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餘英男正待拒絕,卻被李英瓊止住,李英瓊對餘英男說道:“英男姐姐怎的如此生分!我二人情同姐妹,我的東西便是你的啊”

餘英男聞言不好拒絕,隻得將其收下,剛想吃的時候卻又停下將朱果又遞給張陽。

張陽見餘英男如此孝順,心中大感寬慰,對餘英男笑著說道:“英男你自己吃吧,這東西現在對我並無用處,隻能嚐個味兒,而且我在剛入道的時候就已經吃過了,現在你們吃的這些還是我剩下來的呢!”

餘英男聞言這才剝開一個朱果輕輕放入口中,剛入口便感覺到一股熱流順著喉嚨滑入胃部,在胃部轉了一圈之後便從胃部向四肢百骸散發出陣陣熱流。餘英男舒服的不由閉上了雙眼。

張陽見餘英男吃下朱果之後,便伸手摸了摸餘英男的頭頂。餘英男隻感覺到胃部在散發熱流的同時,天靈也有一股熱流直衝而下,引導著朱果散發出的熱流不斷的沖刷著自己的身軀。

不一會兒,胃部的朱果停止散發熱流,天靈的熱流感應到餘英男的胃部冇有熱流再散發出來也回到餘英男的天靈蟄伏下來,餘英男心中升起明悟,正待這時自己師父在幫自己伐毛洗髓,改善資質。

又等了一會兒餘英男才睜開雙眼,微微一動便感到自己身輕如燕,微微一縱便躍起三四丈高,再一凝神,隻覺溪澗的流水聲,山林間的鳥鳴聲紛至而來,偏偏又能一一分辨,絲毫不覺嘈雜。

感受到自身的變化,餘英男不由得有些癡了。原來餘英男背陰素棠擄去之後因見陰素棠及其門下作風不正,知道其不是好人。

便不敢學習陰素棠教的崑崙道法,隻撿了些劍術學了,又因為餘英男背陰素棠擄去日短,此時尚且還無有真氣在身。今日在朱果和張陽的幫助下,第一次感受到道法的玄妙,不由得有些癡了。

“還愣著乾什麼,接著吃啊!”張陽見餘英男體悟完自身的變化還在傻站著,不由對其說道。

餘英男這才恍然驚醒,趕緊又依次掏出兩顆朱果先後吃下,第二顆朱果下肚,頭頂的熱流又再次出現,引導著朱果散發出的熱流在身體裡行進。

餘英男感覺第二顆朱果吃了之後,熱流對身體的改善明顯冇有第一顆那樣明顯。

等第三顆朱果下肚後,頭頂的熱流已不再出現,而這顆朱果發出的熱流對身體幾乎冇有任何改善,大部分熱流散入了四肢百骸之中,隻有一絲熱流歸於丹田之中蟄伏下來。

餘英男感受完身體的變化之後才睜開雙眼,見到李英瓊關心的看著自己,不由對李英瓊說道:“瓊妹,不要擔心,我冇事的。我的身體現在感到前所未有的好。”

李英瓊又上前在餘英男身上到處摸了摸,這才轉頭對張陽說道:“出雲子師父,為什麼我吃這朱果的時候隻是感到身輕體健,飽腹不餓,卻冇有英男姐姐這般明顯的變化?”

張陽笑著說道:“你那會兒無人助你引導,你吃下的朱果精氣全都蘊藏在你的四肢百骸裡,等你開始練氣的時候便能感受到這朱果對你的幫助了。”

李英瓊似懂非懂的點點頭,也不在追問,這時那大猩猩跑過來指著那山林深處對眾人說道:“主人,各位大仙,那邊有隻被人用妖法祭煉飼養的妖虎在窺視我們。”

李英瓊聞言大驚,急忙便要抽出紫郢劍動手,卻被張陽伸手阻攔,張陽對二人一猿說道:“我早已知曉,那妖虎十分弱小,正適合你們練手,英男、英瓊你們二人還冇正式入道,正好可以去親眼看看旁門左道的殘忍。”

說罷便取出寒星劍遞給餘英男,對其說道:“這把寒星劍是我早年所煉,如今已經用它不到,便給你防身吧,雖然比不過英瓊的紫郢劍,但也在我手中斬過不少為惡之人。你也不必羨慕英瓊,日後你自會得到一把不弱於紫郢劍的寶劍。”

餘英男聞言接過寒星劍,抽劍出鞘隨手一抖寒星劍的劍尖便射出丈許長的金色劍光,揮動間亂石激飛。

那躲起來窺視的妖虎正想將那兩個美貌的少女擄走供其主人采補享用。突然見到那男子遞給其中一個女子一把短劍,那女子揮舞短劍間竟有劍光射出,知道這些人跟自己的主人一樣,乃是劍俠中人。

當下便要轉身逃跑,那妖虎舞動四肢不斷的向前跑動,卻發現身邊的景色一點冇有變化,而且腳下也冇有往常跑動那樣的實感。心中大驚,趕緊低下碩大的虎頭往下一看。

這一看卻看到自己四肢離地,彷彿有一隻無形的大手將自己的身軀抓起。一瞬間彷彿冰水從頭澆下,把整顆虎心給涼的通透。腦海中隻有一個死定了的念頭。

張陽見那妖虎還想逃跑,便使了個虛空凝滯的法術將那妖虎的身子固定在空中,任其拚命的揮舞四肢也無法移動分毫。

張陽將手一揮,那妖虎便身不由己的飛到張陽幾人麵前。張陽對餘英男和李英瓊說道:“這老虎身上妖氣沖天,且知道埋伏蹲守,不像是野生的精怪,想來是有人飼養來為惡的。你們將這妖虎除去吧。”

餘英男和李英瓊見張陽攝來一隻吊睛白額猛虎,渾身黃毛,生的十分凶猛肥大,像這樣凶猛的老虎,二人有生以來還是頭一次看見。不由有些害怕,但想到自己有神劍在手,又有高手壓陣,當下便鼓起勇氣各自抽劍向那妖虎走去。

那老虎見來人輕鬆將自己攝來便知道不好,本想束手待死,卻發現將自己攝來的那人卻不出手,反而是讓兩個小女娃娃對付自己,當下被激起凶***要殺了這兩個小女娃娃給自己陪葬。

當下亮出藏於肉墊裡的利爪,蹲著身子,發起虎威來。那妖虎見自己能夠動彈內心大喜。頓時圓睜兩隻黃光四射的眼睛,張開大口,露出上下四隻黃森森的流著涎水的大牙和生滿倒刺的猩紅長舌,一條七八尺長的虎尾不停的甩動,敲在地上把地打得山響,濺的塵土四處飛揚。-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