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一夫人做完之後便帶著李英瓊和袁星也跟著張陽走了過去,朱梅立在原地想了想也跟了上去。

張陽和餘英男二人往前走了半裡多路,纔看見迎麵一個大石峰,峭壁下麵有一個大洞,知是妖人巢穴。

這時已經是黑夜,張陽的目力自然不消說得,說是洞徹九幽也不為過。就連餘英男吃了朱果之後,目力也遠勝從前,雖在黑夜,也能辨析毫芒。

當下兩人一前一後一齊進洞。走進去才數丈遠近,當前又是一座石屏風。轉過石屏,便是一個廣大石室。

室當中有一個兩人合抱的大油缸,裡麵有七個火頭,照得合洞通明,如同白晝。餘英男往壁上一看,“呀”的一聲,羞得滿麵通紅。趕緊快步上前跑到張陽背後兩隻胳膊環住張陽的腰,將臉埋在張陽的背上,不敢抬頭。

張陽見餘英男如此,當即停下腳步,對餘英男說道:“徒兒不必羞澀,這裡乃是那妖人的采補之所,這類采補之術,損人利己,但不得長生終究是鏡中花水中月,時辰一到各種劫數紛至遝來,今日就算是不死於我等之手,異日也會死於天劫之下。我們應當堅定自己的道心,正視這一切,見到這些妖法邪術便將其毀掉,免得被彆有用心之人得到用來害人。”

正說間,妙一夫人和李英瓊先後來到,李英瓊見到這壁上的春畫和餘英男一個反應,也是羞得滿麵通紅。

妙一夫人早看見石壁上麵張貼著許多春畫,儘是些赤身男女在那裡交合。見到餘英男和李英瓊的表現哪裡還不知道緣由,當即將手一指,一道金光閃過處,英瓊再看壁上的春畫,已全體粉碎,化成零紙,散落地麵。

妙一夫人聞言對李英瓊說道:“這些邪魔外道用各種邪惡殘忍的法術害人,日後見到頂不能留情。”

眾人說話間那袁星,看見油缸旁立著一個鐘架,上麵還有一個鐘槌,便取在手中,朝那鐘上擊去。

一聲鐘響過處,室旁一個方丈的孔洞中,跳出十來個青年男女,一個個赤身**,相偎相抱地跳舞出來。李英瓊疑是妖法,剛待拔劍上前,妙一夫人朝那跳舞出來的那一群赤身男女臉上一看,忙喚李英瓊住手。

張陽對看著眼前這些雙眼無神的男女心中怒火升騰,恨不得現在就要將戒律定下,以麵這些無辜的凡人受到傷害。

那十幾個赤身男女,竟好似不知有生人在旁,若無其事,如醉如癡地跳舞盤旋了一陣,成雙作對地跳到石床上麵,正要交合。

張陽見狀,大喝一聲,從嘴中噴出一口真氣,朝那些赤身男女噴去。這些赤身男女原本是好人家子女,被妖人拐上山來,受了妖法邪術所迷,神誌已昏,每日隻知淫樂,供人采補,至死方休。

被張陽這一聲大喝,立刻破了妖法,一個個都如大夢初覺。有的正在相勾相抱,有的正在舞動身體,倏地明白過來,看看自己,看看彆人,俱都赤條條一絲不掛,誰也不認識誰,在一個從未到過的世界中,無端竟會湊合在一起。

眾人略微呆得一呆,起初懷疑是在做夢,不約而同地各在自己的手臂上輕輕掐了一掐,從手臂上傳來的疼痛提醒著自己這不是做夢。

這些男女大都聰明俊秀,多數發覺自家身體跟以前不一樣了,羞恥之心生起,不禁悲從中來,驚慌失措,各人去尋自己的衣服穿。

但他們來時,被妖術所迷,失了知覺,衣服早被妖人剝去,平日在洞中俱都**相見,哪裡還能尋得著。羞恥之下急得這一班男女一個個蹲在地下,將雙手掩住敏感部位,放聲大哭。

餘英男聽聞眾人哭的悲切,好生不忍,對張陽喊道:“師父!”

張陽聞言轉頭看了一眼餘英男將手一揮,從後洞飛來一連串的衣物鞋襪落在眾男女麵前,眾男女見狀,紛紛跪下膝行過來,不住地對幾人叩頭,苦求搭救。

妙一夫人見他們這般慘狀,好生不忍,忙對他們說道:“你等想是好人家子女,被這洞中妖道用邪法拐上山來,供他采取真陰真陽。平時因受他邪術所迷,不知到自己在乾什麼,如不是我等來此相救,爾等真陰真陽被采完之後均要慘死。現在妖人已被我等飛劍所誅。事已至此,你等啼哭無益,還是趕緊穿上衣履,然後我等設法送你們下山回家吧。”

一幫男女聞言,趕緊搶上前來,分彆認穿各自衣履。那衣履不下百十套,眾人穿著完畢,還剩下一大堆。

張陽見狀便轉頭對妙一夫人說道:“這些衣履還有眾多無人認領,想來其主人已被妖人所害,這妖道作惡多端,殘害人性命不知凡幾,我有感此界生靈生存艱難,屢遭魔門、旁門殺生練法,想要為天下修道之人定下戒律,以正言行,免得眾多無辜生靈慘遭屠戮。夫人怎麼看?”

妙一夫人聞言肅然道:“我早知你誌向不凡,冇曾想你竟有如此遠大的抱負,你若能成必會有億萬生靈因此受益,但是你此舉將會與除正道外的半個天下為敵,稍有不慎便會粉身碎骨,萬劫不複。”

“我既然敢提出,就已做好與整個天下修道人為敵的準備,這天下一心向道之人較少,多的還是成道無望,用自己修到的神通法術為非作歹之輩,此類人不識天數,不以戒律加以約束必會釀成大禍,眼前這便是鮮活的例子。”張陽正色的對妙一夫人說道。

朱梅在旁聞言冷笑道:“大言不慚,便是當初長眉真人也不敢說自己能約束的了天下修道之人,你個無知小輩也敢在此大放厥詞!”

張陽聞言也不答話,心念一動便有乾天火靈珠和玄牝珠從腦後飛出,化作兩隻大手向朱梅抓去,朱梅見那大手之上道氣盎然,絕非在洞外的那些大手可比,頓時化作遁光逃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