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55e2ca6ec4b478cb688f7505e598e6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張陽聞言,看了一眼李英瓊,見其一臉的焦急,便對李英瓊說道:“這兩隻鳥仗著自己主人是白眉和尚,經常肆意傷人性命,而且這兩隻鳥羽毛堅硬,雙爪鋒利。一般劍俠都不是這兩隻鳥的對手,而大多數劍仙都知道這兩隻鳥的身份,出於對白眉和尚的忌憚,不敢傷害它們,以至於它們養成了無法無天的性子。”

“今後你當嚴加管束,以免其惹到了不該惹的人,害了自己不說還會連累到宗門。”張陽想了想對李英瓊說道。

張陽說完之後便將兩隻大手收回,那兩隻大雕被抓的筋骨欲折,不敢再放肆,各把一雙金目緊盯著張陽。張陽見那兩隻大雕眼中滿是不服氣,也不在意,彆人懼怕白眉和尚,自己現在可不怕他。不要說隻是其座下的兩隻大雕了,就是其本人親來也不能將張陽怎樣。

張陽見李英瓊一臉不以為然,也不再繼續勸說,有些事情非得自己經曆過才能想得明白,彆人說的再懇切再有道理自己冇有親身經曆過的話,也不會將其放在心上,自己是如此,李英瓊也是如此,想到此處張陽隻覺得元神一陣清明,恍恍間似有無數靈感在心間綻放,讓人直欲沉溺其間,不願醒來。

好在張陽道力高深,知道此時不是深入研究的時候,便將還未湧起念頭轉瞬壓下。

張陽見妙一夫人不發一言,便開口說道:“此事是我僭越了,貴宗的弟子總歸還是要夫人自己教導,我隻是不願她跟我一樣年少得誌之下誤入歧途,這才忍不住多言了幾句,還請夫人不要見怪纔是。”

說罷也不待妙一夫人出言便有接著說道:“洞中的那些男女,我將他們送還回家吧,就不麻煩夫人了。”

妙一夫人點點頭,對張陽說道:“如此也好,那就有勞你費力了。”說完便走到李英瓊身前,對其交代起來。

張陽見狀一邊進洞一邊對餘英男說道:“我們進洞去吧,先將那些人送走再說。”

餘英男聞言趕緊快步跟上,到得洞內發現這些男女大多已經醒轉。正在互相說話,詢問各自身體的變化。

眾人見張陽進來,趕緊俯身下拜,謝過張陽的再造之恩。張陽將手一抬,眾人便不由自主的站起身來,再也拜不下去。

張陽見眾人儘皆醒來這才說道:“你等無需跪拜我,我救你們不是圖你們的感謝,你們若是真心想要謝我,回家之後多行善事,便是對我最好的答謝了。”

眾人聞言紛紛答道:“必不敢忘大仙教誨,日後必定多行善事,不負大仙所望。”

張陽見眾人俱都誠心發言滿意的點了點頭,對眾人說道:“既然如此我這就送你等回還家鄉,我已經將你等的元陰元陽補益了一番,希望你們日後能相敬相愛,子孫滿堂。下麵我報了名字的帶好你們的東西走上前來。劉夏和王菁……”

劉夏和王菁兩人提著行李和盤纏渾身發抖走上前來,張陽見二人如此緊張不由出聲安慰道:“不必緊張,你二人有冇有想好回誰的家呢?”

劉夏嚥了咽口水,才用發顫的聲音回道:“回稟大仙,小人家中父母早亡,兄嫂早已將家中房屋田產占去,我夫妻二人回去之後也無立身之處。我夫妻二人商量了一番決定回我丈人家。”

張陽聞言點點頭,對王菁說道:“既然你二人已經有了決斷,那我這便施法送你二人回去了,你二人將雙眼閉上,王菁你描述一下你家附近的景色,越詳細越好。”

王菁聞言趕緊閉上雙眼,開始回憶起自家的房屋、院落。過了一會兒,王菁纔開口說道:“我家本書香門第,在那蒙山腳下,有兩間瓦房,三間茅屋,還有一個大院子。院子前有一條小溪,院子裡還有一顆大棗樹……”

張陽回憶起王菁之前說的家鄉籍貫以及現在描述的這些景色,運用玄功將元神附在乾天火靈珠上,藉助乾天火靈珠和天上的大日進行感應,元神藉助日光直接跨越千裡來到王菁描述的這戶人家。

待張陽從這戶人家瞭解到,確有一名叫王菁的女子於數月前丟失之後便將元神迴轉,對劉夏、王菁二人說道:“我確實在你說的那戶人家打聽到了你的訊息,既然你的訊息屬實,那我這便將你們二人送回去吧,記得不要睜眼,不要反抗。”

說完便運起玄功施展出移山縮地的法門,將千裡之地化為一步之遙,張陽帶著劉夏和王菁二人一步踏出,便有無數景色倒轉。

那劉夏和王菁二人隻覺得腳下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樣虛不受力,劉夏不由得睜眼往腳下看去,這一看把劉夏嚇了給渾身冰涼。原來此時幾人腳下已經化作了一片透明,像是立身的空氣中一樣。

劉夏見自己雙腳無所依憑,本能的就要認為自己要掉落下去。這世間一切的法術都要相信才能使用,如果心中產生了懷疑,那法術必然會失效。

此時那劉夏見到自己立於虛無之上,相中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自己要墜落。此念一起,張陽施加在劉夏身上的法術便要失效,那劉夏果真如其所想一般往下掉去。

劉夏被瞬間來襲的失重感嚇的哇哇大叫,幸而張陽眼疾手快將劉夏一把抓住,這才免了其粉身碎骨的遭遇。

“還不把眼睛閉上!”張陽見那劉夏因為不聽自己的告誡差點惹出大麻煩,不由出聲喝道。

那劉夏聞言趕緊死死閉上雙眼,一句話也不敢說。好在下一瞬張陽便帶著二人來到了王菁家附近,劉夏感覺到自己雙腳踩到實地了也不敢把眼睛睜開,等到張陽說可以睜眼了的時候才緩緩睜開雙眼。

張陽待到二人適應了一下移山縮地帶來的不適感之後纔對二人說道:“那邊便是你們的家了,剩下的路你們自己走吧。”

“大仙,還請到我家中飲杯清茶吧!”王菁見張陽要走,趕緊開口說道。

張陽聞言笑著搖搖頭,對二人說道:“不了,他們還在洞裡等著我送他們回去呢。”說完身形跟著淡去。

王菁見周圍熟悉的景色,恍惚間以為之前發生的皆是一場大夢,可身邊這個剛認識的男人卻提醒著自己這一切的經曆都是真實發生的,自己本應有一個平靜的人生,不料卻被喬瘦滕擄去,不僅失了身子,還莫名的多了個丈夫。不知家中父母是否還能接受這樣的自己。

想到此處不禁悲從中來,眼眶中的淚水再也憋不住,紛紛洶湧而出。劉夏見妻子流淚,以為妻子是近鄉情怯,當下不由握住妻子的手低聲勸慰起來。

王菁感受到身旁丈夫手心傳來的熱度,心中一定,鼓起勇氣往家中走去,離得老遠便看到自家父母兄長在院落門口東張西望,翹首以盼。

王菁見到父母親人再也壓抑不住胸中奔湧的情感,拉著丈夫快步上前對著父母就拜了下去。

王菁母親見到女兒回來,抱著王菁便痛哭起來,王菁的父兄在一旁也不住的抹眼淚。

良久王菁母親才止住眼淚哽嚥著對王菁說道:“乖女兒,今日早些時候我聽見有人在我耳邊說話,說什麼你女兒今日便要回來了,快去門口看看吧。我還當是我思念成疾,出現了幻覺。我將此事說與你父親聽,不料你父親卻也說他也聽到有人在他耳邊說你要回來了。後來我去問你兄長,你兄長也說聽到了,我才知道這真的是仙人示警。急忙趕到門外翹首以盼,冇想到你果然回來了,隻可惜那仙人冇有留下名號,不然我定當日日參拜,以謝仙人的大恩。”

王菁聞言,哭著把能說的對父母說了一遍,又拉過劉夏說是仙人賜婚的丈夫,一家人又重新見禮完畢後,這才入內敘話。

待到王家人瞭解完事情經過後,王母便跑到院子裡對著天空連連叩首,感謝上天讓自己的女兒得蒙仙人搭救,重新回到家中。

王菁趕緊將自己母親拉住,對母親說道:“救了我們的那位仙人不喜跪拜,在送我二人回來前曾對我二人說起回家之後多行善事便是對其最好的報答。”

王父在旁聽完連連點頭:“不愧是為仙人,這等心胸氣度便不是我等凡夫俗子所能比擬的,隻可惜未能見得一麵,一睹仙人風采啊!”說罷連連歎息不提。

卻說張陽將王菁、劉夏二人送到王菁家中後,又施法迴轉鬼道人的洞府將剩餘的十對男女如法炮製將其分彆送還家鄉。

待到事情全部忙完已經是午後,妙一夫人早帶著李英瓊和袁星以及兩隻大雕離去。此地隻餘張陽師徒二人,張陽便帶著餘英男回到鬼道人的洞府

張陽見天色還早,便對餘英男說道:“從昨天忙到現在想必你也累了,先前喝點水吃點東西,歇歇吧,等你休息好了我便要開始教你劍術以及練氣口訣了。”

餘英男聞言點點頭,自去飲食歇息不提。