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陽見朱梅想要逃跑,趕緊運使大手朝朱梅化成的遁光抓去,朱梅見張陽在自己已經服軟逃走了的情況下還窮追不捨,頓時惱火起來,,欲要回身跟張陽拚一記,但又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交代在這裡。

就在朱梅內心糾結的時候,張陽運使的兩隻大手已經近到朱梅遁光附近,雙手握拳對著朱梅的遁光就是兩拳,打的朱梅的遁光像是鏡子般支離破碎,而朱梅也從遁光中跌落身形,朱梅隻感到自己渾身氣血翻騰,手腳都不聽使喚,欲要站穩身體,努力的半天還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張陽看也不看朱梅,轉頭對餘英男說道:“有些人為了本不存在的秘籍毀去了同門的肉身,讓同門沉淪在輪迴之中,自己卻逍遙自在,以後見到這種不要臉的人就給我狠狠的打。”

餘英男聞言似懂非懂的看了看朱梅,然後對張陽點了點頭,說道:“知道了師父。”

餘英男不懂,可當事人朱梅和聽說過此事的妙一夫人卻是懂得,當下妙一夫人神色莫名,朱梅卻是急得大叫:“我已經收她為徒了!還給了天遁鏡作為補償!此事我二人已經和解了!”

張陽聞言冷笑一聲,頭也不回的說道:“你二人境界互換,你看看她願不願意和你和解。”

朱梅嘴唇動了動,卻什麼也冇說的出來。

“我這次也不殺你,打你兩拳完全是因為你嘴太臭了,自己屁股都不乾淨來管什麼閒事,我自走我的道,要你來多什麼嘴!”張陽接著說道。

妙一夫人見狀趕緊給朱梅使眼色讓其快走,朱梅本欲放兩句狠話,但又忌憚張陽的道力高深,不敢言語,待氣血平複下來之後趕緊化成遁光離了洞府。

一旁的一種男女見到仙人鬥法頓時又是羨慕又是害怕,有那膽大的男女趕緊跑到張陽身前,對張陽連連叩首,請求張陽收自己為徒弟。

張陽一揮衣袖扶起眾人,對其說道:“你等元陰元陽已失,縱是踏上修行之路也需要耗費無數的靈丹妙藥來彌補虧空,我雖有道力,可怎能渡得了你們這麼多人呢,你們依次上來報了姓名籍貫,在描述一下家裡的樣貌,我將你等送回家去吧。”

張陽說完,便有一個麵目秀美,眼珠靈動異常的男子上的前來,對張陽說道:“小人唐西,乃…”

話音未落便被張陽一把擒住脖子,那唐西被掐得不停的蹬腿揮拳,欲要掙脫開來,可張陽的一雙大手就像是鐵箍一樣,將其緊緊的扼住。

“仙長,仙長,還請繞我一命…”那唐西見掙脫不開,隻得從嗓子裡擠出聲來求饒。

張陽打出一道法決將其禁錮住後隨手丟到一邊,對著剩下的人說道:“你們彆怕,這個人滿身邪氣,我開始以為是他受到那妖道的荼毒,等到他近前來我才發現他身上殘留有邪法的痕跡,這個人應該是妖道的弟子,打算混入到你們中間,飼機逃跑。”

妙一夫人聞言,趕緊上前檢視了一下那個唐西,見果真如張陽所言,這纔開口道:“好狡猾的賊子,竟然連我也給騙了過去,幸好你及時發現,不然讓其逃走又有不知多少無辜之人要飽受苦難。”

那一眾男女聞言這才放下心來,重新排好隊伍,依次上前告知張陽姓名籍貫。張陽見餘英男和李英瓊五十可做,便讓二人去後洞再仔細搜尋一遍,看還有無漏網之魚。

不一會兒,二人滿臉怒火的從後洞回來,二人倒下一地的金銀後由餘英男對張陽說道:“師父,後洞裡還有十幾個形容枯槁,奄奄一息的女子,能不能也救一救她們。”

“我先去看看,你們把這金銀財貨分一下,留給他們當作盤纏,免得回家之後遭人嫌棄。”張陽對餘英男說道。

說罷邁步便往後洞行去,不多時果見有十來個赤身**,形容枯槁的女子被人隨意丟棄於一間石室之內,張陽上前檢查了一下,發現這些女子真陰已然被人采補乾淨,此時不過是苟延殘喘罷了。

就算了救回了之後不消幾天也會魂歸墟墓,張陽便將袖一揮發射出十餘道氣針將這些女子儘皆射死,免得其再遭痛苦。

張陽又在洞內搜尋了一遍,發現了數本記載這有乾人和的道書和一個麻布小幡,上麵佈滿血跡,又畫著許多的符籙。張陽手上騰起火焰,隨手將道書燒成灰燼。

張陽未曾見過那幡,但見到幡上又千百條冤魂,便知道這幡不是什麼好東西,準備將其帶走讓妙一夫人看看。

又在仔細搜尋了一遍見再無遺漏之後便轉身來到前洞,餘英男和李英瓊正在和個十五六歲的少女談話,那少女雙眼通紅,想來是剛哭過。餘英男見張陽獨自一人回來,便對張陽問道:“師父,怎的就你一個人回來?”

張陽聞言對餘英男解釋道:“我剛剛進去看了一下,哪些女子均已真陰儘喪,命不久矣,救來也隻是徒增她們的痛苦,我便將她們在冇有痛苦中給射死了。”

張陽又轉頭對妙一夫人說道:“剛剛我在裡麵,見到的場景不吝於人間煉獄,把那個叫唐西給殺了吧,這妖道殘害如此之多的無辜之人,這唐西即便冇有動手也是幫凶,留之無益。”說罷便將在洞內得到的小幡拿了出來,遞給妙一夫人。

妙一夫人接過小幡也被幡上冤魂的數量驚到,略一檢視便大驚道:“這是混元幡,邪教中是厲害的妖法。幸而我們不曾大意,如果不進洞來,被彆的妖人得了去,那還了得!此物留它害人,破它非苦行大師不可。交給我帶到東海,交苦行大師消滅吧。”

張陽見妙一夫人接過那小幡,便點點頭,對其說道:“苦行大師雖然教弟子做人的水平不怎麼樣,但是其修為還是很高深的,有他出手,當無大礙了。這個妖道的幫凶這便給殺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