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見張陽下手如此不留情麵,一邊躲開襲來抵擋大手一邊對妙一夫人喊道:“道友還請勸說這位張道友一二吧,我隻是跟大家開個玩笑而已!”

妙一夫人不好在繼續裝聾作啞對張陽說道:“道友,還請住手吧,畢竟他說來也算是你的長輩。”

“我可冇有暗中作祟的長輩”張陽一邊冷哼一聲,一邊繼續禦使著大手朝那人抓去。

妙一夫人見張陽絲毫不留情麵,當下趕緊對餘英男和李英瓊說道:“兩位姑娘,趕緊幫忙勸勸吧。”

“師父!”餘英男見那人被張陽逼得上下狼狽逃竄心下本就不忍,此時聽到妙一夫人出言,不由得開口對張陽喊道。

“出雲子師父既然這人是相識之人,而且紫郢劍也冇事,還請放過他吧!”李英瓊聞言也對張陽說道。

張陽見餘英男和李英瓊出聲相勸,不好再借題發揮,隻得依次收回大手,那人見張陽將大手全數收回這才鬆了一口氣,遁光散去間顯出一個矮老頭來,對著張陽說道:“道友,我不過是與大家開個玩笑罷了,何必如此動怒!”張陽聞言扭過頭去跟餘英男說話,並不理會此人。

那人見張陽並不理會他,又轉頭對妙一夫人說道:“你家的的寶劍果真與眾不同,竟讓我栽了一個跟頭兒!”

“朱梅道友怎麼如此清閒,來到此地與我等開玩笑?”妙一夫人不好不理,對朱梅問道。

朱梅聞言便將自己的來意對妙一夫人說了一遍,原來朱梅自峨嵋眾仙破了慈雲寺之後閒來無事,打算暗中前去保護峨嵋的小輩弟子,順便遇到機緣,也收一兩個資質好的門徒,以備日後建立青城派時充當門麵。

在路過飛熊嶺時,遇見了崑崙派的劍仙赤城子,朱梅用丹藥救了赤城子,赤城子又請求朱梅去莽蒼山破廟中去救李英瓊,朱梅一時心軟便答應了赤城子的請求。

朱梅順著痕跡一路跟蹤來到此地,忽然一聲雷震,知道同道之人在此。將身隱在林中偷看,看到長眉真人的紫郢劍今又二次出世,有心想要試試紫郢劍的威力,這纔出手攝去紫郢劍。

朱梅道完自己來此的緣由之後便對妙一夫人說道:“如今紫郢劍二次出世,想來是異派的殺劫已至。而且令徒小小年紀,就有這樣好的根基稟賦,將來必定能光大貴派門戶。”

妙一夫人聞言笑道:“這位李姑娘還未拜入我的門下,道友還請慎言。”

李英瓊在旁聽了半天,想到前幾天張陽所說之言,此刻福至心靈,上前對妙一夫人跪拜道:“弟子李英瓊,心慕仙道,還請仙姑收留!”

妙一夫人聞言,笑著扶起李英瓊對其說道:“你賦稟福澤甚厚,收你歸我夫婦門下,原也不難,不過你還不曾學會劍術,雖得此劍,不能與它合一,一旦遇見異派中高人,難免不被他奪了去。”

李英瓊聞言不由小臉一垮。

妙一夫人見狀繼續說道:“我意欲先傳你口訣,你仍回到峨眉,按我所傳,每日把劍修煉,二三年後,必有進境,我再引你去見外子。你意如何?”

英瓊這才大喜,當下拜了師父,站起身來,那猩猩也在旁邊隨著跪叩。

妙一夫人笑道:“它雖是個獸類,居然如此通靈,以後你山中修道,倒可少卻許多勞苦與寂寞了。”

朱梅見李英瓊拜入峨嵋門下便對李英瓊說道:“我一個窮老頭子,身無彆物,僅有此物權當是我之前無禮的賠罪之物吧”

說罷,從身上取出一個兩寸長,類似一隻冰鑽,似金非金、似玉非玉的東西,遞與英瓊道:“這件東西是我近日在青城山金鞭崖下掘土得來,發現之時,寶氣上沖霄漢。等我取到手中,見上麵篆文刻著‘朱雀’兩個字。放在黑暗之中,常有五彩霞光。無論什麼堅硬的金石,應手立碎。知是一個寶貝,隻是不知道它的用法。但知妙一真人與玄真子能識此物,本打算去問他個明白。如今你既歸妙一真人門下,我索性就送與你,等你見過真人再問用法吧。”

英瓊聞言,拿眼望著妙一夫人,不敢伸手去接。妙一夫人示意英瓊收下。英瓊這才連忙跪下,謝了朱梅,接過那隻冰鑽,收到張陽給的法寶囊裡。

張陽見李英瓊已經拜師,轉頭對餘英男說道:“英瓊已經拜得名師了,日後等你們修成劍術,哪怕遠隔萬裡想要見麵也是等閒。”說罷便要帶著餘英男離去。

餘英男聞言對張陽說道:“師父先等等,我跟英瓊告個彆就走。”說罷便向李英瓊跑去,二女在一旁一頓嘰裡呱啦,說得無非是些相互保重,好好修煉,日後好早日再見這些話。

不一會二女說完話,餘英男滿懷心事的朝張陽這邊走來,不料卻一腳踩到一個圓滾滾的東西上,餘英男腳下一滑便要摔倒,幸而張陽一直有分出一部分注意力在關注著她,這才及時將其托起,免其出了醜。

餘英男回過神來往腳下一看,發現自己踩著的不是彆的,正是那鬼道士的頭顱,頓時嚇了一跳。

張陽見狀對餘英男說道:“徒兒莫怕,此人已經死了,不過看其所用的法術十分淫邪,與你們交手時並未想要立時害你們性命,而是想要將你二人生擒所以我才隱身在旁,不曾出手相助。現在想來此人洞中應當還有彆的受害之人,我帶你去看看吧,若是能救得一二,也算是積下點善功了。”

餘英男聽完點點頭對張陽說道:“既然如此,師父我們這便快些去吧,我們早去一分,那些人可能就少受一分苦。”

說罷,張陽二人便順著鬼道人的來路走去。

李英瓊在旁聽罷露出躍躍欲試的表情,將期待的目光看向妙一夫人,妙一夫人思考了一會對點點頭說道:“如此,我們也去吧。”

說罷便從身上取出一個粉色小瓶,倒出一些粉紅色的藥麵,彈在鬼道人屍首上麵,由它自行消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