做了英男姐姐的師父,那也相當於是我的半個師父了,再李姑娘李姑孃的叫,太過於生分了。”

張陽聞言從善如流,當即對李英瓊說道:“如此,以後我便叫你英瓊吧。”

李英瓊聞言點點頭對張陽說道:“那我跟英男姐姐一樣叫你師父吧,但是你又不能收我為徒,那我便叫你出雲子師父吧。”

張陽聞言感覺有些奇怪,但是看到李英瓊一臉認真和孺慕,心底莫名一軟,再轉頭看到餘英男也是一臉期待的看著自己,便點點頭對李英瓊說道:“我雖然不能收下你,但你這聲師父不能白叫,我自會和對英男一樣對你。”

李英瓊聞言大喜,對餘英男說道:“英男姐姐,我們可以在一起學藝了,等我學會劍術之後就可以經常過來找你了!”

說完又想到了什麼,伸手從法寶囊裡掏出來一大把的朱果遞給餘英男,對餘英男說道:“英男姐姐,這是我采到的朱果,你也吃點吧。”

張陽見餘英男猶豫便對餘英男說道:“你英瓊妹子給你的你便收下吧,你英瓊妹子已經吃過不少了,這朱果對剛修道的人好處極大,但吃多了也是浪費,你拿三顆就足夠了。”

餘英男依言從李英瓊手上取過三顆朱果,李英瓊見餘英男隻取三顆,便不由分說的將手裡一大把的朱果都塞給餘英男。-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