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c2c11513cab13037e2513c0ce027cb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山洞中的喧囂持續到了後半夜才漸漸平息,妙一夫人看著眼前自己促成的十一對新人,滿意的點點頭,轉頭對張陽說道:“等天一亮,我們便分頭將他們送還家鄉吧。”

“哪需要這麼麻煩,等天亮的時候我施展移山縮地之法將他們送回就行了。”張陽笑著對妙一夫人說道:“今夜折騰了大半夜,大家想必都已經餓了,我剛剛看到後洞還有些吃食,英瓊你讓袁星去將其取來,分給大家吧。”

李英瓊聞言肚內也感到有些饑餓,便對袁星說道:“袁星你快去給大家找點吃的來吧”袁星聞言,應聲而去。

不多時袁星提著大包小包回來,李英瓊打開一看發現裡麵的食物大半是川中出產的糖食餅餌之類,李英瓊多日未曾吃過,頗覺好吃,隻是吃完之後有些口乾。

猛想起自己包裹內還有許多好吃的鮮果同黃精、鬆子,何不取將出來孝敬師父?想到這裡,忙將包裹打開,把莽蒼山得來的那些異果取出獻上。

妙一夫人一眼看見那數十枚朱果,大為驚異,便對李英瓊問道:“這是修道人難得一遇的朱果啊,你這怎麼有這麼多?”

李英瓊見妙一夫人問起,便將自己采朱果的事對妙一夫人說了一遍,妙一夫人聽完之後,連連感歎李英瓊的奇遇,又突然想起張陽十幾年前也給自己送了一些朱果,便把目光看向張陽。

張陽見妙一夫人目光看來,便點點了頭,表明這些朱果和當初的那些是一起的。

李英瓊說完之後便將剩下的四五十枚朱果儘皆奉給妙一夫人,妙一夫人見李英瓊一片淳淳孝心,便對李英瓊說道:“這果子對我上次吃還是十幾年前,今日我拖你的福又能吃到這難得的奇珍了,不過此果對我無有大用,我便吃兩個嚐嚐鮮好了。”說罷,隨手拈了兩個吃了。

李英瓊見妙一夫人果真隻吃兩個,不由得再三請妙一夫人多吃幾個,妙一夫人見英瓊滿臉天真至誠,不忍拂她的意,便取了八個帶在身上。剩下的叫李英瓊給包好帶在身上。

李英瓊見妙一夫人接過朱果這才高興的站起來,猛得想起什麼似的又取出一把朱果來到張陽身前遞給張陽說道:“出雲子師父,你也嘗幾個吧。我師父已經嘗過了。”

張陽笑著摸了摸李英瓊的頭頂對其說道:“你忘了我已經把樹都取走了嗎?這些就你們兩個小姐妹吃吧。”

李英瓊聞言不再相勸,而是去和餘英男分享起朱果來。

突然李英瓊轉頭看見裘芷仙站在旁邊,秀目盈盈,淚光滿麵,望著朱果,大有垂涎之態,神氣非常可憐。

便取了兩個朱果走到裘芝仙的身前遞與她道:“姐姐這半夜都未曾吃食物,想必腹中饑餓。妹子日前食了這個朱果,雖然有時也吃東西,腹中從未饑過。姐姐也吃上兩個嚐嚐新吧。”

裘芷仙見朱果美味本就想要嚐嚐,無奈自己和李英瓊不熟,不好直接出言討要,此時聞言頓時大喜過望,趕緊含羞接過對李英瓊道謝道:“如此就多謝妹子了,先是得各位大仙相救,如今又得蒙妹子贈予仙果,我實在是羞愧難當啊,日後有所成就,必不敢忘妹子的大恩大德。”

裘芝仙話剛說完,便迫不及待的將朱果剝開塞入口中,張陽見裘芝仙在吃朱果又想到起元陰丟失了部分,頓時心生憐憫,將手一揮,打出一道真氣冇入其天靈之中後,纔對其說道:“你因故丟失了元陰,雖然你根基尚厚,但對日後的修行還是會有影響,我雖然不能幫你恢複原狀,但藉著朱果之力替你補益一二還是可以做到的,免得你日後還要遭劫再轉一世。”

裘芝仙吃完朱果隻覺得渾身神清氣爽,身體上的疲憊也一掃而空,雙眼更是在昏暗的燈火下也能看清洞中的一切,心知自己得了大奇遇,竟在一會兒間便脫胎換骨,當下便附身拜倒,對張陽說道:“芷仙謝過大仙,大仙再造之恩芝仙冇齒難忘!”

眾人吃喝完畢,又歇息了一陣,天色便已微微泛明,妙一夫人見馬上就要亮了便叫醒眾人,準備送他們回到各自的家鄉。

妙一夫人再用慧眼細看其他男女,俱都無甚異樣,但元陽元陰俱都損耗嚴重。便對張陽說道:“這些男女回家之後,多則五年,少則兩年,俱要癆病而死。可惜我無有能夠追魂返命的靈藥,否則便可行善行徹,多積一些功德了。”

張陽聞言對妙一夫人說道:“這有何難。”說罷便運起玄功,提起自身的先天一氣對著身前的一眾男女噴去。

那些男女受真氣一噴,不多時便緩緩軟倒,昏睡過去。張陽轉頭對妙一夫人說道:“過一會他們自己會醒過來的,我們等等就行了。”

妙一夫人聞言點點頭,對袁星說道:“你先去打些水來,以備他們醒來之後口渴冇有水喝。”

待到袁星領命離去之後,妙一夫人這纔對張陽問道:“你剛纔所用的可是傳說中的斡旋造化神通?”

“非也,若是斡旋造化的話我便直接為他們再造肉身了,這隻不過是先天一氣高深點的運用罷了,先天一氣乃人身之根本,運之得當便可轉化為肉身中的各種元氣。”張陽見妙一夫人存在疑惑便對其解釋道。

妙一夫人聞言眉頭大皺,對張陽問道:“如此損耗自己的先天一氣,你自己的功行不會受到影響嗎?”

“功行到了我這樣的境界,肉身的奧秘幾乎能全部參透,隻要我的體內還有一點元氣殘留,我便可藉助天地間的元氣對其進行轉化補益,今日之損耗不過半日便能恢複。”張陽見妙一夫人關心自己,不由對其詳細解釋道。

妙一夫人還想再問什麼的時候洞外卻突然傳來一聲長嘯和連綿的雕鳴之聲。李英瓊聽出那長嘯正是袁星發出的,擔心袁星出事,趕緊縱身出洞,餘英男怕李英瓊出事,也跟著縱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