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英瓊追到道人立地所在,忽然道人蹤跡不見,心中大為驚異。把頭看了看天色,正是申酉之交,還冇到黃昏時分,見這道人能白日隱形,知道遇到了高手。

因聽道人適才說已經擺下天羅地網,便用目往四外細看了一看。四外古木森森,日光斜射入林薄,帶一種灰白顏色,果然鬼氣森森。BIqupai.c0m

李英瓊知道久留必有凶險,無心再去追究道人蹤跡。正待退回原路和餘英男及袁星彙合,忽然平地起了一陣旋風,那風過處,把地下砂石捲起有數丈高下,恰似無數根立柱一般,旋轉不定。

隻一會兒的工夫,愁雲漠漠,濃霧瀰漫,立刻分不出東西南北。四麵鬼聲啾啾,陰風刺骨。旋風濃霧中,出現數十個赤身女鬼,手持白幡跳舞,漸漸往英瓊立處包圍上來。

李英瓊隻覺得一陣陣目眩心搖,四肢無力,知是那道人的妖法。本想用手中寶劍朝那些女鬼斬去,誰知兩隻手軟得抬都抬不起來,這才感到害怕起來。

餘英男見李英瓊獨自衝了上去,準備找那紅臉道士拚命,怕李英瓊出事,便趕緊帶著袁星跟上去準備接應,發現李英瓊剛到那道人立身處時那道人便憑空消失。

知道不妙,趕緊上前要跟李英瓊彙合。不料剛走了幾步便發現四下裡起了旋風濃霧,遮蔽了李英瓊的身形,更有數十個赤身女鬼手持白幡跳舞圍繞著一處跳舞。因那些赤身女鬼主要對著李英瓊施展魅惑心神的法術,餘英男此時雖然氣血翻湧,但還能行動自如。

餘英男心中知曉那處應當就是李英瓊所在之處,況且自己師父就在彼處,斷不會任由自己二人陷入危險之中。頓時心中膽氣大增,提劍便往女鬼處衝去。

李英瓊眼看那旋風中女鬼是越跳越近,耳旁又聽有人說道:“女娃娃,你已入羅網,還不放下手中寶劍投降,隨你家祖師爺到洞府中去尋快樂麼?”

李英瓊聽出是那個道人聲音,想到餘英男就在此處,隻要能堅持一段時間,必定會有人前來相救,當下便要詐降。心頭盤算還冇有定,忽見那些女鬼跳離自己身旁還有兩丈遠近,便自停步不前,退了下去。

李英瓊又聽見道人在相隔十數丈外吆喝,以及擊令牌的聲音。那令牌響一次,那些女鬼便往英瓊立的所在衝上來一次。及至衝到英瓊立處兩丈以內,好似有些畏懼神氣,撥回頭重又退了下去。

那道人見女鬼不敢上前,十分惱怒,不住把令牌打得山響,但始終無效。李英瓊起初非常害怕,及見那些赤身女鬼連衝幾次,都不敢近自己的身,頓時膽大起來。

李英瓊這才發現手中這口紫郢劍端的是仙家異寶,每當女鬼衝上來時,竟自動地發出兩丈來長的紫光,不住地閃動,無怪那些赤身女鬼不敢近前。

李英瓊見狀不由放寬了心,膽力頓壯。叵耐手腳無力,不能動轉。不然一路舞動寶劍,衝出便可去。

那鬼道人喬瘦滕所用妖法,名為九天都籙陰魔**,非常厲害,漫說一個尋常女孩,就是普通劍仙,一經被他這妖法包圍籠罩,也都要失去知覺,乖乖束手被擒。

偏偏李英瓊遭逢異數,內服靈藥仙果,外有長眉真人的紫郢劍護身,雖然將她困住,竟是絲毫侵害她不得。

喬瘦滕見久久拿不下李英瓊,不由心中大怒。起初那喬瘦滕見英瓊一身仙骨,想生擒回去受用。此時見妖法無用,不由無明火起,便不管李英瓊的死活。狠狠心腸,將頭髮分開,中指咬破,長嘯一聲,朝前麵那團濃霧中噴了過去,便有數十道火蛇飛出。

李英瓊正在那裡無計脫身,忽見赤身女鬼退去,濃霧中又有數十條火蛇飛舞而來。正焦急間突然聽到有人喊道:“瓊妹莫怕!我來了!”

李英瓊一聽正是餘英男的聲音,轉頭一看,餘英男已經到了身後不遠。頓時大喜過望。趕緊踉踉蹌蹌退身到餘英男身邊,那數十道火蛇彷彿有靈性一般也跟著李英瓊而來。

二人合在一處,各自揮舞手中神劍抵擋襲來的火蛇,李英瓊本來手腳就有些軟麻,手中紫郢劍揮舞的冇有那麼利索,紫郢劍本是這方天地之內最強的飛劍,奈何現在使用它的主人實力不濟,連其百分之一的功效都冇發揮出來,和餘英男的寒星劍一起隻和那火蛇拚個平手。

三人正僵持間,餘英男和李英瓊耳旁聽見驚天動地的一個大霹靂打將下來,震得餘英男和李英瓊目眩神驚,不辨東西。

等了一會兒,二人纔回過神來,往四外一看,隻見夕陽銜山,暝色清麗,愁雲儘散,慘霧全消。

眼前哪還有那赤身女鬼的蹤影,隻餘一個紅臉道士仰麵躺在地上,眉心一個指頭大的孔洞正在汩汩冒出紅白之物。這時一個雲帔霞裳,類似道姑打扮的美婦人緩緩從空中落下。其身影在夕陽的映襯下彷彿似神仙一般。

那道姑落下之後還未說話便被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夫人為何要出手打斷我徒兒的練手?”

那道姑聽到有人說話大吃一驚,趕忙轉頭四下尋找說話之人,卻發現四下無人,頓知來人不是道行超過自己便是有奇異法寶法術在身。不敢怠慢趕緊問道:“道友何人?還請現身一見!”

“剛剛分彆不到一個月,夫人便不認識我了嗎?”張陽說話間從那道姑身前現出身形。

那道姑看清來人樣貌頓時大吃一驚,趕忙開口道:“張陽你怎麼還在這裡?”

“夫人不必驚訝,我已和您夫君妙一真人談過了,我來此處乃是為了讓我這個徒兒和她的小姐妹見上一見。”張陽指著餘英男和李英瓊說道。

原來來的這個道姑正是妙一真人的夫人荀蘭因,因接到自己丈夫的飛劍傳書說長眉祖師的紫郢劍出世了,讓其過來看顧一二,免得紫郢劍落入敵手。

妙一夫人接信後不敢怠慢,急忙趕到莽蒼山附近,正好看到此處陰風陣陣,知道有旁門左道在此害人,便用太乙神雷將妖霧擊散。

妖霧散去之後果然露出被震的有些發暈的鬼道人喬瘦滕、餘英男和李英瓊三人身影。

妙一夫人見那鬼道人喬瘦滕渾身邪氣滿滿,不像個好人,想也不想的便將飛劍放出把那鬼道人一劍殺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蜀山成仙路更新,第一百零三章 妙一夫人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